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操控丧尸>第一百九十五章 合肥!

第一百九十五章 合肥!

本书:操控丧尸  |  字数:5118  |  更新时间:

合肥是安徽省最大的一个城市,不过因为没有处在京沪线上,所以在当初政斧轰炸时并没有被列为轰炸对象,首当其冲被轰炸的,是离合肥不远的南京,但是合肥却偏偏逃过一劫,主要还是得益于这里的交通,最主要是东西向,而不是南北向。

作为距离上海最近的江北省会城市,当然,除了已经变成废墟的南京,合肥便成了谢天首要进行空投的目标,第一批五千个救援包便准备先投放到合肥,为了这个任务,谢天派遣了三架运输机,于翌曰上午起飞,直接从上海飞向合肥,这一次,谢天本人也登上了飞机,坐在机首观察合肥目前的情形。

飞机接近合肥东南部的时候,谢天便远远打量着这个发展的并不是很好的省会城市,相比不远的南京,合肥的发展程度并不算高,城外的新区还算挺好,但是市内由于新老城区交叠,也显得有些犬牙交错,飞机在接近合肥的时候便已经降低了高度,目前的高度仅在大概五百米左右,飞机轰鸣的声音吸引到了下方丧尸的注意,大部分的丧尸都抬起头来站在原地打量着从头顶掠过的庞然大物。

此时,在合肥女人街的一家商场顶层,忽然涌出了二十多个兴高采烈的人类,这二十多个人有男有女,还有孩子,在听见飞机声的那一刻他们便冲到了楼顶,紧盯着越来越近的军用运输机,一个个兴奋的不断的跳跃挥手。

谢天远远看着那二十多个人,对飞行员说道:“估摸一下大概位置,靠过去然后投放几个救援包。”

“好的。”飞机开始向左倾斜,这个时候,后面机舱的门也已经打开,机舱内的空投人员早已经做好了准备,这些绑着降落伞的救援包全部都顺序的排列在门口,伞包上的绳索已经挂在机舱内的滑帘上,只要将救援包丢出去,就会自动拉开降落伞。

飞行员估算着大概位置,用通讯器对机舱内的人说道:“红灯一亮,你们连续投放十个救援包,动作要快。”

“收到。”机舱内的空投人员并不清楚现在外面的情况,不过飞行员的命令他们已经明白,立刻做好了投放的准备,这个时候,飞机已经快要接近那商场所在的位置,副飞行员一按信号灯,后面的空投人员立刻收到信号,开始不断的将一个又一个的救援包从舱门丢下去。

当幸存者们看到那一个个方形的包裹丢下来,随即便在空中打开一个个白色的大伞向自己这个方向靠近的时候,一众人都激动的无以附加,他们在这商场里已经待了好几个月,这几个月来,所有人都是靠着商场内几个快餐店内剩余的食物存活,幸亏有不少的米面,不然的话,他们根本无法坚持到现在,不过早在半个月前,他们的食物就极为紧缺了,在数天前他们中的成年人已经断粮,有限的粮食,都留给了两个还不到十二岁的孩子,眼看走投无路,却没想到忽然间发现了政斧的飞机,而且最让他们欣喜的是,飞机竟然投放下了一个个包裹,不用想他们也知道,这一定是救援包。

救援包的空投,是需要飞行员有一定经验的,他们要根据飞机的速度,外界的风速风向还有高度,来判定救援包投放的大概落点,飞机投放完十个救援包的时候已经接近商场的头顶,这个时候再投放的话,惯姓会让救援包掠过这些幸存者而落到商场的另一侧,所以飞行员果断关闭了舱门,随后,飞机开始在半空中倾斜转向,这个时候,谢天也可以看到那十个降落伞开始徐徐向着商场的顶部降落,令人欣喜的是,有七个救援包落在了商场顶部,这个投放率已经相当高了。

“是救援包!真的是救援包!”这二十多个人将救援包一个个全部接住,第一个打开救援包的小伙子兴奋的吼了一句,对身边的人说道:“看!不但有食物,还有水,药品,还有枪!政斧终于出面了!政斧终于来拯救我们了!”

人在进行正常社会生活的时候,对政斧并无多少概念,但是一旦遇到险灾,他们最大的希望就寄托在政斧身上,这一点是毋容置疑的,也只有政斧在这个时候才有能力对他们进行救援,不过谢天心中也隐隐有些发痛,一直只顾着安定下来,却没有早些开始对全国其他地区的幸存者进行营救,这不得不说是一个严重的失误。

“哥,你看,还有封信!”一个女孩拿出一个信封,迫不及待的打开信封。

她旁边的小伙子却顾不得这些,慌忙的打开两瓶牛肉罐头,又打开一盒速食米饭,递给女孩说道:“婧婧,快吃点东西,你两天没有吃一口食物了,信待会再看!”

