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操控丧尸>第一百七十四章 渗入(下)

第一百七十四章 渗入(下)

本书:操控丧尸  |  字数:3191  |  更新时间:

前往崇左的道路有些曲折不堪,谢天本以为不过一百多公里的路程,实际需要行驶的路程达到了两百公里,最要命的是这山区的道路并不好走,时速只能保持在平均四十公里左右每小时的速度上,让人不免有些心急。

“按照这个速度下去,估计到地方要天亮了吧。”谢天开口问了一句。

袁虎摇头说道:“不用,凌晨五点之前肯定能到,主路之前被毁了,一直没有修复,所以咱们现在得绕路了,不然的话能节省一个多小时。”

谢天放下心来,夜晚进崇左,从比白天要来的方便的多,而且崇左是一个小城,里面聚集二十万幸存者和士兵,想必与正常时相比也不会差,只要自己能够混进去,基本上便可以很轻松的躲过士兵的眼线。

袁虎一边开车,一边向谢天解释道:“崇左的军部设在政斧办公楼内,不过刘明军和几个高级军官都住在城南的一个别墅小区内,那里都是三层的小别墅,环境在崇左算是最高档的了。”

“防御力量如何?”谢天开口问道。

“怎么?”袁虎错愕的看了谢天一眼,诧异问道:“你难道是想刺杀刘明军吗?那里防守十分森严!无论什么时候,小区周围都有至少一千多名士兵守卫,刘明军平曰里从别墅到政斧大楼,都是乘坐装甲运兵车,想刺杀他的话,根本无从下手。”

谢天轻轻点头,却没有说什么,自己这一次的主要目的,其实就是了解一下刘明军在这里的执政方式,另外观察一下崇左内的情况,如果有必要干掉刘明军的话,他自然是不会手软的,而在袁虎看来根本无法完成的事情,对谢天来说,并不是什么问题,赛亚人的身体素质极强,除非在刘明军的身边有高级的觉醒者贴身护卫,不然的话,总会给自己留下暗杀的机会。

崇左对临时军委来说,是一个十分棘手的问题,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政斧不具备能力将大批士兵运抵这里进行强力镇压,毕竟崇左据说有数万士兵,经过越南人的围攻,士兵数量也至少在万人以上,就目前这种交通条件,想从上海调集万人以上的军队和物资抵达崇左,实在是困难至极。

而且最重要的是,崇左内的人并不是政斧的敌人,幸存者是中国的公民,而军队也是国家的军队,就算军队自立门户,政斧也是以劝降、分化为主,不可能下杀手进行打击,至于那些幸存者,则更不可能伤害了,那都是国家的公民,就算他们一心要在崇左搞搞读力,临时军委也不可能对他们进行打击报复。

如此一来,谢天的优势便都不复存在了,他最大的优势就是空军,但又不可能调集空军来轰炸崇左,唯一能做的,就是先渗入进去,再想办法由内部对刘明军的势力进行分化和消灭,这样一来,才能保证这些幸存者的安全。

凌晨三点,距离崇左只剩下五十多公里的路程了,谢天也在这个时候收到了飞行员的信息,刚将谢天送到南宁的飞机紧急调运了五吨食品物资二次起飞,二次抵达南宁上空,在谢天跳伞的位置,低空将物资投放了下来。

一旁的袁虎喜不自胜的说道:“哎呀,这种感觉,就好像一个穷光蛋忽然中了几百万的彩票,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花才好似的”

谢天微微一笑,说道:“你回去之后,让你的人员不要再擅自离开聚集地了,在南宁安心等着,政斧会想办法解决好崇左的事情,然后给你们一个妥善的安排。”

“好的。”袁虎点了点头,道:“我会照顾好每一个人。”

在距离崇左还有三十公里的时候,袁虎便将所有的车灯都强行关闭,然后对谢天说道:“前面五公里一拐弯就直对着崇左了,崇左城外十公里以内的距离基本都会有守兵,车只能到那里,再往前就很容易被发现了。”

谢天点了点头,道:“到时候我自己下车就行,你掉头回去吧。”

“你不知道路。”袁虎开口道:“我送你到城边,为了逃亡,我把这里的情况都摸的滚瓜烂熟了,尤其是守军的哨岗位置。”

谢天笑道:“你既然摸清楚了这里的所有情况,那你当初就应该自己逃亡才是,这样成功率也高一些,也不会因为人多被发现,而死了那么多人。”

“没办法。”袁虎摇头说道:“我本来只想带上自己身边最亲近的几个人,但是你也知道,有个学者说过,说你只要认识七个人,你就认识了全世界,我放不下那些人,那些人也有他们放不下的人,就这样,最后只能是趁着夜晚强行冲关了。”

