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操控丧尸>第二百零三章 博弈(下)

第二百零三章 博弈(下)

本书:操控丧尸  |  字数:7195  |  更新时间:

军队的龟缩导致了华盛顿的整体防御圈开始缩小,西部一股数量超过二十万的丧尸正在向着华盛顿方向移动,距离只有几十公里,但是此刻的华盛顿外围已经没有防御力量了,丧尸的靠近速度丝毫不受阻拦。

奥巴马原本的计划是要将军队撤回华盛顿城区,然后找到契机彻底控制军队,并且利用军队将希拉里抓住,与此同时,更多的士兵做好防止暴动的准备,一旦华盛顿有幸存者暴动、有军人哗变,立刻便能够解决危机,奥巴马想要彻底改变这个国家的制度,甚至废除以前的一切制度,新的一切制度由自己来制定,这样便能够保住自己的权利,并且更进一步的增加权利。

希拉里做梦也没有想到奥巴马会暗中调动军队,在她看来,奥巴马最大的可能是对自己进行刺杀或者必要的阻拦,但是军队不是政党控制的,所以她没有想过军队会参与其中,希拉里正沉浸在即将胜利的喜悦中,因为她的助理在华盛顿的幸存者内做完民意调查之后,带给她一个天大的喜讯:他们分成好几个队伍,对华盛顿十多个幸存者集中区域进行了抽样民意调查,结果显示希拉里的支持率已经超过了百分之八十,这绝对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无论是谁,都没有办法撼动她如此之高的支持率。

“再等两天。”希拉里雄心壮志的说道:“两天之后,大选一旦开始,我就会成为下一届美国总统,奥巴马已经无力回天,无论他如何去做,都已经是无用功了!没有人能够阻拦我的脚步。”

一旁的助理点头说道:“不过这几天我们要特别留意暗杀行动,您一定要小心再小心,决不能有任何危险,我们的安保工作会上升到最高的高度,您也一定要好好配合。”

希拉里点了点头,淡淡道:“准备一下通讯设备,我要跟中国政斧联系一下,大选我们是赢定了,我希望他们能够现在就准备好食品物资,然后立刻出海,等他们的食品物资抵达美国之后,我想我已经成功继任了。”

“好。”助理立刻让人准备好通讯设备,带至了希拉里的房间内,希拉里很快便将自己的情况告知了谢天,并且向谢天保证自己继任已经绝无问题,问了不让美国人再体会挨饿的滋味,她希望中国现在就能够准备下一批物资,与中国的专家们一齐尽快从中国启程。

谢天没想到希拉里对美国幸存者竟然如此在意,不过他却并不准备按照希拉里的要求去做,而是淡淡说道:“我们现在有充足的航空燃油,只要你成功继任,我们的飞机会在12个小时之内将物资送到华盛顿,这一点你不用担心,到时候我们的物资、你们的设备,尽量以空运完成,实在无法以空运完成的,再使用海运。”

希拉里听到谢天这话便更加放心了,她开口道:“这样最好,因为我可能会在三到四天后就成功继任,那个时候,人民手上的物资应该也刚刚消耗干净,你们的下一批食品物资一定要及时才行。”

“嗯。”谢天点了点头,叮嘱道:“既然你的支持率已经超过了百分之八十,那么只要不出意外,你做总统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不过你要小心奥巴马在这个时候会有动作,我想在末世这种环境下,没有人会愿意交出权力,而且在末世中,权利甚至比在和平年代还要更有用处。”

“应该不会。”希拉里不在意的说道:“毕竟我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美国人民在支持我,还有我的心腹和智囊团,奥巴马在我的面前没有胜算。”

谢天淡淡一笑,道:“我只是提醒一下,你自己看着办吧。”

希拉里恩了一声,随即说道:“秦司令,如果我继任总统,上海方面能不能在中国承包给我们足够的土地?我想将半数以上的普通民众迁徙过去,毕竟华盛顿目前的生存条件比中国要严苛的多。”

“这个。”谢天犹豫片刻,道:“再议吧,先做好技术合作,再谈移民和土地承包的问题。”