女孩轻轻点了点头,看着自己的哥哥,眼泪却不自觉在眼眶中打转,其实众人大都已经四天没有吃饭了,但是哥哥身上一直藏着一袋压缩饼干,一直没舍得吃,直到两天前才偷偷让自己吃了,而他却说什么都不愿意吃上一口,女孩知道哥哥一直疼爱自己,无论任何时候都是这样,此刻眼见有了这么多的食物,哥哥还是先让着自己,又感动又难过。

男孩自己也掏出一盒野战罐头,打开之后慌忙先吃了两口,随即,站起身来含糊不清的对着身边的众人说道:“大家一定不要急,不要一次吃太多东西,我们目前的状态,不适合立刻吃太多东西,应该少食多餐!不然的话,恐怕会有生命危险!”

男孩看起来不过二十岁出头,不过这些人似乎对他的意见十分遵从,一个个本来都十分猴急,但听到他的话之后,便立刻冷静下来,所有人都是小心翼翼的吃着东西,强忍着那狼吞虎咽的欲望,先吃了个半饱。

吃了东西,女孩掏出信封里打印的信件,朗声读道:“各位同胞,目前临时军委已经在上海建立了新的安全区,国家也正在慢慢恢复元气,政斧绝对不会对你们不闻不问,这里面的物资够你们暂时维系生存,武器留你们做防身之用,至于卫星电话和对讲机,我们已经附上了说明书,你们可以用卫星电话与临时军委救援办公室取得联系,通报你们的情况与具体位置、人数等信息,请不要贸然行动,更不要贸然尝试前往上海,因为目前长江全段没有可以驱车通过的桥梁,所以请各位不要冒险,相信政斧,临时军委会想尽一切办法,用最合适的方式营救你们,并且,我们也建议你们保持对讲机出于开机状态,并且使用460.125mhz尝试与其他附近的幸存者进行联系。”

“那政斧的意思,就是让我们在这里等着喽?”一个中年女人开口说了一句。

“恩。”之前的小伙子站起身来,道:“大家放心,咱们在这商场的九层,往下的路已经被咱们彻底封死,丧尸是根本不可能上来的,这么久了,大家应该也都清楚,而且最重要的是,现在咱们有了充足的食物,又有了卫星电话可以跟政斧联系,我相信政斧一定会把我们救出去的,现在大家要做的就是耐心等待。”

“我们现在有枪了!可以从这里干掉一部分丧尸!”一个中年男子咬牙切齿的说道:“这些丧尸围了我们这么久,不干他们一把,实在是憋屈的慌!”

“没错!”一个在角落里吃水果罐头的男子举起手来,说道:“我赞成老徐的意思,打他个孬熊艹的!”

“不急!”小伙子开口说道:“咱们先不急,现在政斧还在不断的进行空投救援包,咱们周围一定还有不少和咱们一样的幸存者,等更多人拿到救援包之后,咱们用对讲机试着和他们联系一下,了解一下附近幸存者的情况,这样大家也可以交换一下信息,到那个时候,咱们再说打不打丧尸的问题,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等,等咱们找到更多人!”

“好!听陈鹏的!大家先别激动!咱们再等等!”

三架飞机,分别在市中心、肥东、肥西这三个区域上空盘旋进行空投,不过谢天很少再发现像刚才那二十多人这么大规模的幸存者,而且更多的救援包是直接丢在了地面上,不知道附近有没有幸存者,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顺利的得到救援包,五千个救援包全部投放完毕,随后,谢天知道自己已经不能再为他们做其他的什么,毕竟是运输机,无法悬停在空中把他们一部分救回去,而且合肥的丧尸数量很多,虽然合肥机场并没有遭到破坏,但是却无法让幸存者在机场完成汇集。

回到上海之后,谢天便立刻来到刚刚成立的、位于浦东机场的救援办公室,来到救援办公室的时候,这里的电话已经被打爆了,四台话机根本应付不来幸存者的通话请求,四个人一边接听电话,一边在电脑上记录下每一个电话的具体信息,比如:打来电话的幸存者位于合肥市的哪个区域,甚至会精确到哪条街、哪一栋楼、哪一户,还包括身边有多少其他幸存者、姓别和年龄情况。

这些信息被一一记录下来,然后另一台电脑上,则有人将信息从四台电脑上收取过去,然后进行统计,谢天来到那人的跟前,问道:“现在已经确定的幸存者有多少?”

“一千六百二十人。”那人在excel表格上列了一个求和的公式,便得到了这个精确的数字。

“这么多人?!”谢天惊讶的脱口说道:“一千六百多,快两千人了!”

“而且还有很多幸存者的卫星电话暂时打不进来。”那人激动的说道:“现在距离空投只过去了不到四个小时,一部分的救援包应该还没有被幸存者得到,我想,幸存者的数量一定不止这些,甚至可能还有很多!”

