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操控丧尸>第一百七十九章 狙杀(上)

第一百七十九章 狙杀(上)

本书:操控丧尸  |  字数:4122  |  更新时间:

赵子叶很难想象,为什么舒坦的曰子还没过两天,谢天便要给自己找麻烦,前往远在西南的崇左,要知道那里有好几万算得上是叛军的部队,谢天到了那里,就算是再强大,也很难保证百分百的安全,现在自己又刚刚查出怀了孕,赵子叶十分希望谢天能够一直陪在自己身边。

“谢天,你干嘛还要亲自去崇左”谢天抽空回到酒店去向赵子叶说明情况,免得自己一声不吭的走让她着急,但赵子叶显得很不理解。

谢天将她抱在怀里,心中太过激动所以说话都有些轻颤,道:“我要去崇左,把我爸妈接回来。”

“什么?!”赵子叶顿时惊呆了,脱口问道:“你怎么知道叔叔阿姨在崇左?那里距离上海那么远。”

“塞超已经见到我爸妈了。”谢天轻声说道:“那里的情况很不明朗,爸妈的情况也很不好,这一趟我必须要去,如果不把他们从那里接回来,我死都不会瞑目,所以这一趟我必须得去。”

赵子叶又喜又担心,紧紧抱住谢天,道:“那你带我一起去吧,我能帮上你的忙。”

“不行。”谢天捧起她的脸,在她的唇上轻轻一吻,道:“你老老实实在这里等着我,我很快就会回来。”

“可是”赵子叶开口道:“那里那么远,军委又没法派太多士兵过去”

“不用担心。”谢天微微一笑,道:“你跟了我这么长时间,还不了解我吗?我不会平白无故去冒险的。”

赵子叶只好点了点头,她知道父母对谢天来说有多么重要,当初谢天远在阳城的时候,便一心想要回到燕京寻找自己的父母,现在终于找到了,他根本按耐不住。

谢天告别了赵子叶,并没有通知其他人便悄悄前往机场,在这里做好起飞前最后的准备,而另一边,却在艹控着赛亚人,接着窗外的月光研究赵蕾给自己的那张崇左地图。

与此同时,谢天也在心里梳理着大概的流程,首先,当人员在南宁降落之后,便要用最快的速度,借助履带式步战车接近崇左,并且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停放战车,然后让狙击手步行到城北,寻找最合适的狙击地点,紧急着自己要做的必然是想办法将父母从崇左带走,只要他们平安出了崇左,自己也就能放手去干了,到时候一定要派战斗机把整个军部夷为平地。

凌晨两点四十,谢天与其他人一起登上了伊尔-76,这一次是要跳伞的,不过飞机到时候会尽量压低高度在一千米左右,而且军方来了一个跳伞教练,这么多人跳伞,安全姓是个大问题,飞机快要抵达南宁机场的时候,那教练站起身来,抓住一根横在机舱到舱门的绳索,开口说道:“为了防止你们出意外,伞包全部采取主动式,大家站起来,排好队,将伞包的绳索拴在飞机的跳伞绳索上,一旦到了跳伞地点,飞机会减慢速度,到时候你们一个接着一个往下跳,不用去管伞包,你们跳下去的时候,会自动拉开伞包。”

众人纷纷点头,这些人虽然大多数都没有跳过伞,但心理素质都是极好的,经历过数次丧尸大战,跳伞对他们来说已经没有什么刺激和紧张的了。

满载各种设备与步战车的c-17已经开始降落,这个时候,舱门内的提示灯忽然亮了起来,跳伞教官立刻将舱门打开,大声吼道:“红灯一亮,你们就开始跳,一个接着一个,不要着急,也不要紧张!我不管你们的身份有多显赫,如果到时候赖在门前不敢跳,我就朝你们的屁股上来上一脚,把你们踹下去,免得你们耽误了跳伞时机,到时候害的自己和其他人偏离预定位置,听见了没有?!”

众人都大声道:“听见了!”

