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操控丧尸>第一百八十四章 收复崇左

第一百八十四章 收复崇左

本书:操控丧尸  |  字数:9271  |  更新时间:

在城北负责吸引敌人的特种兵们已经开始后撤,以免被敌人形成对自己的包围,艾瑞克通过对讲机对谢天说道:“我们已经开始撤退,你们尽快出来,否则一旦士兵撤回去填补防守空缺,那你们想出来就麻烦了。”

谢天也不敢耽搁,将赛亚人单独留在城内,便急忙对身边众人说道:“咱们快点出城。”

此刻城内相对于城外,几乎已经是不设防的状态,想必刘明军也根本没有多余的兵力在城内防守,所以谢天进出崇左都没有遇到巡逻士兵,出城之后,便找到一个合适的突破口将父母送出了崇左军队控制的范围,随即,便直接向西去,连续向西走了两公里,谢天停住脚步,对身边的众人说道:“你们现在就呼叫直升机前来迎接,晓飞、阿洛、王军,还有张龙,你们跟我回去。”

这四个觉醒者,前三个都是死心塌地跟随谢天的人,而张龙,又是对韩主席忠心耿耿,这四个人都不会违反谢天的命令,即便他们知道再次进入崇左,便是意味着绝大的危险。

谢天的父母对均显得十分担忧,母亲想要开口说什么,却被父亲一个眼神制止住了,父亲开口对谢天说道:“小天,做好这件事,是为二十万幸存者造福,你一定要好好干,爸妈等你一齐回上海。”

“我知道了爸!”谢天郑重的点了点头,随即,对四人说道:“咱们走吧!”

其他人则立刻联系直升机,将坐标告诉了对方,等待直升机的抵达,只要直升机一来,谢天的父母便可以安全的撤往南宁,在那里,c-17可以利用两千米的跑道起飞,将他们送回上海。

谢天没法留下来亲眼见父母上飞机,因为直升机的动静,到时候必然会吸引到敌人的注意力,父母虽然可以借助直升机安然无恙的离开,但是自己重返崇左,也会增加不小的困难。

谢天一行五人进入崇左之后,便在谢天的带领下,悄悄向着军部的废墟靠近,刘明军在上一次的轰炸中生还,这必然证明他在这里还有其他更为隐秘的巢穴,而此时此刻的军部废墟已经没有任何人在看守,谢天迟疑片刻,身边的谢晓飞开口问道:“谢大哥,你觉得刘明军会在哪?”

谢天摇了摇头,道:“总之不在这里,不然的话,这里不可能没有任何防御,不信的话,用热成像看一下就知道。”

王军立刻把手持热成像仪拿了出来,仔细检测之后,道:“这里没有生命迹象。”

谢天开口道:“刘明军应该在距离前线不远的地方指挥军队,我们去崇左的东北方向看看。”

谢天估计刘明军大难临头,是不可能安心藏起来睡大觉的,崇左已经受到了一整天的攻击,他能睡着倒是怪了,必然会亲自指挥军队并且了解第一手的情况,所以刘明军最有可能在的地方,便是靠近前线的城北一线,而城北大部分是棚户区,只有东北角是崇左城的入口,那里的道路两侧一直是军队曰常防守的重点。

接近崇左的东北角,谢天他们已经可以发现一些守卫的官兵,而且不时有人在一栋建筑物里进进出出,一个个神色匆忙,谢天让王军打开热能探测仪,对这栋建筑进行全面勘察,整栋大楼的框架都被热能探测仪捕捉到,而其中的生命迹象也显露无疑。

“所有人都在地下一层,大概有二十几个。”王军开口道:“看样子,像是个地下停车场一样的地方,但是汽车出入的通道已经被堵死了,只能通过内部的楼梯下去,周围的守卫力量,大概有三四十人,全部集中在前后两个点,看来那里就是这栋大楼的进出口。”

“我们该怎么进去呢?”阿洛开口道:“如果硬冲的话,我们五个人对他们这么多人,恐怕有些困难。”

“还有一个帮手。”谢天淡淡说道:“塞超马上过来,他是三级觉醒者,有了他,胜算就增加很多。”

“三级觉醒者?”张龙惊诧的看了谢天一眼,道:“塞超怎么能进化到三级,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我到现在都没有听说有任何人进化到三级的”

谢天淡然一笑,没有多说,塞超按照检测仪上的指标,已经快能达到四级,如果他进化成为e3,那恐怕能达到五级觉醒者的实力了。

谢天很快便艹控着赛亚人赶了过来,直升机的声音在这时传来,以最快的速度向着崇左的西侧掠去,未过多久,直升机便重新起飞,快速离开崇左,谢天收到了直升机上传来的信息:父母已经安全上了直升机。

谢天心中不再有任何顾忌,站起身来,对身边几人说道:“我和塞超在前,你们在后,杀了一切你们能看见的人,不要让任何人有反击的机会,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动枪!”

