当前位置:操控丧尸>第二百零四章 黎明前的黑暗(上)

第二百零四章 黎明前的黑暗(上)

本书:操控丧尸  |  字数:5127  |  更新时间:

士兵以极快的速度控制了整个希拉里的府邸以及这里的所有人,华盛顿的幸存者根本不知道此时此刻的华盛顿正在发生着武装政变,所以奥巴马也不敢动作太大了,免得被民众知晓,所以他叫来自己的特别助理,再三叮嘱道:“无论如何,你们必须在天亮之前找到希拉里并切悄悄将其控制起来,决不能拖到天亮!”

特别助理郑重的点了点头,若是等到天亮,等到民众都开始聚集起来准备参加选举投票,那么一切就都全完了,美国人的军队对政斧没有那么唯命是从的执行能力,而且面对的还是自己的国民,所以一定要在天亮之前、在绝大多数民众不知道的情况下解决问题。

大量士兵被分成一支支小队在夜色中彻查整个华盛顿的每一个角落,在奥巴马看来,虽然目前希拉里已经失踪,但是希拉里是绝对没有可能逃出华盛顿的,若是真逃出华盛顿那倒是好了,所以希拉里一定还在华盛顿的某个角落里等待天亮。

希拉里也确实是那么做的,她在李成栋家中得到了很好的照顾,而她也十分坦白的将自己所面临的危险向李成栋一家人解释了一遍,李成栋对此是惊讶不已而且又极其愤怒的,他虽然在美国出生、在美国长大,对中国也并没有任何归属感,但是他知道自己华侨的身份在中国政斧面前,是要比美国其他的国民亲近许多的,甚至就很有可能在希拉里上台之后,首先被送到中国妥善安置下来。

所以这种时候,谁要是敢对希拉里下手,谁就是断了自己一家人前往中国的美好愿望,李成栋立刻吩咐自己的子嗣,到阁楼密切关注周围的情况,而且将地下室收拾了出来,并且在地下室中,为希拉里找到了一个十分隐蔽的藏身之所:李成栋的酒柜后面,一堆木质红酒箱的里侧,十分隐蔽。

士兵组成的数百支小队悄悄渗入了每一个幸存者的聚居地,自然也包括了李成栋一家,当士兵跑步向李成栋的别墅前进的时候,阁楼上的女儿便慌忙跑下来,说道:“爸,士兵来了!快让夫人进地下室里。”

希拉里一听军队来了,当即在心中也有些惊恐,毕竟奥巴马这是已经不择手段了,如果被士兵抓到自己,那么自己基本上是不可能有机会活命的,惊慌之中,李成栋急忙道:“夫人,快给我去地下室,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们找到你。”

希拉里现在是孤立无援,寄身在李成栋这里,也只能寄希望于李成栋一家人能够想办法保护自己的安全,随即,李成栋急忙提着煤油灯带着希拉里下到了地下室内,将希拉里送到酒柜后面狭小的空间内藏好,这才急忙返回楼上。

士兵很快便赶到,十五个士兵中的十个人将别墅团团围住,五个人敲响了房门,李成栋换上一身睡衣装作睡意惺忪的打开大门,这个时候,士兵忽然点亮了手中的充电光源,开口对李成栋说道:“抱歉打扰了,我们在执行任务,抓捕一个间谍,我们要对您的别墅进行搜查,请谅解!”

士兵这么客气而且通情达理,若不是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正内幕,李成栋对他们的这番说辞不会有任何怀疑,而现在,他已经知道这些人来的目的根本就不是什么所谓的间谍,而是希拉里。

不过李成栋只好装作惊诧的模样,点头说道:“既然如此,我们也应该配合诸位的工作,请搜查吧,只是我家中古董、艺术品很多,希望诸位能够稍加注意。”

“这一点您放心。”为首的士兵点了点头,带着身边的其他四人走了进来。

李成栋的这一栋别墅不大也不小,有两千多平米,是李成栋在华盛顿的一处产业,他们一家人之前大都在纽约,也是在丧尸病毒爆发之后才赶到了华盛顿,不过这套房子里确实有李成栋收藏的不好艺术品和古董瓷器,这些士兵借着强光源将所到之处照的如同白昼,不过他们对这里也并没有抱任何希望,本能的认为希拉里不可能躲藏在一处亚裔人家中,这明显违背逻辑。

不过这些士兵的搜查依旧十分认真,每一个房间、每一个可能藏人的角落都被翻了一遍,不过却没有任何有价值的发现。

为首的士兵开口问李成栋道:“你们这里应该是有地下室的吧,在哪里?”

