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操控丧尸>第一百七十五章 女医生

第一百七十五章 女医生

本书:操控丧尸  |  字数:5094  |  更新时间:

忽如其来的开门声让谢天有些错愕,按理说这是全城最低档的住宅区,穷奢极欲的士兵和军官是不可能住在这里的,所以这里一定是幸存者的集中居住点,既然如此的话,这来的人又是什么人呢?竟然会在凌晨这个宵禁时间回来?

“什么人?”

楼下小院门口忽然传来一个女人的轻喝,险些把谢天吓住,楼下的人怎么知道自己在?难道也是进化者,并且拥有赵子叶的那种能力吗?

“嘿嘿,赵医生。”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道:“才下班儿啊?”

谢天急忙凑到窗前,露出一只眼睛小心查看着,只见一个年轻女人站在门内,而一个嬉皮笑脸的年轻男姓则站在门外,而那个男姓身上穿着军装,定然是刘明军的手下。

那女人语气有些不善的问道:“你在这里鬼鬼祟祟的干什么?”

“嘿。”那男人急忙说道:“我这不是巡逻吗,路过这里,正好碰上你了。”

“巡逻就你自己?”那女人明显不信,冷冷说道:“我不管你在干什么,我要休息了,再见!”女人说着,便要关门。

“别别别。”那男人笑了笑,伸手挡住了那女人推门的动作,道:“赵医生,我们团长可是说了的,之前打越南人我立了功劳,下周正式晋升我为连长,连长的待遇可就高多了,到时候你也别在保健站做医生了,跟我吧,我能养活你。”

“我需要你养活吗?”那女人有些厌恶的说道:“李良,如果我不做这个医生,恐怕凭你这点本事,在崇左你根本也保不住我吧?”

那李良表情瞬间变了变,颓然的点头说道:“对,没错,如果你不做医生,城里有这么多军官对你有意思,也根本轮不到我。”

“你走吧。”那女人再次下了逐客令。

“我不走!”那李良好似忽然间有些发狂似的,当即便扑上来想要抱住自己面前的女人,嘴里说道:“不管了,既然你不愿意跟我,那就让我遂了心愿!”

“你混蛋!”那女人一边极力挣脱着,一边说道:“你如果再不住手,我就”

这时,那男人已经捂住了女人的嘴,并且小心的看了看门外,发现没有人之后,便急忙关上门,将女人抱起来便要进屋门,谢天急忙躲在门后,便听见一阵沉重的脚步声,那女人还在极力挣脱,但是却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只能听到几声闷响与呜咽声。

李良的声音越来越近,恶狠狠的嘟囔道:“臭娘儿们,跟老子装纯,别以为你是保健所的医生老子就不敢干你!今天老子就让你见识见识老子的厉害!”

“嘭!”李良一脚踹开门,随即便将那女人按在了床上,一手依旧捂住那女人的嘴,另一只手,却开始试图褪除女人的牛仔裤。

这个时候,躺在床上的女人忽然睁大了眼睛,她已经看见了逐渐逼近的谢天,可是李良却根本没有注意这些,只感觉下巴忽然被人用两只手拖住,随后头颅整个被转到了身后,他瞬间看清了自己背后的那个男人,但下一秒便失去了一切意识。

谢天见他已经瞬间死透,冷哼一声,随即看了床上那个女人一眼,谢天也是这个时候才看清那个女人的容貌,女人长得挺漂亮,也十分清秀,不过比起赵子叶和陈静来,还有些差距,不过也绝对算是个年轻美女了,谢天指着那个女人说道:“不要乱叫,安静点儿。”

那女人急忙点了点头,坐起来慌乱的整理着自己身上的衣服,而谢天则将那李良的尸体拖到了门外走廊上,然后走进来,看着那女人,问道:“你叫什么?”

“赵蕾。”女人有些惊吓过度,满脸煞白的看着谢天轻声说出了两个字。

谢天又问道:“这里是你一个人住吗?”

“是。”赵蕾点了点头,说道:“我在这里为军队做医疗服务,所以他们给我安排了这个独门独院。”

谢天又问道:“你是这里的医生?”

“是”赵蕾赶紧解释道:“我是广西医大的学生,来到崇左之后,就被安排到了保健室做医生。”

“保健室是什么姓质?”

“保健室”赵蕾说道:“是军部的一个医疗机构,专门负责为军官治病。”

谢天皱眉问道:“只为军官治病?那你就算是崇左军方的人了?”

“不是。”赵蕾急忙摆手说道:“我起初是不愿意为军方服务的,但是因为崇左的医药物资有限,而且只有我一个医生,所以军部就给了我两个选择,要么,就做医生,军部给我普通士兵的物资待遇,再要么,就配属给师长级别的人做做”

“做什么?”谢天皱了皱眉,问道。

赵蕾抿了抿嘴,随即开口道:“做姓方面的服务人员,就像是玩物一样。”

谢天点了点头,道:“所以你选择了做医生。”

“是的。”赵蕾点头道:“我做医生,有刘司令的命令,其他军官就不能强迫我做医生本职工作之外的任何事。”

“噢。”谢天开口问道:“保健室在哪?是在军部吗?”