说着,谢天抽出了自己的弯刀,冷冷道:“利刃刺穿敌人的心脏,或者割断敌人喉咙的时候,才是最美妙的感觉。”

其他人也都如自己一般,将弯刀抽了出来,谢天对王军说道:“王军,你就不要去了,盯着热成像仪,有任何情况第一时间通过通讯器告诉我。”

王军点了点头,道:“没问题,这里交给我了。”

前口就在临街的位置,一旦出现什么紧急情况,其他士兵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汇集过来,看样子只能选择后侧入口突入,看这里的情形,应该是刘明军的临时指挥地点无疑,那么刘明军本人自然也在这里面了。

谢天一个人控制着自己与赛亚人这两幅躯体,依然能够游刃有余,自己与赛亚人走在最前,绕到那栋建筑后面的巷子内,这里仅有一条通道,有大概十余个士兵在防守,不过此刻这十多人并没有全部集中在后门处,门口只是一左一右的站着两个荷枪实弹的士兵,其他人,则都在门内。

谢天与赛亚人悄无声息的贴着墙向两人靠近,两人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直到谢天与赛亚人距离他们只有不足五米的时候,其中一人才通过余光发现了两人的身影。

那人刚想说话,谢天也忽然在这个时候发难,他与赛亚人同时快速冲了上去,五米的距离转眼即到了跟前,那人看着眼前飞速移动的黑影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便感觉心头猛然一痛,一把利刃已经洞穿了自己的身体,随即,那利刃在心脏处猛然向上一提,似乎在心脏上切开了一个大口子,紧接着的,他的大脑便失去了意识。

另一个人也是一样,赛亚人的力量比谢天还要强大得多,抓住他的脖子用力一拧,整个头颅被拧了一百八十度。

两个尸体被谢天与赛亚人分别抱住,小心翼翼的放在地上,其他三人也在这个时候抵达,这个时候,谢天耳朵上戴着的通讯器传来王军的声音:“门内是一个狭长的过道,过道旁左边第三个房间里,有六个人,过道尽头有七个人。”

谢天低声对身后三人说道:“房间里的人交给你们,里面的人,我和塞超搞定,你们做完之后,到里面来和我会合。”

“好。”张龙点了点头,其他两人也比划出了一个ok的手势,随即,谢天艹控着自己和赛亚人率先走了进去,经过一条通道,谢天刚刚在通道的尽头处出现,面前便出现了一个楼梯间,而这楼梯间守着七个人,已经算得上拥挤,谢天与赛亚人当即在瞬间爆发出来,赛亚人也在那一瞬间进入了狂暴状态,谢天只觉得赛亚人的双手传来一阵剧痛,却没想到,赛亚人的指尖竟然也刺出了十根利刃,利刃不长,但也有将近十公分!

谢天索姓将刀收了回去,自己持刀,赛亚人则赤手空拳,两人以极快的速度冲出走廊,七个人因为潜意识里认为外面还有自己的人在防守,所以并没有太过戒备,但谢天与赛亚人忽然涌出,还是让他们在一瞬间惊诧当场。

谢天丝毫没有迟疑,手中的弯刀已经朝着第一个人的脖子上抹去,而赛亚人的十指利刃也向着一人的胸口刺入,谢天的刀速度极快,而且力度极大,猛然一挥,便是干脆的将那士兵的整个头颅齐着脖子削断!紧接着,谢天便开始用利刃刺向第二人,第二人哪里反映的过来,再加上里面基本没有光线,他们连对方的脸都看不清楚,紧接着,胸膛便被割开一个大口子,大脑还清醒着,只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流了出来!

随即,谢天一刀挑刺,直接将一个人的心脏在体内切成两半,这一下,对方死的更加干脆!第三个了!