希拉里一直想将半数以上的美国平民送到中国来,最主要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在中国与中国合作,承包中国的土地进行耕种,借此来养活所有的美国人,第二个原因,就是在中国休养生息,美国现在的条件十分简陋,人口一直都是负增长,只要还在华盛顿,就根本没有机会重新发展,如果在中国的话,美国人就可以尽早开始繁育下一代了。

在这个问题上,中国走的比哪个国家都要远的多,中国现在有近百万的孕妇,一年之内,陆续会有百万新生儿诞生,照这个速度发展,20年后,中国会增加至少两千万人口,而15-20岁的新一代生力军可以达到五百万,只有人口基数复苏,民族才算是真正的复兴。

希拉里也十分清楚这一点,所以她才意识到美国必须与中国合作,并且甘心位于中国之下才能有机会恢复国力,不然的话,即便中国人不插手,美国人都无法长期坚持下去,更何况中国的武力强度远超现如今的美国

奥巴马一直想直接派兵包围希拉里的驻地,将希拉里及其支持者、心腹全部一网打尽,彻底根除后患,不过他现在对军队的掌握还没有做到完全掌控,冒然下令的话,怕军队会有反叛心理,所以奥巴马将自己在军队中的心腹全部召集到了白宫,商讨具体的行动措施。

一个军队将领说道:“麦克.马洋的军队我们无法控制,他与希拉里一派走的很近,大概有六千多人,是一支不可小觑的力量,我们如果包围希拉里的驻地,那就相当于公开政变了,所以一定要将麦克的军队调离华盛顿市区,只要麦克不在华盛顿市区,我们动起手来就轻松多了。”

奥巴马摆了摆手,道:“我以缩小防御圈进行固防的名义把所有军队都调回华盛顿市区周围,现在如果再把麦克和他的军队调出去那就太过明显了,其他人一定会知道我的用意,万一希拉里有所警觉,发动群众成为她的挡箭牌与长矛,那我们就很难办了,你能以各种虚假的理由欺骗你的士兵对小部分人民动用武力,但是当他们面前是大多数的人民时,他们就会反过来怀疑你了,而且,他们才不会不顾一切的执行你的命令。”

“那依你看,麦克.马洋的麻烦应该如何解决?”

奥巴马冷冷说道:“调走他容易打草惊蛇,那就将他骗入白宫囚禁起来,只要麦克.马洋进入白宫、失去了人身自由,我们立刻就下令军队动手,这样,希拉里不会提前察觉,而麦克.马洋和他的军队也不可能对我们造成任何阻碍。”

国防部长对此十分满意,点头说道:“这样最适合,就说我们要重新商议防御政策,让麦克.马洋过来开会,只要他进入白宫,我们就先把他软禁起来,封锁消息,同时间开始对希拉里下手。”说罢,国防部长又问道:“总统阁下,什么时候动手最为合适?”

“不能等到大选开始。”奥巴马开口道:“一旦大选开始,人民的热情度会空前高涨,那个时候动手容易出社会问题,我们在大选之前动手,最好是今天!”

“那”国防部长开口道:“现在就让麦克.马洋过来,然后让军队暗中做好准备,随时对希拉里进行围捕。”

“好!”奥巴马当即点头说道:“现在就开始准备,通知麦克马洋下午五点钟到白宫开会,晚上白宫有宴会,邀请麦克马洋留下参加,这样的话,我们就有足够的理由让麦克马洋在白宫内待到晚上,只要天一黑,立刻开始计划,这次计划必须要保密并且确保成功!”

希拉里下午一点钟开始便在华盛顿广场做第二次选举演讲,所到之处一片欢呼支持声,所有人都俨然一副希拉里做总统已成定局的模样,甚至不少支持者在广场上打出标语“总统——希拉里”,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张大网已经向着希拉里慢慢张开。

当希拉里举行完演讲,在下午四点半回到驻地的时候,她的助理爱德华急匆匆的走进希拉里的房间,开口说道:“夫人,我觉得安全起见,您最好还是离开这里。”

“爱德华。”希拉里皱眉看着自己最信任的人,诧异问道:“为什么要我离开这里?”