李成栋心中一惊,不过毕竟姜还是老的辣,立刻点头说道:“几位请跟我来。”

李成栋将五人带到地下室的入口,随后便带着几人走了下去,李成栋的地下室非常大,而且并不是储存杂物的地方,而是收拾的十分整齐、规整,这里面存了至少三千瓶以上的高档红酒,一进入便好像进了一个极为专业的酒窖,那为首的士兵竟然发现了数个拉菲酒庄非卖品的橡木桶,要知道这里面的红酒,可以称得上是世界上最优质的红酒了。

“先生,您对红酒好像颇有研究。”美国的士兵并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山炮,而且最重要是西方国家喝红酒得习惯十分普及,所以对红酒多少都有些了解,而为首的这个士兵,入伍前家境十分不错,本人对红酒也十分喜爱。

“是。”李成栋见对方好像对红酒十分感兴趣,便点头笑道:“我这里存了这么多红酒,本来是想留给家族中的其他人享用的,但是这丧尸病毒一闹,这些红酒,恐怕就要长眠于此了,年轻人,你们如果喜欢的话,可以带走一些。”

“还是不要了。”那士兵微微一笑,道:“怎么说这也是您的藏品,我们怎么能够冒昧带走。”

李成栋笑道:“有什么冒昧不冒昧的?这些红酒留下去或者就要长眠于此了,倒还不如喝了它们能够物尽其用,这两桶拉菲珍藏版的红酒,你们带回去吧,虽然不能当做食物,但终归也是一种曾经的奢侈享受。”

为首那士兵略一犹豫,对身边四个士兵使了个眼色,开口对李成栋道:“谢谢你的心意,既然这样,那我们就不推脱了。”说罢,欣喜的对那四人摆了摆手,四人急忙上前将两大桶红酒搬了起来,随即,为首那士兵便举起灯带着四人走了出去,李成栋也终于松了口气。

士兵走后,李成栋才将希拉里请了出来,并且安排她在楼上的一个客房中休息,希拉里刚才心惊胆战了半晌,如今终于能够放松下来,也是又累又疲,干脆也不洗漱,便躺在床上一边休息,一边想着明天的对策。

希拉里很想与中国取得联系,但是国与国之间的联系,必须要用到专业的卫星通讯设备,这是自己所没有的,不过自己从下午4点多就出门,到现在已经有六个小时了,不知道中国政斧有没有试图联系自己,如果他们有试过联系自己而又没能联系到的话,或许会想到这边发生的情况,而且在希拉里的眼里,秦司令似乎更懂奥巴马的心思,他一直在嘱咐自己要千万小心,而自己总觉得已经板上钉钉、成功在望,却没想在关键时刻还是出了大状况。

谢天也确实在找希拉里,不过他是在一个小时前才刚刚联系过希拉里,这个时候的上海正是上午,联系希拉里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这让谢天很快就意识到问题有些不对。

如果你打电话到一个公司,去找这个公司的总经理,而这个总经理恰好不在,这是可以理解的,但如果你打电话到这个公司里,而这个公司的电话压根就没人接,这个问题就大发了。

此刻的希拉里就是这样,她的专线已经彻底瘫痪,根本就无法联系,这让谢天立刻便感觉到事情可能有些问题,如果奥巴马真的在这个时候动手,那么他就真的有可能逆转一切,谢天心中有些烦躁,他并不关心美国的情况如何,再内斗其实都和他没有关系,但是现在自己与希拉里已经达成了合作意向,而自己的先一批两千吨的粮食白给了希拉里做见面礼,如果希拉里没机会接任总统,那自己这两千吨粮食以及这段时间来的感情就全浪费了。

谢天心中也清楚,如果最后是奥巴马胜利,自己用粮食作为诱饵,依旧可以与奥巴马合作,不过这种情况就要被动许多了,美国如果现在正在经历着一场动荡,等他们平稳下来之后,浪费的其实是自己的时间。

不过谢天也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影响到美国的政局,而且如果现在希拉里已经深陷囫囵,自己也根本帮不到她什么,一切只能靠她自己,现在距离美国预订的大选时间还有不到10个小时,自己现在派最快的飞机前往美国,不考虑燃油的问题,战斗机可以在十个小时内赶到,但是战斗机却不具备如此长距离的航程,所以就一定要加油机伴行,这样一来,就必须按照加油机的速度飞行,需要将近二十个小时,二十个小时抵达美国,估计美国的政局也已经尘埃落定了。

思前想后,谢天让手下的战机进入战备状态,以防止奥巴马是武装政变,随后走上军国主义的道路,如果是那样的话,美国一定会以侵略他国来换取自己的生存。

谢天也是现在终于明白美国人为什么那么敏感了,要求自己的任何武器都要强于世界其他国家,甚至在国内、邻国与亚洲等国家建立反导系统,其根本原因是自己的本土太过珍贵,而根本经不起,也不可能让其经受到打击,所以稍微有一点威胁,都要做好绝对的战备。

现在的谢天就是这样一种心理,无论如何,要将上海、樟树两地的防御能力提高到顶点,不然的话,如果美国跑过来炸掉上海的一个区,自己反过来炸掉半个美国都不解恨,而且甚至实际的损失比美国人还要大,就好像朝鲜如果一颗核弹扔到了纽约,美国人把朝鲜铲平了变成无人区也不会解恨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对奥巴马来说,每一秒都是异常难熬的,一直到凌晨一点钟,依旧没有希拉里的消息,奥巴马一直没有休息,甚至连眼都没有眨过,现在希拉里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奥巴马再也坐不住了,开口对自己的助理说道:“带我去希拉里的府邸,无论如何,都要问出希拉里的下落,为此,我不惜用最残酷的手段!”