这个时候的风和飞机外的噪音都非常大,每个人都盯着舱门上不断闪烁的黄灯,等待红灯亮起。

“叮”连续刺耳的警报声发出来,灯很快变成了红色,随即,排在第一个的人便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紧接着,便是第二个、第三个,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往下跳,很快,便跳下去三十来个,这个时候谢天明显感觉到飞机开始转弯,这是为了不偏离南宁机场太远。

谢天第四十六个跳出舱门,这个时候已经可以在月光下看到一顶又一顶的白色降落伞在空中飘飘荡荡,今天外面的风并不大,只是刚才在飞机上感觉到舱门打开时的风力有些骇人,谢天将降落伞艹控的还算不错,自己在距离机场跑道三公里左右的位置上着陆。

着陆之后的谢天便急忙割断绳索,大步向着机场跑道跑去,c-17打开了机首底灯,可以看见它稳稳的停在跑道的尽头处。

越来越多的人也开始从跑道的四面八方向着c-17跑去,他们所有的物资设备和车辆全都在c-17内。

谢天一边组织人员将步战车从c-17腹部开出来,一边清点着人数,自己带了谢晓飞、阿洛等四个男姓觉醒者,张龙那边有三十一个觉醒者,还有艾瑞克那边的十一个狙击手,更有军方派来的特种兵十多人,清点之后,一个人也没少。

五辆步战车被开了出来,所有的人员装备都在车内,除此之外,还有一辆补给的全路面军用卡车,卡车内携带着食物与燃油,还有大型武器。

所有的装备与物资都被开出来之后,谢天开口问c-17的飞行员,道:“这里能够起飞吗?”

那飞行员开口道:“我一会量一下吧,空载的c-17,而且燃油量也不大,应该可以在两千米以内的距离起飞,不知道这里完好无损的跑道有多长的距离。”

谢天点了点头,道:“如果你们能起飞,回去运载两架武直-11过来。”

c-17的空间极大,运输武直-11那种直升机并不是什么问题,而直升机对自己来说,却是一个十分好的保障,实在不行,自己可以依靠战斗机配合,然后凭借直升机强行将父母带出崇左。

那飞行员点了点头,说道:“您放心吧,我们如果无法在这里起飞,就先把飞机开到停机坪,然后呼叫樟树军机场,让他们再派一架c-17过来。”

“好。”谢天随即,对身边的人说道:“大家进步战车吧,咱们只运了五辆步战车,可能有点拥挤,先凑合一下,咱们必须尽快赶路。一定要在天亮之前接近崇左!”

履带式步战车的速度虽然并不算快,但是在前往崇左的道路上,也算是十分得心应手了,它的履带比车轮更适合这里的道路情况,按照上次袁虎带自己走过的道路,谢天的车队用了将近两个半小时,便抵达了距离崇左还有不到二十公里的地方。

这个时候天色已经开始蒙蒙亮,再往前,步战车就不能再用了,不然的话,步战车的噪音很容易被前线防守的士兵发现,而崇左周围多山地与丛林,谢天便带着众人先行来到崇左北侧,并且在这里找到了一个不起眼的小山丘,所有人都在山丘后暂时藏身。

天亮之后,崇左内的士兵开始带着大量难民出来继续修筑战壕,这里距离战壕只有不到两公里,通过高倍望远镜,可以清晰的看清楚整个崇左北侧的驻防力量,战壕经过昨天一下午的挖掘,已经深得到人的肩膀,所以在战壕里挖掘的人都只能看到一个头,有些个矮的甚至只能看清头顶,而士兵们最阴损的是,挖出来的土全部被倒在了战壕的南侧,堆成了一个土丘,整个北侧,只有两条向南的战壕可以通往崇左市内,其他的地方全部有土丘阻挡,虽然土丘并不算高,但是这样一来,只要他们守住那两条战壕,其他人想通过的话,便只能是翻越土丘,但是在翻越土丘的同时,身形自然也就暴露在高出了,看来他们这么做也是为了防止幸存者逃跑。

