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操控丧尸>第二百零二章 博弈(中)

第二百零二章 博弈(中)

本书:操控丧尸  |  字数:4073  |  更新时间:

当总统的特别助理联系到谢天并且请求与谢天进行商谈的时候,谢天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他现在已经将宝压在了希拉里的身上,所以奥巴马即便真的想与自己进一步商谈,自己也绝不会动摇,如果自己真的要在美国政斧内找一个亲华派,那么既然选定了希拉里而且又已经投入了第一笔投资,那么就要坚持到底,最忌讳的便是临阵换人。

自己已经向美国人民树立了一个与中国政斧关系相对暧昧的希拉里形象,这便是一个最好的基础,如果奥巴马也想与中国政斧暧昧不清,那么反倒会因为没有强烈的对比而失去最好的效果,所以谢天保持着与奥巴马政斧的疏远,仅与希拉里一派联系。

中国政斧的态度很快也让美国政局开始重新列队,由于希拉里在对华关系上的优势,更多的人倾向于让希拉里成为美国的下一任总统,这样一来,美国就能与中国进行更加密切的合作,而美国人面前的难关也将渡过,并且与中国一起寻求共同发展。

仅仅过了不到三天,白宫内的天平就发生了严重的倾斜,随后,在一次例行召开的议会上,一个之前来自加利福尼亚州的议员,提出了重启美国总统大选的提案。

这个议员名叫约翰.昆丁,是一个十分不起眼的政客,甚至没人知道他此前究竟是奥巴马派系的,还是希拉里派系的,甚至有可能是两边都不屑一顾的小角色,不过正是这个小角色的一个提案,使得美国发生了一次翻天覆地的变化。

按照正常流程,一个提案被提出来之后,议员们要对这个提案进行表决,多数同意则通过,少数同意则驳回,不过最后统计下来的结果是:同意者占到了百分之七十四。

这是很大的成功了,既然议会已经通过提案,那么就必须要尽快提上曰程并且付诸行动,好在美国大选已经有了许多年的经验,就连硬件设备都十分的健全,一个议员开口说道:“我们华盛顿的大选投票系统一切正常,只需要接通电力就可以使用,而且数据库里有全国所有人的身份数据,这样一来,也就不可能出现任何舞弊的情况,并且可以尽最快的速度完成投票并且统计结果。”

希拉里一派的人开始落井下石,尽全力敦促大选尽快开始,而由于希拉里和奥巴马都是明煮党,这下共和党就有些过于尴尬了,无论怎么选,最后的结果一定是在奥巴马和希拉里两人中间产生,所以共和党推不推选候选人基本都是没有必要的,如果推选了,那就是纯打酱油,如果不推选,那就有些太过丢脸,以后共和党还有什么地位?

奥巴马手下的一个议员不禁开口说道:“我认为我们目前进行大选简直是没有任何必要,并且极度劳民伤财的,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事情,一个是防御,一个是物资,这两件事至关重大,在这两件事没有解决之前,我们最好不要转移精力去做无谓的事情。”

“何为无谓的事情?”希拉里的心腹开口说道:“我们现在是寻求突破的最佳时机,而且国务卿希拉里刚刚从中国回来,已经与中国政斧建立了初步的合作意向,这个时候进行总统选举,对全国将来的下一步走向十分重要,几乎是起到了决定姓作用的。”

共和党一个支持希拉里的议员开口说道:“我支持总统大选,而按照以往的规矩,我们应该各自推选一个候选人,所以第一步应该先进行党内竞选,然后每个党派推选出一个候选人。”

“别做无用功了。”共和党领导人脱口说道:“国家重要时刻,共和党就不出来走这个形式主义了,我建议我们也应该暂时废除以前的竞选制度,目前来说,有实力竞争下一届总统的候选人只有奥巴马总统与希拉里二人,那就子直接将他二人作为候选人,然后交由全国人民来决定到底由谁来带领美国走好接下来的四年。”

这一提议让大多数人都表示赞同,而且很多明煮党的人士都惊讶于共和党这个时候的巨大让步,毕竟历届选举都是在两个党派之间选出一个,这一次共和党为了选举更有效率,甚至干脆放弃了竞选,这个决定对这个党派的影响恐怕是十分消极的,但对这个国家确实十分积极的。

只是奥巴马对这种情况十分不爽,只是他又没有办法表现出来,心中只能愤愤:如果共和党参与选举的话,那么根据老规矩,自己要与希拉里进行党内竞争,这一过程是十分繁琐的,就算自己在与希拉里的党内竞争落败,自己也还有时间来搬回局面,因为希拉里还需要和共和党的竞选人进行最后的竞争,这段时间,自己依旧是美国总统,但是现在,共和党破天荒的退出竞选,一众医院甚至决定直接将竞选推到最后一个阶段,那就是直接把自己与希拉里两人推给人民,由人民来做决定。

奥巴马十分明确的知道,如果真的进行公平竞选,希拉里一定可以获得大多数人的支持,美国的选举,投票与统计过程都是十分有效率的,在数天的时间内就可以完全搞定,而且现在人口下降到了一百万,一天就可以统计完毕,只要结果一出来,恐怕自己就要下台了。

每个人都有对权力的渴望,奥巴马也是一样,他想到这个国家,想到这剩下的一百万人,再想到早已经千疮百孔的宪法,忽然萌生了一个念头:为什么我要遵循宪法?为什么我不能趁着这个特殊的世界背景来改变这个国家?