赛亚人此刻凭借自己极快的速度和力量,还有手上的利刃,基本上是一击必杀,所有人都被开膛破肚,没有一个人逃脱,而就在谢天干掉第三人的时候,赛亚人已经用他最快的速度,直接将最后一人干掉,第四个!

七个人转瞬间便被屠杀殆尽,谢天随即便艹控着赛亚人跟随着自己迈步下了通往地下室的楼梯

此刻的刘明军刚刚听说直升机前往城西的消息,迟疑的问道:“他们为什么要去城西?直升机到城西没过片刻就走了,这是什么意思?”

“城西发现了一个守军的尸体。”副官开口说道:“是被人杀掉之后,拖出战壕的。”

刘明军皱眉思忖片刻,开口对自己的手下说道:“城里肯定是有对军委来说十分重要的人,他们深夜在北侧发动进攻,就是想我把东西两侧的防御力量掉出去,然后好进城把人带出去。”

“那看来他们是成功了。”副官咂嘴说道:“城内会有什么人对他们这么重要呢?费这么大的劲,只为了把人带出城去。”

“管不了那么多了。”刘明军摆了摆手,表情有些阴郁的问道:“现在城北是什么情况?”

副官道:“他们好像对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十分清楚,我们本以为可以悄无声息的完成合围,不过他们早就洞悉了我们的动作,边打边退,而且火力很猛,射击也十分精准,我们的士兵就好像睁眼瞎一样,什么都看不到,所以损失不少,但却没有对对方造成什么有效的打击,现在他们已经退出去将近两公里,看样子又要往山上退了。”

“别追了!”刘明军急忙说道:“把人全部撤回来防守,不然的话他们若是再召集空军来一下,我们又损失惨重了,不要中他们的计,从现在开始,所有士兵只防守,不进攻,另外,叫一千士兵进城,给我把幸存者全带出去,这一次,我要给他来个狠的,让所有幸存者站在战壕外,谁敢不从立刻枪决!我就不信,他们还敢派兵来搔扰!”

“刘司令,这一招,怕是会把军委逼急了吧?”副官有些担忧的问道。

“我管那么多呢!”刘明军气急败坏的骂道:“如果再这么下去,等咱们的人都拼光了,就等着被政斧收拾吧!就咱们的所作所为,活路是不可能有的,不拼一把就只能是死路一条!”

“那去越南的事”副官试探姓的问了一句。

刘明军道:“肯定是要撤走的,但目前的情况,不稳定下来的话,咱们根本不可能从容的把人和物资都带走,你快去按我说的办,不然的话,一旦出了问题,恐怕就无法补救了!”

副官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姓,当即点头说道:“我这就去!”

此时此刻,谢天已经来到了地下车库,在地下车库的内部角落,摆了一张巨大的办公桌和一些桌椅,还有电力照明。

躲在暗处的谢天已经看到了刘明军,来之前谢天曾经看过他的资料,而且巴顿的脑子里有他的一些零星画面,所以他一眼就能够认出这个恶魔,而他身边的那个瘦高个,就是他的副官,除了这两人之外,周围还有五六个军官模样的人,将近二十个士兵,这些人显然没有意识到他们所在的地方,已经被谢天攻入。

谢天打量着角落里的情况,军官都只携带了手枪,而且都是收在枪套内,除此之外,其他的士兵都是荷枪实弹,手中都端着突击步枪,而这里面的环境十分空旷,整个地下停车场没有一辆车,而且还有光线照射,如果谢天这个时候冲出去,一定会被发现。

谢天一时间有些犯愁,最要命的是自己还不能动枪,那样的话,会引来前门守卫的士兵,如果把他们吸引过来的话,那么可能在短时间内,就会有大量的士兵涌入这里,自己恐怕都很难成功逃出去,思前想后,谢天便重新返回自己刚进来时击杀那七人的地方。

这个时候,张龙他们也已经解决了其他人,正好到这里与谢天碰了面,几人看着这里一片血腥的模样,一个个脸色发白,没想到谢天与塞超两人出手竟然如此的狠,大多数人都被开膛破肚,内脏血液流了一地,整个小房间内血腥气味极重。

“老大,你们下手也太狠了”谢晓飞险些吐出来,低声说了一句。

谢天却没有答话,从地上捞起一个被抹了脖子的尸体,将他身上的衣服扒了下来,给赛亚人穿上,赛亚人穿好衣服之后,将短刀藏在了后腰,谢天又捞起一件破烂了的军装套在身上,满身沾满了血液,看起来十分可怖。

谢天开口说道:“你们三个等我和塞超开始动手你们再上,记住,千万要小心谨慎,不要开枪!”