谢天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过了十多分钟,袁虎将汽车开出了道路,直接在草地中穿行,又缓慢行驶了二十多分钟,袁虎将车停了下来。

谢天推开车门,将背包背好,重新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武器装备,一切没问题之后,袁虎带着他在草丛中小心的向南移动,赛亚人的听觉极好,而且由于是丧尸的缘故,对人类有着极好的感应能力,袁虎带自己走的路线,总是能避开数百米外的守军,很快,两人便接近到了崇左的城北。

“因为没有电,晚上不好对城里的情况进行管制,所以这里实行严格的宵禁政策,基本上天一黑就不允许幸存者进行任何外出行动了,而且还有巡逻队在城里来回巡逻,如果被抓住的话,要挨鞭刑,而且囚禁三天不给任何食物,所以幸存者一到天黑就没人出来了,你进去之后,一定要躲避巡逻队,不要被巡逻队抓到,然后你要想办法找一栋民居躲藏,这里还有一小部分民居空置,你找一间暂时躲避一下。”

谢天点了点头,感谢道:“谢谢你了袁虎,你自己回去的时候小心点,别被守军抓到,回南宁照顾好你的那帮人。”

“放心吧。”袁虎点了点头,再次与谢天握了握手,感激道:“谢兄弟,我替那些个兄弟姐妹叔叔阿姨感谢你为我们所做的一切,我这张脸在崇左实在是有些太扎眼,就不陪你进去了,你自己多保重。”

“好。”

袁虎转身原路返回,谢天将身上的包紧了紧,左右看了看,发觉城北只有一条进城的主路,主路上有士兵构筑的简单工事,两端的低层建筑楼顶也可以隐约看到有人在来回走动,谢天猫在城外观察到了一个对于防守士兵来说,是绝对盲点的位置,随即便压低身形,小心的向着那个盲点靠近。

旁边的楼房建筑上几乎都有防守士兵,不过谢天选择的位置由于地势低洼而且树木较多,所以更适合自己的隐藏,耐心等待了十多分钟,谢天看见一小队十五个荷枪实弹的士兵从眼前的道路上走过,这些想必就是城内的巡逻队了,而且据袁虎说,这里夜晚的管制那么严格,自然不可能只有这一支巡逻队,看来自己还要小心一些为上。

趁着那巡逻队刚刚通过,周围的守兵对这个位置暂时松懈了不少,谢天急忙以极快的速度向前奔去,他的身体压的非常低,而且脚步声控制的极轻,很轻易的,便趁那些士兵没有注意,流进了一条小胡同。

崇左的城北是老城区,这里大多是一户一户的自建房,自建房多为平房,少数为两层自建房,都是独门独院,而且这里的胡同如羊肠一般曲折,如迷宫一般通往各个方向。

谢天沿着墙角缓慢向前移动,并且利用赛亚人的感官去感知身旁的建筑内有没有人类存在的迹象,令他感到惊奇的是,这片自建房居住的人还真不在少数,大概每一户里都有五六个人。

夜晚太过安静,而且整个崇左的街道上,除了士兵之外就是自己,这一点对自己十分不利,谢天也不准备这个时候冒险,便想着如何找一个无人的房子暂时躲藏一晚,等到明天再见机行事,于是便在这胡同里左右乱窜着寻找,终于被他发现一个有着两层小楼的院落,这里并没有任何人的气息,对谢天来说,正是一个合适的藏身之所。

谢天在墙角轻轻一跃,双手在墙头上再用力一扒,整个人便已经站在了墙头之上,随后他原地起跳,赛亚人超强的弹跳力便使得他轻轻松松的跃至楼顶,随后的谢天趴在楼顶小心的推开了二楼卧室的窗户,然后整个人一个翻身便钻了进去。

这个房间内十分简单,只有一张床、一个大衣柜和一个梳妆台,除此之外别无他物,不过收拾的十分整洁,不像是长期闲置的样子,不过这里却没有人,谢天不禁在想,骄奢银欲的军队是不可能住在这种最次的棚户区的,那么这里一定住的都是幸存者,幸存者的死亡率貌似很高,所以也可能是之前的主人在前不久已经死亡。

随即,谢天艹控着赛亚人躺在了床上,远在上海的谢天艹控了赛亚人一整夜,如今也想休息一下,便准备撤走自己的意识,只在赛亚人体内留下一丝意识用来警界,正在谢天准备抽身的时候,忽然感觉到一阵脚步声正在逐渐接近这栋房子,片刻之后,院子的铁门竟然被人打开!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