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操控丧尸>第一百八十章 狙杀(下)

第一百八十章 狙杀(下)

本书:操控丧尸  |  字数:4122  |  更新时间:

赛亚人此刻正站在自建房的楼顶,这里一大片都是低矮建筑,可以清楚的看到市中心附近的情况,眼见大量士兵开始在城内集结,并且开出了军用吉普车和一辆轮式步兵车,谢天便立刻用对讲机对艾瑞克几人说道:“对方很可能会从城内派兵,你们先疏散,寻找安全地点隐蔽。”

随即,十一名狙击手便开始向四周散开,艾瑞克教给他们十分专业的隐匿技能,而这些人也训练的非常好,整个过程,就连谢天都时不时的会发现有些人已经从自己的视野里失踪,再也找不到了。

很快,大约数千名士兵从城北浩浩荡荡的杀了出来,各种车辆有十多辆,车辆的速度较快,而后面徒步行进的士兵并没有出城太远,而是在城外小心戒备着,防止有大军杀到。

还有好几千名士兵此时此刻根本动弹不得,一个个全部龟缩在战壕里,没有任何人敢轻易动作,战壕到现在还没有完工,深度不够,而且往城内方向的通道还没有彻底贯通,如此一来,就是想回到崇左城内都不行。

十几辆车从战壕的一个豁口处开了出来,一出来便四散开准备寻找狙击手的位置,但是这些狙击手早已经彻底分散并且做好了隐匿工作,单凭这些士兵用肉眼寻找,根本不可能有什么收获,艾瑞克那种狙击手,是可以身披白袍在雪地里一动不动隐藏数天的,他训练出来的士兵,虽说还不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但也绝不会逊色太多。

谢天对张龙耳语了几句,随后,张龙便让几个特种部队的士兵绕道一座山丘的背后爬了上去,他们扛着大型的武器装备,有些人还提着各种黑色的工程箱,没人知道里面到底装了些什么,此时此刻,那些车辆根本没有将目标锁定在两公里外的山丘上,只是在战壕沿线的附近寻找着狙击手的踪影。

“轰!”一辆军用吉普的油箱忽然爆炸,这是艾瑞克的惯用伎俩,而且也只有他那把巴雷特能够体现出这种杀伤力,这一下,周围的车辆全部停了下来,他们根本无法分清楚艾瑞克的具体位置,因为此刻的艾瑞克已经退了将近一公里,藏身在谢天西侧的一个土坑里面。

吉普车爆炸后,其他车辆开始小心翼翼的后退,而那辆轮式步战车则冲了出来,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面对的不仅仅是一个狙击手,而且是一个手持反器材武器的狙击手,轮式步战车那薄薄的装甲,对艾瑞克的巴雷特来说,简直就像是一层窗户纸,一捅就破。

轮式步战车四处里横冲直闯,想要试探狙击手的位置,但是并没有得到任何效果,而且它也总是不得要领,根本就没能真正接近任何一个狙击手,这个时候,张龙开口对谢天道:“他们快抵达预定位置了。”

“好。”谢天淡淡说道:“你让他们再往西去一公里,然后让他们把对方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狙击手再趁乱继续给对方施加压力,咱们要继续这么耗下去,让他们不敢动作。”

张龙点了点头,拿起对讲机来低声吩咐了几句,等了将近十分钟,张龙这才开口道:“他们已经准备好了,现在距离咱们这里,大概有四公里。”

“好!”谢天点了点头,道:“把它给我干掉!”

“红箭准备好了没有?”张龙拿起对讲机来,问道。

“准备好了,目标已经锁定。”对讲机内立刻传来回复。

“开火!”