很快,奥巴马便乘车来到希拉里的驻地,这里的守卫异常森严,士兵们严阵以待,不让任何无关人员靠近,而希拉里的人,则全部被囚禁在大厅里,奥巴马一进去,便开口问道:“爱德华呢,把他带出来见我!”

士兵随即立刻从蹲在地上的人群中将爱德华拽了起来,带到奥巴马的面前,撕掉了他嘴上封着的胶布。

“说吧。”奥巴马冷冷道:“下午是你陪着希拉里出去的,但是她却根本没有回来,对不对?你们只是用了一个计策来掩人耳目,其实希拉里早在下午的演讲结束之后便悄悄离开了你们,说,她现在在哪。”

“我不知道。”爱德华看了奥巴马一眼,心中有些震惊奥巴马竟然猜对了事情的真实情况,淡淡说道:“你猜错了,夫人是与我们一同回来的,只会不知道为什么忽然从这里消失了,至于夫人去了哪里,我并不知情。”

“不,你知道!”奥巴马怒指着爱德华,忽然间一个狠狠的耳光抽了过去,这一耳光抽的爱德华瞬间耳鸣不止,而奥巴马丝毫没有退一步,反而极为凶狠的说道:“爱德华,你认清楚局面,没有人能帮你,法律都帮不了你,如果你一定要极力隐藏希拉里的下落,那么我就会让你尝一尝与我作对的下场!”说罢,奥巴马对身边的助理耳语了几声,随即,那助理找来几个士兵,几个士兵驾着爱德华上楼找了一个宽敞的房间。

这些人都是在关塔那摩监狱有着足够工作经验的人,如何刑讯逼供、如何摧毁一个人的意志,他们比任何人都加了解,刚才奥巴马的特别助理对他们下达的命令也十分简单:不惜一切代价、不惜任何手段,一定要问出希拉里的下落。”

那几名士兵将爱德华带到房间内之后,并没有立刻询问希拉里的下落,而是将爱德华的嘴重新用胶带封死,用绳索将爱德华吊锁在了阳台上,爱德华被吊起来之后,立刻有人用匕首将他身上所有的衣服割除,随后两个人用匕首在爱德华的皮肤表面进行十分仔细的割划,每一个伤口都有意被切割成奔驰标志一般,这样的话,如果不用外力包扎,每一个伤口都是如花朵一样翻开的,皮肉根本不可能闭合,完全暴露在空气中。

“爱德华,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如果你现在说出希拉里的下落,那么你就可以免去接下来的皮肉之苦,不过如果你还是嘴硬的话,那么我们就不会对你客气了。”

爱德华并没有任何表示,眼睛半眯着,似乎十分的淡定,这让几个士兵有些恼怒,随即,其中一个人从卫生间里拿出了一瓶弱酸姓的洗发水,对爱德华说道:“这个东西如果涂在你的伤口上,会让你痛不欲生的,这不是盐,所以不会太疼,但是它的弱酸姓,会不断腐蚀和刺激你的伤口,一步一步的,会让你浑身上下奇痒无比,到那个时候,你甚至会渴望我能够一枪崩了你,别怪我没有提醒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爱德华依旧没有任何表示,只是用轻蔑与鄙夷的眼神回应着对方。

“好,你找死,我也没有办法了。”那人说罢,将洗发水的盖子打开,开始一点点的涂抹在爱德华身上的伤口处。

一开始爱德华还没有感觉到太过明显的感觉,只是在对方接触自己伤口的时候会有些疼痛,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伤口真的开始慢慢发痒,这种痒不同于皮肤表面的痒,而是好像就在肉中,感觉十分的难受。

几人饶有兴致的打量着爱德华,看着爱德华的表情越来越难看,而身体也开始不自觉的抽搐起来,一个个都知道,效果很快就要呈现出来了!

痒!奇痒无比!爱德华终于知道痒的感觉有多可怕了,简直可以深入到自己的骨髓之中,不断的刺激着自己的神经,丝毫没有减退的迹象。

再过一会,爱德华就像一只吊在半空中的虫子,身体不断扭曲晃动,极度痛苦,而那些士兵则站在一旁欣赏着这出好戏,在他们的经验中,没有多少人能够撑过这种折磨,这才是真正在摧残一个人的意志,暴行会让人极度痛苦而麻木,甚至会让人习惯那种单一的疼痛刺激,所以他们不喜欢用痛觉去折磨一个人,痒,甚至是让人恨不得挖掉一块肉的痒,才真正是一种持续不断的折磨。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