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操控丧尸>第一百八十五章 稳定局势

第一百八十五章 稳定局势

本书:操控丧尸  |  字数:5296  |  更新时间:

虽然赛亚人只是单枪匹马的面对这些士兵,但是这些士兵却也都能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他们如若是投降,那么一切好说,或许赛亚人所言属实,政斧不会要了他们的命,但若是不投降,也就代表着实力雄厚的临时军委会持续不断的对崇左这些士兵进行打击,早晚有一天,他们必然会被消灭殆尽。

刘明军已经死了,大部分的军中高官也已经死了,负隅顽抗,对剩下的士兵来说已经没有意义,整个战壕内顿时议论纷纷,等了大概十分钟,三十几个士兵从战壕里走了出来,并且将自己的武器放在地上,开口道:“如果政斧能够对我们宽大,我们投降。”

虽然已经站了出来,但他们依旧不能确定政斧真的会对他们进行宽大处理,不过事实很简单明了:投降了,就多少有些希望,拒不投降,那么早晚要被消灭。

“我们也投降,希望政斧能够宽大处理!”又是几十个士兵走出战壕,将自己的武器丢在了地上,随即,投降的士兵越来越多,半小时内,整个北侧战壕的士兵全部缴械投降,而其他三方的守军也开始向北侧集结,向赛亚人一个人投降。

谢天见局面已经稳定,士兵已经尽数缴械投降,便立刻联系上海,让他们从南昌调集c-17运输机,向南宁输送一千士兵,用来接收崇左的俘虏并且承担崇左的防御工作,并且立刻派人修复南宁机场,将这里当做西南方向的一个空军基地。

韩主席得知崇左已经被收复的消息之后十分兴奋,急忙询问巴顿战损情况,谢天艹控着巴顿回答道:“咱们的士兵伤亡仅为个位数,歼敌超过六千,其中绝大部分死于轰炸机的轰炸,幸存者并没有伤亡数据,应该很少。”

韩主席有些心疼的说道:“六千多士兵,是死在我们手中的,现在的人口太宝贵,六千人的损失,像是割掉了一块肉啊!”

谢天只能无奈的点头说道:“只是这场战争,只有通过流血的办法,才能获胜,而且,我们这么做,是为了那些受压迫的幸存者。”

韩主席半晌无语,片刻后,道:“对了,你让谢天在那边考察一下崇左的情况,尤其是那里农作物的情况,想把二十几万人都撤回来,怕是过程太繁琐,如果崇左已经有了一定的基础,那就把那里当成咱们守卫西南边陲的一个据点。”

“好的。”谢天点了点头,崇左到底是什么情况,谢天自己也不清楚,只能去考察一下。

三千士兵很快便抵达崇左,而谢天的父母也已经抵达上海并且被安顿在了临时军委的度假酒店内,谢天也就能够放心的在崇左处理这里留下的烂摊子。

上海派来的三千士兵先是在南宁降落,然后便分批乘坐谢天带来的步战车前往崇左,而十个架次的飞机降落,也吸引了袁虎他们那些聚集在南宁的幸存者,听说已经收复崇左之后,这些人自愿充当司机,从南宁市内找到了大量的大巴车、公交车,将这三千士兵一口气运到了崇左。

谢天当面给三千士兵下达了第一个命令:“一千人人负责维持崇左内的秩序,以免幸存者发生哄抢物资的情况出现,另外,一千人看守这一万多个守军,把他们的枪械集中起来管理,至于剩下的一千人,在崇左城外驻防,担任防御工作。”

一万多投降的士兵被迫排好队伍走回城内,谢天要求将他们安排在崇左最大的第一中学集中看管,至于那些枪械,全部用卡车拉回城内。

对城内的幸存者来说,崇左被收复,算得上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幸存者如抗曰战争胜利时的人民一样,走上街头欢呼庆祝,城内虽然十分喧闹,但好在秩序井然有序。

刘明军积攒的物资全部都在城中一家食品厂的仓库内,据说物资量达到数万吨,谢天命人守护好物资仓库之后,便下令士兵将刘明军手下的幸存的军官全部带过来见自己,当六个校级军官来到谢天面前时,谢天开口便问道:”现在城内的各项情况是什么样的?各种发展的数据你们应该了解吧?”

一个士兵开口说道:“城内的物资您已经接手过了,至于其他物资,汽油量比较大,但柴油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之前军部的供电已经全部改为太阳能供电,武器弹药,你们也都已经收缴过去了,城内的物资就这么多,绝大多数都在仓库里。”

谢天听到太阳能三个字的时候,很感兴趣的问道:“你们是怎么将太阳能转化成电能的?崇左有这个基础吗?”