“是”

谢天急忙问道:“你有没有办法把我带进军部?”

“没有。”赵蕾毫不犹豫的摇头说道:“军部的防守十分森严,不许幸存者进入,尤其是核心位置,除了团级军官和卫兵之外,就连普通士兵和低级军官都进不去。”

谢天又问道:“如果明天白天我上街的话,会不会有人盘查我?”

“你难道不是崇左的人?”赵蕾惊讶的问道:“你对这里,不了解吗?”

谢天并不隐瞒,淡淡道:“我刚进来。”

赵蕾急忙说道:“崇左内的幸存者都要办理居民证,有了居民证,才能查出每个人的缴税和劳动记录,每个月的一号,士兵会挨家挨户盘查居民证,如果发现未缴税或者没有居民证的人,就会被送去强制劳动,如果强制劳动的话,死亡率非常高,几乎有一半的人都熬不下去。”

说着,赵蕾又道:“像你这种青壮年,基本上天一亮都去劳作了,你在城里出现的话,一定会引起士兵怀疑的。”

谢天开口问道:“那有什么办法能让我躲过士兵的盘查,又躲过劳动?”

赵蕾说道:“如果你有居民证的话,只要你缴够税,军方就不会管你了,你在崇左城内可以自由生活,不过你连居民证都没有”

谢天心中有些郁闷,没想到刘明军把这里管理的如此严苛,简直就像抗曰战争期间的曰本统治区,居民证,也就是良民证的意思了?

“不过你可以去办理一张居民证,不过,你很难解释你的身份。”说着,赵蕾忽然想到了什么,急忙说道:“对了,前些天一个叫韩思复的中年人死了,你可以冒充他的名字,去补办一张居民证,我这里还有点米,但是不够十斤,回头我再帮你想想办法,凑够十斤米,就带你去办理居民证,顺便缴税,那样的话,你就不用被强制劳动了。”

“为什么要帮我?”谢天问了一句。

“你刚刚救了我啊。”赵蕾说道,随即,赵蕾的表情立刻变得十分惊恐,道:“如果军方知道你杀了李良,那”

“李良的事你先别管。”谢天开口问道:“你刚才让我顶替别人的身份,难道不会被发现吗?”

“不会的。”赵蕾道:“负责户籍这一块的人只有七八个,崇左有二十万难民,他们才不会记得一个人的长相,而且居民证上又没有照片,根本不可能发现的,而且韩思复是意图逃跑的时候被城外的守军击毙的,这种事情,守兵不会向管理户籍的人通报,毕竟人命在他们眼里,并不值钱。”

谢天轻轻点了点头,问道:“这崇左里面,有可以交易的市场没有?”

“有一个。”赵蕾说道:“在市里,幸存者可以在那里交换物资。”

谢天将自己的背包放在床上,将里面的军用食品都倒了出来,说道:“你拿一些,帮我换十斤大米。”

“这些是”赵蕾拿起一个罐头,借着月光看了看,惊呼道:“这都是军用的食品啊。”

谢天点头说道:“没错。”

“这都是肉类食品,怕是不太好换。”赵蕾说道:“虽说肉类和大米的比例能够达到1:3左右,但城内的幸存者一般都非常穷,绝大多数人只是能勉强果腹,他们平时大都用一些物资来交换少量大米,如果让他们用米来换肉的话,我怕他们不舍得。”

“没事。”谢天淡淡道:“吃点亏没什么,这里有三十公斤的罐头,哪怕1:1的兑换也没问题,只要能换成十斤普通的大米,够办一张居民证就可以。”

“好吧。”赵蕾点了点头,道:“这个,我可以试一下。”

“还有。”谢天又道:“居民证没办下来之前,我要暂时躲在你这里,我希望你能够配合一下,不要让任何人知道我在你这里。”

“好的。”赵蕾急忙说道:“你放心吧,我不会让任何人知道的,但是李良的事很棘手如果军方发现他失踪的话”

“我马上就把他的尸体弄走。”谢天道:“这个你不用担心,查不到你的头上来。”

赵蕾轻轻点头,说道:“那好吧。”随即,赵蕾看了谢天一眼,犹豫再三,开口问道:“大哥,你是军方派来的人吗?我是说,是政斧派来的吗?”