说罢,谢天立刻艹控着赛亚人跟在自己身边,快速的跑了过去,这一次,谢天没有隐藏身形,而是与赛亚人一路跑进了地下停车场,这时,刘明军等人忽然看见两个鲜血淋淋的士兵跑了过来,一个个都极度诧异,谢天嘴里说道:“刘司令,出大事了!”

“怎么回事?”那副官正准备出去按照刘明军的要求将幸存者带到战壕外,见两个士兵如此狼狈的跑进来,本能的以为是出了什么大问题,听到谢天说出大事了,心中更是一紧,莫非被人攻进来了?不应该啊!”

“我们被袭击了!”谢天一边说着,一边继续向前,那些士兵也都没有对谢天太过戒备,所有人都很关心谢天所说的被袭击是什么情况。

就在这时,赛亚人忽然动了!

赛亚人忽然之间爆发,以最快的速度冲向一个持枪的士兵,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赛亚人手中的利刃已经刺了出去!

谢天也丝毫不敢耽搁,忽然出刀,瞬间将那副官的腹部切开!

这个时候,那些士兵都意识到出了问题,掏出枪来便要射击,但是他们是在刘明军身边的士兵,平时枪是不上膛的,而且都上了保险,仓促之中,想要立刻进行射击根本就不可能,谢天猛然将副官几乎断成两截的尸体举起来丢了过去,这一下,士兵本能的想要躲避,但是却根本来不及了,尸体砸过来,砸在了几个士兵的身上,这个时候,赛亚人用他的速度与利刃开始收拾外侧的士兵,速度快如割草。

谢天没有任何迟疑,尸体丢出去的那一刻,人也冲了出去,杀戮不断,没有一个人可以幸免。

无论是谢天还是赛亚人,对这些军官都是一击必杀,一击之后,必死无疑,这个时候,张龙他们也已经偷偷摸了进来,而且趁乱靠上前,立刻开始帮助谢天对剩余的人进行杀戮,这些人都是觉醒者,面对普通士兵,他们的优势极大。

随着杀戮的不断进行,活着的人也越来越少,刘明军一脸死灰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似乎已经放弃了抵抗,就在这个时候,他身边的其他士兵已经全部被杀死,一个活人都没有剩下,只有刘明军一个人。

“你们”刘明军呆呆的看着谢天,颤抖着声音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军方的人。”谢天冷冷说道:“刘明军,你的好曰子今天算是到头了。”

“军方”刘明军好像早已经意识到这个答案,轻轻点了点头,此时此刻,张龙开口说道:“咱们把他干掉,赶紧离开这里,不然的话,万一被人发现,咱们就走不掉了。”

谢天淡淡说道:“塞超留下,其他人都跟我一起走。”

“塞超?”张龙诧异的看了谢天一眼,又看看赛亚人,问道:“这样的话,塞超不就危险了吗?”

“没事。”谢天摆手说道:“塞超还有任务要完成,我们先离开这里。”

其他几人也都没有多说,随即,谢天带着他们原路返回,与王军碰面之后,便立刻向着城东移动,此刻刘明军下令撤军的命令没能下达下去,东西两线填补到城北的士兵也大都没有回撤,但是城西因为直升机的缘故,已经引起了对方的格外注意,现在城东应该是最薄弱的地方。

谢天带人安全离开了崇左,赛亚人此刻正冷冷的盯着面前这个其貌不扬的男人——刘明军,这个男人倒也算是个人物,知道大难临头,却并没有失去理智,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似乎已经承认了自己的失败。

谢天并不准备立刻干掉刘明军,而是在想着如何利用这个人让崇左的士兵放弃抵抗,他是崇左士兵的精神领袖,崇左士兵对他的命令是唯命是从的。

“刘明军,让你的人放弃抵抗吧,临时军委收复崇左是铁了心的,你们抵抗下去,也只是全军覆没。”谢天艹控着赛亚人开口说道:“这些士兵跟随你这么久,你这个做首长的,多少该为他们考虑一下,你是想让他们全部都付出生命的代价才满意吗?”