谢天也是激动莫名,一个合肥,至少会有两三千幸存者,那如此说来,全国这么多城市并没有遭到轰炸,恐怕收罗一下,能翻出几十万甚至更多的幸存者都说不定!毕竟就像之前的崇左,一口气,便被发现了二十多万人!

不过由于卫星电话数量有限,导致很多人的信息自己根本收集不到,谢天便亲自与其中一个幸存者联系,嘱咐道:“请你用对讲机帮我传达一个信息,请大家都用对讲机打开,搜寻附近可以与自己建立通话的幸存者,对讲机的通话范围可能并不算远,不过你们每个人辐射几公里的话,完全可以覆盖整个合肥市,我希望你们能够与那些没有卫星电话的幸存者取得联系,并且记录下他们的情况,反馈给我们,这样,也方便我们来进行营救。”

谢天的请求自然没有遭到拒绝,对方当即便答应下来,随即,一场无线电上的爱心传递在合肥蔓延开来,有些地方,可能方圆数公里只有一部卫星电话,但是却有许多的对讲机,一个对讲机覆盖三公里,另一个对讲机再覆盖同样的距离,就可以将六公里外的信息传递到拥有卫星电话的那个人手里,所以一下子,便得到了更多幸存者的消息。

到了下午,与合肥幸存者的联系还在不断的进行着,令谢天赶到欣喜的是,已知幸存者的数量已经达到五千三百余人,而且这个数字还在持续增加着,让上海这边参与救援行动的每一个人都激动无比。

“谢大哥。”身边的阿洛开口问道:“我们如何把他们救回来呢?能不能让他们想办法到机场集合?”

“不可能。”谢天摆手说道:“如果让他们到机场,我担心能活下来一半就不错了,合肥的丧尸太多,他们根本不能乱动。”

“那怎么办?”一旁的谢晓飞急忙说道:“不然的话,我们就派人过去营救他们吧,我们派士兵从机场着陆,然后杀入市内。”

“效果也不好。”谢天摇了摇头,道:“我觉得还是用直升机最安全,也最有效率,通知所有的幸存者,到各自躲藏的楼顶等候,我们派直升机一个个的接回来。”

“这里距离合肥有好几百公里,一来一回,恐怕时间更久。”浦东机场的负责人说道:“直升机根本没有这么远的航程。”

“不要紧。”谢天脱口道:“你们立刻查查,长江南岸,距离合肥最近的地方在哪、有多远,然后把我们的直升机全部派过去,再派一部分卡车过去。”

谢晓飞激动的说道:“谢大哥,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想找一个在长江南岸距离合肥最近的地方作为直升机的起降点,只要用直升机把他们从合肥带到长江以南,我们就可以用汽车把他们带回来了。”

谢天打了个响指,说道:“聪明,就是这个意思。”

机场的负责人也恍然大悟,脱口道:“那我立刻去办。”

“别急。”谢天叫住他,嘱咐道:“先选好地点,然后你让人准备好大量的航空燃油,用油罐车运输过去,让直升机也过去集结,今天是绝对来不及展开救援了,不过我们可以用今晚一晚的时间准备,也让合肥的幸存者有时间做好准备,让他们在天亮之前就寻找制高点等候,我们会一个个把他们接到长江南岸来。”

“那还要对直升机做一定的改造,至少需要一些绳索类的东西。”机场负责人开口道。

谢天点了点头,随即,谢晓飞拿过一张全国地图,铺在桌子上,说道:“谢大哥,你来看看。”

谢天走上前去,大概看了一下合肥与长江的位置,随后选定长江在铜陵的一个弯角,开口道:“就这里吧,你们测算一下这里距离合肥市内的直线距离大概是多少。”

那负责人很快便拿来一把尺子,量了一下地图上的距离,经过比例尺计算之后,说道:“在100-120公里之间。”

“那就好。”谢天点了点头,说道:“就把点设在这里,尽快让直升机做好准备,油料车先到,准备好充足的燃油,这次一定要把人全部给我救回来!”

“好。”负责人急忙开始联系樟树军机场,上海与樟树两地的直升机总量不到二十架,崇左有两架直升机,但是距离太远,完全不值得再折腾过来,所以除了崇左那两架直升机之外,目前所有的直升机都收到命令,立刻加装救援绳梯与安全绳索,做好彻底的起飞前检查,确保飞机的运转。

十几辆油罐车纷纷前往航空燃油提炼厂内,加满航空燃油之后,立刻驶向谢天标注的预定地点,军队也开出去三十辆卡车作为运载工具,方便运载幸存者回上海,这些人连夜赶往预定地点,直升机也在连夜做好第二天的长时间营救准备,丧尸病毒爆发以来,第一次大规模的空中救援行动,就要拉开序幕了。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