爱德华有些担忧的说道:“我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好像有人已经把枪口对准了我的后背,而且我在驻地周围发现了不少陌生的面孔,感觉像是有所图。”

“应该是支持者们吧。”希拉里淡淡一笑,说道:“你想太多了,支持者们从我们身上看到了希望,最近他们的热情度确实是让人有些惊讶,你也有些反应过度了,好好休息一下,明天上午就要开始投票了,我们明天的事情很多。”

“夫人。”爱德华见希拉里并不听信自己的话,脱口道:“离开这里绝对没有错,这里总是不太安全,你知道,麦克马洋现在正在准备进入白宫开会,而奥巴马之前将所有的防御军队都回撤到了华盛顿市区的周围,这明显有些不太正常,而且明天注定是非常热闹的一天,对奥巴马却是非常致命的一天,从现在开始,到明天天亮之前,是对我们最重要的时刻,这段时间内,如果奥巴马对我们有任何动作,而我们又疏于防范的话,很有可能就会被奥巴马赶尽杀绝,所以我希望您能够谨慎一些,今天不要留在府邸过夜。”

希拉里皱起眉头,问道:“麦克马洋准备去白宫了?”

“是的。”爱德华点头说道:“他是今天中午接到了命令,下午五点在白宫有一个关于白宫防务问题的会议,并且晚上有一个晚宴,麦克马洋也会参加,之前他派人过来知会,您正在演讲,我就没有打扰您。”

希拉里问道:“麦克马洋还说了什么没有?”

“没了。”爱德华开口道:“不过麦克马洋开玩笑般的告诉过来送口信的士兵,说这可能是奥巴马任内最后一次会议和晚宴了。”

希拉里忽然觉得心里有些怪怪的,一种说不上来的落寞感,这是因为她听到了爱德华那句最后一次会议,她并不是为奥巴马惋惜和不舍,而是将自己代入到了奥巴马的身份上,今天还是一国之首,明曰或许就会变成庶民,这种巨大的落差,便是希拉里听起来,也觉得无比凄凉。

随即,希拉里眼睛一亮,道:“爱德华,你去准备一下,我们要想办法悄悄离开驻地,今晚绝对不能回来!而且这件事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不然的话,万一出了状况,我们恐怕应付不来。”

爱德华很惊讶于希拉里的这种转变,脱口问道:“夫人,您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恩。”希拉里点了点头,一脸凝重的说道:“奥巴马是一个权力欲望很重的人,这一点我们都很清楚,刚才的那一刹那,我忽然在想,如果换做我是奥巴马,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心甘情愿的将全力交出来的,所以我觉得我不能留在这里了,奥巴马一定会敢在明天全华盛顿都动起来之前,对我下手。”

爱德华不敢耽搁,立刻开始安排,他先是安排了自己的心腹准备车辆,将一个女议员送到城西,随后又向外发布消息,希拉里准备到城西看看那里的幸存者,并且做大选前的最后一次公开活动。

随即,希拉里也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之前准备好的女议员坐在第二辆车里,而希拉里则与爱德华乘坐在第三辆车中,三辆不透明玻璃的轿车从驻地驶出,消息很快传到了奥巴马那里,不过奥巴马却并没有担心,只是告诉手下,只要希拉里一回来,就立刻动手。

希拉里在城西与十几万幸存者见了面,并且按照正常的拉票流程,举行了一个简短的亲民演讲,而爱德华这个时候悄悄联系上了住在城北的一个华裔家庭,与这个华裔家庭做了简单的介绍,告诉他们只要希拉里上台,中美就会展开前所未有的合作,到时候将有大量的美国国民前往中国的土地上与中国合作进行农耕、进行生产恢复,而爱德华也是抓住了华裔家庭此时此刻对故土的向往,果然,爱德华将这些告知华裔家庭之后,这个华裔家庭六口人激动的无以附加。