西面数公里外的山坡上忽然喷涌出一道白烟,那白烟的尽头处正是中国还没有正式投产的红箭11单兵反坦克导弹,这种导弹是便携式的单兵武器,基本上一个人便可以艹作,这些特种兵中,就有人一直负责红箭11的试射工作,对这款还未曾量产的导弹十分熟悉。

红箭11导弹俯冲向下,白烟划出一道弧线,这也暴露了那几个特种兵所在的位置,不过不要紧,对方根本不具备可以打击这么远距离的武器,而且怯于狙击手的威胁,那些士兵连头都不敢冒出来,谁还有心思去管对面山坡的树林里藏身的政斧军队。

轮式步战车很快便意识到大难临头,想要掉头逃走却已经晚了,导弹的速度很快,直接划过一个弧线,准确的命中步战车的右侧中间位置,瞬间将整辆车拦腰炸断!

其他车辆一见如此,纷纷开始后退,生怕下一个被导弹毁灭的就是自己,不过谢天也不是败家子,这些普通的军用吉普车,还根本不值得动用导弹,如果他们敢靠近,艾瑞克自己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将对方解决。

这边的爆炸声,让一些身处在战壕里的士兵禁不住好奇心的诱惑而抬起头来想要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而那些退散开来的狙击手也并没有闲着,早就用狙击步枪瞄着整条战壕的情况,这一轮下来,被击毙的士兵就有八人,那些士兵的身体还在战壕里,脑袋却炸开了花,脑浆喷洒在周围,有些士兵本能的想要躲开这恶心而又恐怖的事物,却偏偏又在这个时候暴露了自己,一时间枪声谢天听到此起彼伏,总有对方的士兵应声倒地。

“全部躲在战壕里!不要动,更不要冒头!”战壕里也不知道是谁吼了一句:“现在出去就是找死,除非大家一同跳出去然后往城里撤,不然的话,只会被他们一个接着一个的收拾!”

“你这个死基佬,你就会说屁话,大家就算一同跳出去,也是会有一部分人送命的!要不然你先跳,吸引对方的子弹,给兄弟们多增加一点求生的机会?”

“艹!”之前那声音怒骂道:“你当老子是傻的?大不了就耗到天黑再回去!”

“让难民给咱们做人墙啊!”一个士兵脱口道:“那些难民现在都在上面趴着,跟他妈缩头乌龟似的,咱们让他们全部站在战壕北面,这样的话,对方的狙击手就没有机会了!”

“好主意!”一个胖子立刻大吼道:“妈的,外面的难民都给老子听清楚,对面都是政斧的队伍,他们不杀难民,你们全部站起来排成一行,他们是绝对不会对你们开枪的!但是你们如果不照做,那老子的枪可就不客气了!”说罢,那人不敢抬头,只是将手中的枪单手举到了头顶,对准了战壕外面。

“啊!”

那胖子的手刚抬起来,手腕便被子弹整个打断掉!整只手只剩下一截骨头,滔滔流血!甚至连枪声都未曾听到,手便已经应声落地!

狙击手在这么远的距离外,这些士兵是很难听清楚枪声的,就算听到枪声,子弹也已经先一步到过了,因为子弹的出膛速度将近一千米每秒,而声音的传播速度不过才三百多米每秒。

这下,那些士兵一个个都不敢再有任何动作,甚至大部分人恨不得整个趴在战壕湿漉漉的泥土之上,这种看不见的敌人,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太可怕了一些

此时此刻,刘明军的曰子并不好过,他是一个极为胆小的人,自从上次临时军委的轰炸机轰炸了越南人之后,刘明军便再也不去军部办公了,而是在军部大楼后的一间人民防空地下室内躲藏并继续指挥他的军队,人民防空地下室是每个城市必备的防空设施,而在这种地方,普通的空投炸弹甚至导弹都不可能对地下室内的人造成任何伤害。

“刘司令,士兵说城外的军队动用了反坦克导弹,将咱们的步战车毁掉了。”刘明军的心腹,他在军队时的副官跑进放空地下室内,有些紧张的开口说道:“您说,又是狙击手,又是反坦克导弹,临时军委是不是派大军过来了?”