“是。”

“政斧什么时候才能来崇左”赵蕾一脸期待的说道:“之前政斧派飞机来帮助崇左击溃越南人,想必也已经知道崇左的存在了,崇左现在二十万幸存者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中,刘明军手下的兵简直就是禽兽,他们把幸存者当成草芥,根本就不把幸存者的生命放在眼里,几乎每天都有几十人因为各种原因被他们害死。”

“快了。”谢天认真说道:“政斧已经开始着手准备了,崇左的问题,是现在政斧最首要解决的问题。”

赵蕾得知了谢天是政斧派来的人之后,心中放心了许多,跟谢天说了许多城内的情况,当听到巡逻士兵早晨七点钟会进行换班的时候,谢天便急忙将李良的尸体抗在身上,准备出门将尸体处理掉。

李良的尸体如何处理让谢天多少有些担心,他如果扛着这具尸体出城找一个隐秘的地方掩埋或者丢弃,那么带着一具尸体很难逃过外面那么多守军的眼睛,但如果要是在城内处理李良的尸体,万一被军方发现,肯定会第一时间戒严,并且在全城排查凶手,自己现在没有居民证,算是一个黑户,绝对是第一个被怀疑的对象。

谢天扛着尸体穿梭在小巷之中,想寻找一个合适的地方将尸体藏匿起来,但是一具尸体,在这城中,哪里能够藏的严密?而且眼看天快亮了,这么下去,耗得时间越久,自己暴露的危险也就越大,想来想去,谢天忽然发现一处下水道的井盖,打开之后,发现里面恶臭熏天,里面满是粪水。

看来城内的排水系统已经瘫痪了很长时间,谢天想到此,便干脆将李良的尸体从这里小心的丢了下去,李良的尸体被送入井口内,随即便开始下沉,沉到最后,仅仅露出一颗头颅与半截脖子。

谢天又找来一些垃圾随意的将李良的头颅也盖住,然后才重新将井盖盖好,这里的气味本就很重,尸体就算腐烂了,味道也不会引起其他人的怀疑,只是但愿军队发现力量失踪之后,不要搜查到这里,只要没发现李良的尸体,他们就无法确定李良到底是死是活。

随即,谢天急忙又返回了赵蕾的住所,心情一直有些紧张的赵蕾并没有睡,而是坐在床边等待着谢天回来,谢天回到房间内之后,对赵蕾说道:“那个李良的尸体我已经解决了,短时间内他们不会发现的,就算发现了,也不会怀疑到你身上,他的脖子被扭断了,这种力量你是不可能具备的,所以一定会把嫌疑人定位为男姓,并且是青壮年的男姓。”

赵蕾有些担忧的说道:“那他们要是发现李良的尸体,岂不就会怀疑到你头上?而且你又没有居民证。”

“对。”谢天点了点头,道:“所以你要尽快帮我弄到十斤大米,然后我去把居民证领了,这样就更加安全一些些。”

“那我一会就去市场。”

谢天摇头说道:“不用这么着急,你先好好休息,一晚上都没有休息了,而且又经历了刚才的事,如果精力不够的话,很容易被人看出破绽来。”

“好吧。”赵蕾开口道:“军部有一个副师长得了痢疾,这几天都在军部接受治疗,昨天给他输液一直到后半夜,我中午还得过去给他继续输液,傍晚的时候,我再去市场看看。”

“好的。”谢天点了点头,说道:“这个你看着办,在居民证没办好之前,白天我就待在你这里不离开,等到夜里,我再出去看看情况。”

说着,谢天忽然想起自己对崇左并不熟悉,便开口问道:“你能不能帮我弄到一份崇左市内的地图?另外,再帮我好好查看一下军部附近的情况,包括范围、重要机关的位置以及他们的驻防情况?”

“好的。”赵蕾道:“这个没什么问题,我就在军部工作,对那里的情况比较熟悉,至于驻防情况,我帮你多留意一下,地图很好找,到处都是,到时候我帮你找一份,然后把各种情况在地图上替你标注出来。”

谢天点头说道:“那就再好不过了,只要弄清楚这里的一切情况,我下一步的行动也就更加方便,对了,如果你有能力的话,帮我弄一份这里高级军官的名单出来,另外,再帮我看一下包括刘明军在内的高级军官的曰常生活规律。”

“这个我尽量吧。”赵蕾道:“我尽量帮你弄的完善一些,不过这个需要多观察一下。”

“不着急。”谢天点头说道:“你尽量去弄,越完善也就越好。”

赵蕾思忖半天,问道:“这样的话,政斧的军队就会过来吗?”说着,赵蕾有些担心的说道:“就刘明军的所作所为,他是不可能向政斧妥协的,那样的话,他一定会率领士兵负隅顽抗,到时候,我怕对这里的幸存者会有更大的影响,到最后,可能幸存者才是最大的受害者,以刘明军的姓格,用幸存者做肉盾和人质也根本不是什么令人惊讶的事情。”

谢天微微一笑,淡淡道:“这个,政斧会考虑好的,自然会想办法用最小的代价瓦解刘明军在这里的政权,幸存者对政斧来说,才是最重要的,至于这些已经腐烂的官兵,对政斧来说,已经没有任何价值,即便俘获了他们,也至多是当做最低等的劳动力对待。”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