这是一个在美国生存了两百余年的老家族,家主姓李,名叫李成栋,这个老家族自清朝的时候便来到美国,在这里扎下根来,算是华裔中,在美国相当有势力的一个大家族,直系血亲四代人三百多个,但是一场丧尸病毒下来,目前在华盛顿的,只剩下这六口人了,当他们在听说了中国目前的形式时,就非常希望能够以华裔的身份优先回到中国,毕竟他们现在不追求美国的金钱、明煮与法制,追求的是绝对的安全与足够的食物,所以中国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爱德华随即又道:“我们担心奥巴马不愿意交出总统之位,今天会对希拉里夫人下手,所以我希望你们能够收留希拉里夫人一个晚上,等到明天大选开始。”

“没问题!”李成栋八十六岁高龄却十分坚定的说道:“只有希拉里夫人成功接任总统,我们才能够有机会前往中国,我们一定会尽全力保证夫人的安全。”

爱德华开口道:“只要夫人能够平安渡过今晚,那么一切都会明朗起来。”说罢,爱德华又道:“我无法直接把夫人送来,所以到时候,夫人会自己前来,你们要时刻留意。”

“好!”李成栋点了点头,道:“我们一定尽全力配合。”

这个时候,爱德华急忙回到了希拉里的演讲现场,在希拉里中间休息的时候,在一间无人的房间里,对希拉里说道:“夫人,我已经帮您找好了一个藏身之所,是一家华裔,我想现在最希望您能够接任总统的,就是华裔们了。”

希拉里点了点头,问道:“爱德华,你具体是如何安排的?”

爱德华开口道:“我想奥巴马的人不会以为我们已经开始警戒,我会让女议员化装成您的样子,然后我们上车准备回去的时候,您换上我们带来的衣服,奥巴马的人并没有一直跟着我们来这里,半路上您下车之后自己前往那华裔家庭,我们只要回到驻地,让奥巴马的人以为您也已经回到驻地就可以了。”

希拉里没有反驳,她十分信任爱德华,既然他已经安排了,那就按照他所说的去做,毕竟今晚对自己太重要了,说什么都不能出任何意外。

快到六点钟的时候,天色已经开始变暗,希拉里在众目睽睽之下坐上车准备返回自己的府邸,三辆车驶回府邸的路上,希拉里在一处无人的街道上下了车,此刻的希拉里已经打扮成了一个白人老妪,穿着破烂的风衣蒙着土黄色的头巾,而那个女议员,则按照希拉里的风格进行了装扮。

三辆车驶入驻地,奥巴马的人在远处的建筑物上监控着希拉里驻地内的情况,只见希拉里在爱德华打开车门之后快速进了门内,便用通讯器汇报道:“老鹰,麻雀已经归巢。”

“老鹰收到。”

希拉里对华盛顿是十分熟悉的,她一个人无比小心的行走在空荡荡的街道上,逐渐向着爱德华给自己的那个地址接近,抵达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希拉里敲响那栋别墅的房门,一个华裔中年人打开门之后愣了愣,开口问道:“你是谁?有事吗?”

希拉里拆掉自己的头巾,又将脸上沾着的隐形胶带撕下,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妪忽然间变回了国务卿的原本模样,那中年华裔男子借着朦朦胧胧的光线一见此景,急忙低声说道:“夫人快请进。”

这个男人,正是李成栋的三子李家豪,李家一家人对希拉里已经期待多时了,将希拉里迎进别墅之后,家里其他的人也急忙围了上来,希拉里向这一家人鞠躬致歉道:“实在抱歉,打搅你们了。”

李成栋激动的说道:“夫人的英明我们已经有所耳闻,愿意抛开之前多年的成见和中国合作,让我们这些普通人也终于有机会能够到中国去,听说那里十分的安全,夫人刚从中国回来,能不能跟我们说一下?”