“不可能。”刘明军摆了摆手,一脸愠怒的说道:“他们到现在连个面都没敢露,我看至多就是一支特种部队,你让他们要不惜一切代价把这帮人给我肃清!妈的,几个狙击手、一颗反坦克导弹就让你们慌成这样!”

“现在士兵们一个个都有些发虚。”副官道:“临时军委的传单虽然字不多,但是那格杀勿论四个字还是让人看了后背发凉,你也知道,士兵们做的都是违反国家法律的事情,现在政斧介入了,他们本能的感觉自己就是等待制裁的罪犯。”

“放屁!”刘明军怒骂道:“你这个副司令是怎么当的?宣传、煽动,你不懂吗?既然临时军委要严惩我们,那你就要让士兵们知道,我们此时此刻已经没有退路了,必须顽抗到底!”

“可是咱们根本挡不住中央啊!”副官担忧的说道:“现在还只是遭遇了小范围的打击,万一政斧全力攻击我们,到那时我们是无论如何也抵挡不住的,万一真的到了那种境地,我们该怎么办?”

“不会的。”刘明军坚定的说道:“只要我们守住这二十万幸存者,中央是不会对我们怎么样的,毕竟这对他们来说,没有任何好处,如果他们真的不顾一切,那我们好歹还有二十万人陪葬!”

“我看不如这样。”副官开口道:“中央既然都能启用轰炸机群和运输机、战斗机,可以看出来他们现在根本不缺物资,更不会是为了地盘,唯一的可能,就是为了那些幸存者,咱们倒不如和中央做个交易,把咱们那二十万难民给他们一半,让他们停止向崇左进攻,再或者,咱们就干脆接受政斧收编,政斧现在力量有限,根本不可能把咱们和这么多难民全部带走,到头来,还是要让咱们继续驻守在这里,最多就是派个新的指挥官过来,只要咱们到时候稍稍收敛一些,和中央貌合神离,他们也不会再对咱们发动进攻。”

刘明军摇了摇头,道:“我看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中央的传单虽然就三句话,但是信息量却很丰富,他们要求咱们停止压迫幸存者,停止做抵抗政斧的准备,这就代表他们已经知道了咱们在这里的所作所为,而且,他们已经知道了咱们在修筑战壕并且准备抵抗中央,这种时候我就算俯首称臣,我想他们也不会相信,更不会停手,如果中央真的对我们发动大型进攻,我们就杀掉一部分幸存者,给他们一个警告!大不了老子跟他们拼个鱼死网破!”

“这”副官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刘明军看了他一眼,问道:“你觉得,就你的所作所为,中央收复了崇左之后还能让你活命吗?这里有二十万人恨不得扒了我们的皮、喝了我们的血、吃了我们的肉,你觉得中央会念及旧情而让二十万幸存者对中央失望,还是杀了你我而后快,也让二十万人感激中央的恩情?”

副官的脸色一白,半晌无话,片刻后点了点头,道:“我懂了刘司令。”

刘明军叹了口气,说道:“这个危机,如果不能平安度过,我们就只能寻求与越南人合作了。”

“越南人???”副官顿时呆住了,不知道为什么刘明军总是语出惊人,他们刚刚跟越南人打的你死我活的,现在刘明军居然说要和越南人合作?

刘明军看了他一眼,道:“越南人进攻我们为的不过就是我们的物资和我们种植的粮食,而现在越南人损失惨重,估计也不会比我们强到哪去,甚至很可能因为物资的匮乏,整体实力还不如我们,末世最重要的不是你有多少物资,而是你控制多少人口,不然的话,你就算有再多物资,一两年之后,那些物资也会变成一堆长了毛的废物,如果你想长久的存活下去,就必须要有充足的人口为你耕种、生产,我们有人,有武器,有地盘,这些越南人也有,但如果崇失守了,我们在国内就没有立足之地,但是我们却有足够支撑到两年之后的物资,越南人却没有,所以我相信,他们提供地盘,我们提供物资,然后双方共同发展农耕、生产,越南人是不会拒绝的。”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