“没有。”那军官如实说道:“此前崇左所有的路灯基本上都是太阳能的,路灯上方有一块太阳能板,有一块蓄电池进行蓄电,我们就把这些太阳能板和电池都拆了下来,大都就是做个照明之用,毕竟其他的电器用处都不大。”

谢天点了点头,心想着,目前南昌和上海的供电全靠火力发电,煤炭相当吃紧,因为中国的煤炭绝大多数都在长江以北,丰城那点煤炭只能勉强保证现在的电力供应,但以后如果更多的工业开展起来,电煤会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但是如果能用太阳能来解决电力问题的话,绝对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方法了,看来这个等自己回到上海之后,一定要好好实施一下。

另一个军官又说道:“我们发动十多万幸存者,在崇左附近耕种了五万多亩土地,大部分种植的是水稻和玉米,这里的水果资源也很丰富,周围有不少现成的果园,我们一直在派人打理,不过越南人进攻的时候,我们很长时间没有打理这些农作物,现在是什么情况,我也不太清楚。”

五万多亩土地,谢天心中暗忖,这里是南方,农业资源得天独厚,在这里,五万亩土地产出的粮食,至少是可以养活四五十万人民,如此一来,崇左内的幸存者不但可以养活自己,还能够为上海缓解一定的粮食压力,现在上海到江西的中央地带,已经种植了三四百万亩的土地,而且机械化的程度要比这里高的多,如此一来,到明年,中国的粮产量不但能养活现在的人,还能有极大的剩余作为储备,到时候,或许还可以与其他国家做做粮食贸易。

崇左之前被越南人围攻了一段时间,农田已经长时间无人打理,现在自己既然已经收复了崇左,那这里的农业劳动自然是要继续下去的,所以谢天便急忙让士兵去将崇左内的所有幸存者都集中到市中心的广场上。

半个多小时之后,二十万人在这个广场上聚集,一时间整个广场上人头攒动,从上面看下去,基本上是一片黑色。

手下的人用一台小型柴油发电机开启了广场的扬声设备,谢天站在台上,开口道:“我代表临时军委,宣布崇左今天重归临时军委管治,刘明军及其手下军官均已死亡,控制崇左的政权已经被推翻,从今天起,诸位所有人享受临时军委的保护,享受宪法中公民应该享受的一切权利!”

一时间欢呼声雷动,这些幸存者被压迫了将近半年时间,每一天都是度曰如年一般的痛苦,而今天,那场噩梦已经彻底解除,他们的生活,也终于恢复了正常。

谢天继续说道:“临时军委目前还没有能力以空运的方式把这里所有的幸存者都带回上海,所以,临时军委决定让大家继续留在崇左,你们在这里已经有了一定的基础,你们的农业已经有了很好的起色,我希望大家能够继续劳动下去,这样,明年的粮食才能够从根本上得到解决,不过你们尽管放心,从今曰起,没有人压迫你们,强迫你们劳动,所有参加农业劳动的人,每天可以得到一斤的粮食作为薪酬,每天工作八小时,其他时间由你们自由支配。”

随即,谢天又宣布了临时军委在上海指定的婚育政策与教育政策,还有对老弱病残幼的特殊照顾,将所有的福利政策全部搬到了崇左,让幸存者心中感到了巨大的反落差,政斧指定的福利政策相较刘明军之前的压迫,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一个靠近前端的男子举起手来,谢天邀请他到台上,那男人到了台上之后,在谢天耳边低声说道:“目前崇左有将近两万孕妇,这些孕妇,都需要政斧给予专业的医疗保障才行。”

谢天有些惊诧的看着他,刚想问为什么,却恍然大悟,刘明军通知这里的时候,他手下的兵各个都有机会从城内强迫一个女姓成为他们形式上的老婆,产生大量孕妇,也是在情理之中,只是崇左一共才二十万人,竟然有两万孕妇,这个比例,实在是太大了。

谢天开口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些数据,准确吗?”

“准确。”那男人说道:“我是妇科医生,之前也为军队做事,所以对这些数据掌握的比较清楚。”

谢天点了点头,问道:“这些孕妇,怀孕时间大概集中在多久?”

那男人道:“四到五个月的最多,三个月、两个月的偏少,也有些此前怀孕的孕妇,七个月左右的,又三十多个。”

谢天便道:“那我回头从上海定期排些妇科医生过来给这些孕妇做检查,然后在这里成立一个妇产医院,你既然是妇科医生,到时候就加入进来吧。”

那人急忙点头,道:“这里还有我的三个同事,我能不能让他们也跟我一起?”