到了早晨八点,谢天手中的卫星电话便接到了上海的来电,称传单已经连夜印刷了十五万张,正在装机准备向崇左投放,询问谢天起飞时间。

谢天当即说道:“立刻起飞,一旦到了崇左上空便开始投放。”

对方立刻得令,又一架运输机从浦东机场起飞,直接飞往崇左,谢天想着,自己的传单,定然会让崇左的官兵慌了神,也会让幸存者更加兴奋,如此一来,城内就会多少有些混乱,越是混乱,对自己来说也就越方便。

谢晓飞等谢天挂了电话,便问道:“谢大哥,咱们什么时候攻进去?”

“我什么时候说要攻进去了?”谢天淡淡道:“我们先等他们乱了阵脚,然后想办法渗透进去几个人,要先把我的爸妈救出来,然后再说其他。”

艾瑞克听到身边一个人翻译了谢天的话之后,对谢天说道:“我倒是觉得现在正是我们这些狙击手四散开的好时机,等传单洒下来之后,他们必然会有一场本能的混乱,到时候,我们就开始从四面八方狙杀这些穿军装的官兵,我的兵都是经过我系统训练的,他们对狙杀有很好的天赋,他们根本抓不到我们,而且我们十一个人,会形成一个火力网,互相替对方做好防守,确保安全,再说我们狙击距离在八百米开外,这么远的距离他们根本听不到枪声了,很难捉摸到我们的位置,这样一来,我们一轮射击至少可以干掉七八个,每一次开枪都会有人倒下,在他们看来,就是身边的人一个接着一个莫名其妙的中枪,这会让他们更加惊恐。”

“好。”谢天点了点头,道:“艾瑞克这个你来安排,到时候给我狠狠的打,只要是穿一身军绿的,能杀多少,就杀多少!”

“ok!”艾瑞克冲谢天比划了一个手势,随即,便对自己身边的人简单说了几句安排,这些人跟随艾瑞克一段时间,英语已经有了一定的进步,而且艾瑞克说的大部分都是作战部署,他们很容易就能够通过艾瑞克的手势看明白。

飞机抵达的时候,艾瑞克的人早已经分散开来了,他们在整个正北面、东北面和西北面形成了一个半圆形的包围圈,这些人全部隐藏在暗处,各自为战,但一个接着一个,彼此间的距离不超过狙击步枪的射程,也就可以互相照顾,确保安全。

当看见一架伊尔-76飞过来的时候,难民们一个个吓的趴在地上,只有那些士兵熟视无睹一般,他们都是军人,知道伊尔-76是运输机而不是轰炸机,所以即便明知道这是政斧的飞机,也根本不当回事。

飞机一进入战壕处的上空便开始从空中撒下传单,一时间整个崇左上空飘扬着的都是白色纸片,谢天通过望远镜可以清晰的看到战壕附近每一个人的表情,当士兵看到传单上的内容是,一个个的表情都有些惊骇,而那些幸存者,却是兴奋的无以言表。

对那些幸存者来说,这传单的信号,就相当于是告诉他们解放在即,而对那些读才者、施暴者,这却是丧钟的预示。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更加让他们崩溃的事情发生了!那些手持传单惊愕不已的士兵开始一个接着一个,纷纷倒下,大概每一秒钟,就会有三个人倒地,这速度和精准度,让人惊叹!

起初,幸存者吓的四处逃散,但当他们发现倒下的人全是士兵的时候,便一个个乖乖的趴在地上,而其他士兵则开始纷纷跳进战壕,但是有一部分人距离战壕并不是一步可到的,所以单方面的杀戮依旧还在继续。

两三分钟的功夫,倒下的士兵大概就已经有了二百人左右,现在整个北侧的士兵全部躲入了战壕内部,一动也不敢动,而狙击手则开始如探照灯一般,轮回巡查战壕,一旦有人露出哪怕一个头顶,也会立刻被爆头!一时间,数千士兵竟然无人敢动!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