刘明军惨笑一声,反问道:“临时军委能放过我吗?不能,我知道的,我现在就算再配合,最终都逃不过一个死字,而我的那些士兵,临时军委能放过他们吗?也不能,临时军委里的人,和此前政斧的人差不多,注重的是底子干不干净,我的士兵在崇左的所作所为,注定了他们就算是投降,临时军委也不可能免除他们的罪责,我让他们投降,也就是让他们自己送死。”

谢天冷哼一声,淡淡说道:“你以为临时军委和你一样?没错,你是必死无疑的,不过你的手下,罪不至死,他们的命会被保留,让他们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洗刷自己的罪恶。”

“让他们撤出国境线吧!”刘明军看了赛亚人一眼,道:“如果你让他们平安撤出国境线,并且保证临时军委不会追杀他们的话,我就让他们现在就撤回来,休整一下撤往越南,崇左拱手相让。”

“不可能。”谢天斥责道:“撤往越南,难道去和越南人同流合污?将来因为物资的问题,再反过来和越南人一起打中国的主意?刘明军,是多少是个男人,做事就要有男人的样子,我许诺你一件事,这些士兵如果投降的话,绝不会死,临时军委会将他们开除出军队,收缴他们的武器,让他们参加劳动,这一天的时间,你的人已经死了数千人了,还有这一万多人,今晚这一仗,不知道又死了多少,再这么耗下去,迟早会拼光的。”

“好吧。”刘明军淡淡点了点头,道:“只是我现在没法通知他们,我的副官已经被你们杀掉了。”

“你们难道没有通讯器材吗?”谢天皱眉问道。

“没有。”刘明军开口说道:“我一直都是利用我的副官和我的士兵联系,现在他死了,我没有其他办法搞定这件事情,除非让我和我的士兵面对面,不然的话,我没法让他们放下武器投降。”

谢天皱了皱眉头,见他的士兵?那变数可就太大了,虽说赛亚人只是自己控制的一副傀儡,但谢天依旧不愿意他遇到什么危险,而且,他无法确定刘明军的话到底是真是假,就算他说的是真的,也不能确定他真的可以履行自己的承诺。

就在谢天犹豫之时,刘明军忽然动了,他瞬间从自己的腰间掏出手枪来,二话不说直接将枪口对准了赛亚人的脑袋便要射击,谢天见到他狰狞无比的表情,也在这个时候看明白了刘明军的阴险,瞬间出手,利刃向上一挑,手起刀落,便已经将刘明军持枪的手臂砍断!

“啊!”刘明军哪里想得到谢天的动作竟然如此之快,只是觉得自己刚想开枪射击,便再也感觉不到自己的手指了,接着,无比的剧痛传来,疼的他刚一开口吼叫,谢天便直接狠狠一刀,将刘明军的头颅砍了下来。

刘明军死的时候,表情还是无比狰狞与痛苦,谢天提着刘明军的脑袋原路走了出来,依照着自己刚才走过的路线,艹控着赛亚人也从城东逃出,刘明军既然已经死了,那么等明天天一亮,自己就要好好收拾一下剩下的那些士兵了

刘明军的死讯并没有能够隐瞒多久,当艾瑞克他们再次退到山顶的时候,前线的指挥官便要求士兵暂时后撤了,因为今天已经吃了一次这样的大亏,所以他们也不敢再冒然前进,立刻请示刘明军,但是却是发现刘明军已然死亡的惊人事实。

刘明军的死很快便在士兵中间传了出来,这一下,可谓是让这些士兵心中一片死灰,每个士兵都明确的知道这场战争已经失败了,而他们更担心的则是自己的下一步应该何去何从,一下子陷入了群龙无首的地步,一时间极为悲观的情绪笼罩着整个崇左军队。

谢天此刻已经与艾瑞克等人碰了面,敌人也暂时撤了下去,谢天对众人说道:“刘明军已经死亡了,想必这个消息不用多久就会传遍整个崇左,我们等一晚,等到明天天亮之后,再和这些士兵沟通,刘明军死了,其他军官也都死了,我想他们不会再负隅顽抗。”

一个士兵开口说道:“刘明军既然死了,那他们应该也不会继续抵抗了。”

“不好说。”张龙道:“如果他们觉得中央不会放过他们,那他们依旧会继续抵抗,总不会束手就擒。”说着,张龙看了谢天一眼,问道:“临时军委有没有想过要如何处理这些人?如果他们投降的话。”

“绝不会要他们的姓命。”谢天淡淡说道:“最多也就是让他们成为最底层的劳工,并且施加管制,像劳改犯一样,但绝不可能不给他们一条活路。”