“可以。”谢天干脆的说道:“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人才,你们既然有四个人,那就先在崇左建立一个妇产门诊,需要任何设备,只管向我的手下提出来,他们会想办法满足你的,至于你们的薪酬,每人每天按照两斤计算。”

想到崇左这些人也并不都是农民出身,他们中一定也有不少各领域的专业人才,谢天便开口对广场上的二十万幸存者说道:“诸位,有一技之长的,并且相信自己的一技之长在末世中有用处的,都可以登记一下,我们会按照大家最擅长的,来给大家分配最合理的工作。”

人活着就是创造价值,无论是和平时期还是末世,没有人能够不劳而获,而虽然都是劳动者,因为各自所擅长的领域与个人能力的不同,价值的体现程度也有所不同,高端的人才,一个人甚至可以抵挡大量的劳动力,这种人,有资格获得更高的劳动回报,这种思想观念是早就在每个人脑海中根深蒂固了的,所以划分出三六九等,也没有任何人提出异议。

谢天让士兵给每个幸存者发放了二十斤食品物资作为补贴,他们在刘明军的压迫下,大部分人都有些影响不良,尤其是那些劳动力,一个个面黄肌瘦,所以恢复他们的体能是当务之急,至于那些孕妇,全部享受最好的待遇,她们被集中在一个小区内,由专业的营养师来提供最合理也最有营养的食品,并且足量供应,保证她们和腹中的胎儿不会缺乏营养。

被俘虏的一万多士兵也并未受到任何虐待,谢天要求他们与其他幸存者一样参与农业劳动,并且给予一样的待遇,只不过有一点,他们的人身自由暂时要受到管制,外出劳动和返回居住地,都有士兵看管,不过这对那些士兵来说,也算是十分宽松的管制了,而且待遇并不比任何人差,没有受到刻意的压迫与虐待,对他们来说已经是一件无比庆幸的事。

崇左已经基本稳定下来,而经过三天的时间,对崇左市内的人也都有了一个大概的统计,其中,工业方面的人才有三百七十多,从石化到金属到煤炭再到其他各种行业,几乎包罗万象,这些人被单独挑选出来,准备以飞机送回到上海,除此之外,还有十几名教师,被整编起来,成立了崇左小学,教授城内的儿童义务教育。

谢天并不能在崇左长期滞留,但是崇左必须要有一个领导者,才能确保这里的一切都按照自己预定的路线发展,但究竟该让谁在这里负责,谢天犯起了难,最重要的是,谢天担心有人会重蹈刘明军的覆辙,毕竟这里天高皇帝远,临时军委的管控,恐怕也不能很有效的传达下来。

思前想后,谢天决定让张龙来负责这里的事务,但是张龙却也不能让他绝对放心,所以谢天决定将赛亚人也留下,作为自己的一个眼线,目前国内有三个临时军委管控的安全区,上海自然不用说,谢天本人与巴顿都会在上海驻守,而南昌不用担心,距离上海很近,管制力度很强,而且宋辉这个人,谢天也十分相信,所以将赛亚人留在这里,正好能够起到一个监督的作用。

谢天自己没有权利给张龙下任命,所以这件事他只能通过巴顿去和韩主席商量,韩主席对让张龙留守崇左有些不舍,但是转念想想,张龙是他手下目前最合适的人手,韩主席也只能点头答应,随即,一个任命下来,张龙只能留在崇左,做这里的总指挥官,而赛亚人,则顺理成章的变成了副指挥官。

为了崇左的防御,谢天留下了自己带来的步战车和两架直升机,南宁机场已经在修复中,用不了几天便可以彻底恢复,到时候一切飞机都可以在这里完成起降,谢天计划到那时在这里布置少量战机,作为崇左随时可以使用的空军力量,不过飞机数量也不用太多,两架轰炸机、两架战斗机便足够了。

安排好了整个崇左的事宜,谢天这才带着自己来时的那些士兵与觉醒者,还有崇左内挑选的三百多个幸存者来到了南宁机场,在这里乘坐两架c-17运输机返回上海,张龙和赛亚人被留了下来,共同管理这个西南边陲的重镇。

飞机一起飞,谢天心中便有些归心似箭,这次来崇左的收获很大,最重要的,是找到了自己的父母而且谢天谢地他们都安然无恙,现在父母已经到了上海,自己也就能陪着父母在上海安度晚年了,而且赵子叶已经怀孕,对谢天来说,这简直是最完美的一种结果,谢天也在心中暗暗祈祷,回到上海之后,千万不要再有其他的什么事情让自己去做了,如果一切能够安稳发展,自己也就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享受一下自己的私生活。

当谢天抵达上海之后,天色已经渐暗,而陈静也已经在机场等候多时,见谢天从飞机上下来,急忙跑到谢天跟前,说道:“谢天,子叶让我过来接你,她已经把你爸妈接到咱们在的酒店里了,现在她们在准备第一顿团圆饭呢。”

谢天微微一笑,道:“太好了,咱们赶紧过去吧。”

陈静开的一辆suv就停在跑道旁边,上车之后,陈静并没有立刻点火,而是看了谢天一眼,有些羞赧的道:“子叶已经把事情跟我说明白了,她说她说不反对咱们两个人,还说”

谢天好奇的问道:“子叶还说什么了?”

陈静有些脸红的说道:“子叶还说她怀孕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不能陪你那个,所以让我一定要好好满足你,还说你那方面的欲望很强”

谢天哈哈一笑,调侃道:“这样正好,这些天在崇左,我已经快要憋出火来了。”

“讨厌,臭流氓”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