议会决定用三天的时间来进行大选的准备与宣传工作,充分的发动美国现今的民众,也给两个候选人一定的时间进行拉选票的各种工作,议会散会之后,广播便向整个华盛顿传递了这个消息,而美国民众对这个消息的反应十分强烈,甚至已经开始有人制作标语上街游行,表示对希拉里的支持。

希拉里立刻准备在华盛顿广场进行一次公开演讲,并且第一时间将这一消息公布了出去,演讲时间定在明天上午十点整,而当晚,希拉里派系的人便开始在华盛顿广场搭建舞台、安装音响设备,为明天的演讲做准备,而奥巴马则在自己的办公室内面色阴沉、一言不发。

“总统阁下。”特别助理见奥巴马的表情如此难看,便开口道:“我们是不是也准备一下演讲?时间不多,努力争取一下的话,我们或许还有机会。”

“机会?”奥巴马冷笑一声,道:“中国人既然选择了帮助希拉里,那么他们一定会用尽全力来支持她竞选的,之前的两千吨粮食已经让希拉里在国内得到了大量的支持,而我们有什么?你们都知道竞选是需要大量金钱铺垫的,而现在货币早就没有用了,唯一的货币就是粮食,我们没有粮食、没有支持该如何争取?”

“能不能联系英法帮忙?”特别助理开口说道:“欧洲朋友如果可以帮忙的话,我们也是有机会的,毕竟欧洲无论是基础还是经济,都要比中国强大得多,如果我们能获得欧洲的支持,那么也不会比希拉里差。”

奥巴马摇头说道:“没用的,现在中国就是丧尸病毒世界中的超级大国,八百万人口,海陆空三军立体力量,天文数字的产粮能力,欧洲是无论如何也比不上的,而且英法德这些国家的情况我们都清楚,一个个也都坚持的十分困难,苟延残喘,他们又能拿什么来帮助我们?”

“那怎么办?”特别助理无比颓然的说道:“现在中国人根本就不愿意跟我们谈,看来也是铁了心要支持希拉里夺得总统之位了,而我们又得不到任何支持,难道要拱手把权力让出去?”

“不。”奥巴马摇头说道:“现在世界大乱了,许多事情也应该趁机会好好变一变了,什么他妈的宪法,统统去死吧,现在军队是在我们在控制,只要我们能把军队牢牢掌握在手里,难道希拉里凭借一己之力能够撼动我们的统治不成?!”

“这个”助理惊恐的看着奥巴马,问道:“难道我们要发动政变?关键宪法规定军队不是由我们艹控,而是由国会艹控,我们根本无法真正控制军队,更何况我们是要控制军队推翻宪法,万一军队哗变的话,我们就彻底完了。”

“反正这个世界都已经完了!”奥巴马站起身来,怒吼道:“不赌一把的话,就什么都没有,退下来每天靠拿救济粮度曰,如果我们赌一把,我们就有再翻身的机会,有一百万人,还有一个国家的基础,只要有了能量,我们就可以做任何事,但如果没有了力量,一切都将完蛋!”

“这个”特别助理一下子说不出话来,如果让他去推翻宪法,他是没有丝毫勇气的,但是听到奥巴马这么说,他也意识到如果奥巴马丢掉权利之后,等待他的将是什么,现在,他可以跟着奥巴马吃饱饭并且吃好饭,如果奥巴马丢了权势,恐怕大家都要去领救济粮糊口了,那点粮食,不说好吃与否,能不能填饱肚子都是一个大问题!可悲,难道真的要自己为了吃饱肚子这么简单的问题做历史的罪人?

奥巴马似乎已经坚定了信心,他脱口说道:“我们一直以来就是对人民太过于软弱,以至于政斧处处受制于人民,我一直想要阻止一只敢死队冲到其他城市寻找战略物资,但是人民怕死、人民不愿意!军队数量太少,除去防御华盛顿必须的军队之外,能抽出来的不过千余人,没有人民的帮助根本就不可能有任何突破,但那帮蛀虫!那帮他妈的怕死鬼,一个个都不愿意冒险,每天就知道抗议政斧、上街游行!一步步把美国拖入泥潭!如果我控制了军队,我就要用最高压的政策去控制他们!不惜一切代价恢复美国的军事实力!只要我们能够恢复军事实力,能够使我们的大量战机飞上蓝天,我就算抢,也要从全世界抢回生存的物资!到那个时候,我要让人民知道,谁才是对的!”

谢天在听到希拉里说一切进行的极为顺利的时候,便隐隐觉得不可能如此轻松,奥巴马也不可能这么随便就被希拉里赶下台,所以他不断叮嘱希拉里要注意奥巴马的动向,千万不要出现任何疏忽,随即,谢天也许诺希拉里,在大选结束之后,在希拉里成功上台之后,谢天会再送一万吨食品物资前往美国,并且派出各方专家去美国实地考察,如果有需要的设备,运回中国来进行发展与生产,并且美国也可以派一部分人过来在中国耕种土地,算是中美合作经营,双方在收获的时候,按照一定比例分成。

希拉里一直没觉得双方的交易有什么不公平,虽然很多科技在和平时期都是美国政斧最为绝密的技术,但是现在吃饱饭和安全最重要,谁也不管那些技术到底保密与否,只要能让人民吃饱饭那么就算是造大杀器的科技也没有什么不能转让与共享的,所以希拉里一直在等待着自己真正宣誓就职的那一天,只有到了那一天,自己才有权利宣布正式与中国进行合作。

就在希拉里第二天在华盛顿广场兴奋无比、意气风发的对七八十万幸存者做个人竞选演讲的时候,奥巴马悄悄让防守的军队向城内龟缩,并且将军队的几个将军换成了自己的心腹,他随时准备政变,但政变却无法在现在就立刻掀起来,因为军队并不知道他的计划,奥巴马最担心的是,一旦军队洞悉了自己的目的,那么军队的人会不会拒绝执行自己的命令,如果是那样的话,一切就全完了。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