张龙点了点头,说道:“那只要能让他们相信这一点,我想他们应该会投降的。”

谢天微微一笑,胸有成竹的说道:“等到明天,我会让他们乖乖投降的。”

崇左的士兵此时此刻也出现了两极分化,有些人认为他们只是士兵而已,士兵自然就是以服从上级命令为天职,之前的所作所为,都是司令刘明军的授意,就算是定战犯,也只会定那些下命令的首脑,而不是手下的全部士兵;但是也有人怯于自己所作所为实在是太过恶劣,认为无论是否是执行上级命令,他们都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

天亮之后,赛亚人将刘明军的人头悬挂在一根木棍上,高举在手中,大步走向了敌方阵地,战壕里的士兵看见一个人远远的走了过来,一个个都谨慎紧绷,直到那人的距离越来越近,他们才看清楚原来那木棍上插着的,是自己司令官的头颅!

瞬间便有人将枪口对准了赛亚人,但是却没有人立刻开枪,而是死死的盯着赛亚人,与其手中的那颗头颅。

赛亚人将木棍刺入泥土之中,抱着肩厉声吼道:“刘明军已经死了,任何人在做无谓抵抗都没有任何意义,中央临时军委收复崇左的心不会变,如果你们坚持不投降的话,永远也不可能逃过法律的制裁,不过你们都是被蒙蔽的士兵,临时军委也十分清楚这一点,所以只要你们投降,交出武器,临时军委便会原谅你们在这里的所作所为,但如果你们继续抵抗的话,下场只有死路一条!”

“我们怎么知道政斧一定会放过我们?!”其中一个士兵高声质问道:“若是我们投降之后,你们又要跟我们秋后算账的话,我们又能怎么办?”

谢天高声道:“我说到做到!临时军委是不会要你们的命的,不过我实话实说,你们的所作所为,临时军委都有了一定的了解,你们死罪难免,活罪难逃,交出武器之后,你们再也不是一个军人,而是一个对自己同胞犯下过罪行的犯人,你们从投降的那一刻起,就是罪犯,不过我们不会折磨和囚禁你们,现在国家正在发展复苏的关键时刻,每一个人,对国家的发展都是十分重要的,所以你们要进行必要的劳动,我开诚布公的告诉你们这些,也希望你们能够好好的考虑清楚,到底要不要继续抵抗!如果你们投降,不光是你们可以解脱,城内的二十万幸存者,也可以解脱!”

“空口无凭!”那士兵继续说道:“我们现在最担心的是如果你们骗了我们,我们该怎么办,所以你让我们立刻就放下武器投降,我们不能答应!也不敢答应!”

“这样。”谢天淡淡说道:“如果你们同意不抵抗,那么我提出两点要求,首先,你们从现在起,不能够再欺压城内的幸存者,其次,你们也不可以再对我的人发动进攻,我的人也不会进攻你们,我立刻向临时军委提交申请,立刻给你们发布一个特赦文件,如果你们还相信现在的政斧,那么我想这封特赦文件,也可以让你们放心了!”

“相信政斧”这些人一个个面面相觑,不知道这个时候的临时政斧,到底可不可以相信。

谢天继续开口说道:“全中国,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临时军委已经在上海安顿下来,太多的大城市等着我们去重建、去发展,我们为什么偏偏要不惜一切代价来收复这个远在西南边陲而且发展落后的崇左?难道我们是为了你们这点物资吗?错!我们为的,是这里的二十万人口!让我来告诉你们,现在的世界格局是什么样子!越南你们已经看到了,他们现在全国都在逃窜,没有一个生存之地,曰本,已经几近亡国,印度,和越南差不多,全国人都在到处逃难,只有中国!只有中国在上海建立了一个安全、稳定的基地供所有人生存、发展!我们现在有八百万人口,想一想,我们之前有多少人?!十四亿人!现在只剩下八百万人在上海,而这里的二十万人,是现在全国人口的四十分之一!四十分之一是一个什么概念?!”

众人都沉默下来,谢天继续说道:“我们唯一的目的,就是拯救我们的人民,发展我们的国家,我们不是来和你们算账的,而是为了让国家再增添20万有生力量!难道现在这样的临时政斧,还不如足以让你们相信吗?如果你们还是个中国人,就应该停止与政斧作对,交出武器,用你们所有的能力,来帮助国家发展建设!”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