希拉里微微一笑,说道:“中国的幸存者全部集中在上海,在那里是绝对安全的,有二十多万正规军在守卫上海的安全,一切都十分完美,我也正在与中国政斧商量,希望能够在我上任之后,将美国半数左右的幸存者送到中国去,而且中国政斧对华裔的态度一直十分友好,我想不用我说,中国政斧也会主动提出把所有华裔美国人全部接回中国去的。”

“那可实在是太好了。”李成栋兴奋不已的说道:“如果是这样,那到了中国之后就再也不用提心吊胆了。”

二十分钟之后,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这个时候的麦克马洋还在白宫里与一堆将领讨论着许多无谓的东西,麦克马洋越来越觉得这次会议没有任何实质内容,本来是要讨论关于华盛顿的防务问题,但是在这里很多人都在说着一些废话,根本没人认真讨论这个问题,比如如何防御、如何分工、如何配合等等。

奥巴马说了一通毫无营养的场面话之后,站起身来说道:“诸位,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吧,咱们现在到宴会厅,晚宴已经准备好了。”

这个时候,麦克马洋看见奥巴马与一个军中将领交换了一个眼神,随后那个将领便立刻起身离开,而麦克马洋非常疑惑却无从知晓的是,奥巴马就在刚刚已经下令,开始对希拉里动手!

两千四百名早已经准备好的士兵悄悄进入城内,他们在距离城区仅有不足十公里的位置上,所以敢入城内的速度很快,悄无声息中,已经将希拉里的府邸围了一个水泄不通。

士兵的效率极高,冲入驻地内部抓住一切可以看到的人,制服、捆绑、封口,然后集中在一个大厅内,短短十分钟,从政客到佣人、保镖、司机,一百多人全部被捆了个严严实实,每一个人的嘴上都被贴着胶布,连声音都发布出来,身边的士兵荷枪实弹的戒备着他们,更没有一个人敢轻举妄动。

“将军,唯独没有希拉里的影子。”一个军官走到那个将领跟前,开口汇报了情况。

“什么?!”本以为已经志在必得的事情,却忽然横生变故,那将领有些慌乱,片刻后稳定下心神,脱口道:“搜!仔细搜!她一定跑不掉的,还在这里!”

一千多士兵在整个府邸搜寻了一个小时也没有任何发现,甚至有士兵动用了热成像,最终确定整个府邸除了大厅的这些人之外,再无任何一个人的踪迹,军队将领才开始害怕。

希拉里竟然不在,这是什么情况?如果希拉里藏了起来,那么等到明天一早,选举开始,全城的市民都会涌上投票点,如果那个时候希拉里忽然冒出来寻求民众的保护和支持,那么对政斧来说,麻烦就实在是太大了!

将领不敢耽搁,急忙亲自前往白宫向奥巴马报告,而奥巴马在知道这个消息之后错愕了足有十余秒,随即,一声震聋发聩的咆哮,吼道:“如果希拉里消失了,那你最好能保证她永远消失!如果你保证不了,那就想办法让她出现然后再彻底消失!不惜一切代价,今晚一定要把她揪出来!”

“是”军方将领并没有多少底气的说道:“如果这样的话,我们就要深入居民区进行搜寻,那样的话,动静会不会太大了?”

“动静大不要紧。”奥巴马怒吼道:“现在是夜间,军队完全可以借口在执行国家安全任务,即便是抓住希拉里,晚上又没有灯光照明,绝大多数幸存者都已经休息,希拉里根本没有办法在短时间内聚集大量民众,只要你们动作够快,影响绝对可以限定在数千人以内!只要先一步把希拉里抓住,那么民众晚一步知道了也不足为惧!”

谢天只是想着奥巴马一定不会轻易将手中的权利交出去,毕竟末世中权利的诱惑太大了,就想当初崇左的刘明军,还有之前临时军委那些当权派一样,一个个都为了权利而不择手段,因为得到了权利,就意味着他们成为了主宰,一切法律和道德都无法再对他进行约束,他几乎可以为所欲为,如果奥巴马成功解决了希拉里这个麻烦,那么对美国人民来说,恐怕将立刻进入一种灾难,谢天在希望美国大选明天会顺利举行,却不知道此刻的希拉里已经处在了绝境的边缘。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