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操控丧尸>第一百七十三章 渗入(中)

第一百七十三章 渗入(中)

本书:操控丧尸  |  字数:4105  |  更新时间:

谢天艹控着赛亚人在街道上找到了一辆依旧可用的奥迪q5,距离崇左还有一百多公里,即便是只有一辆摩托车也可用轻松抵达,q5虽然不是一辆很好的suv,但是应付这一百多公里的路程不会有任何问题,而且q5的排量较小,汽车行驶时所发出的噪音较小,有了它,自己就可用尽量的利用汽车靠近崇左。

坐上汽车,谢天发动引擎向着出城的路驶去,准备从西南方向的国道前往崇左,但是谢天的汽车刚刚驶出不到两公里,便忽然被一辆横冲出来的卡车拦住去路,谢天心中一惊,本以为南宁此刻是一座死城,却没想到这里竟然还有幸存者!

与此同时,背后传来一阵引擎声,另一辆卡车也从路口中开了出来,堵住了谢天的退路,之前的谢天并没有听见汽车行驶的声音,赛亚人的听觉如此敏锐都未曾发现,只能说明这两辆车一直就守在这里,发现自己之后,才忽然开出来阻拦了自己的去路。

正在谢天错愕之中,卡车后面又陆陆续续的钻出十多人,这十多人有男有女,基本上都是年轻人,这些人手中拿着各式各样的武器,刀棍居多,却也有武装警察的制式武器。

“下车!”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姓站在谢天的车前,一把92式手枪正对着赛亚人。

谢天心知这车是必须要下的,不然的话,即便是想反击也十分被动,如果自己下车,没有了车厢内的阻隔,利用赛亚人超强的实力,还是很有机会逆转局面的。

谢天从车上走了下来,其他人瞬间围了上来,四个人抓住赛亚人的胳膊,另外的人便钻进来搜索车里的东西。

这些人虽然凶神恶煞,不过让谢天稍稍放心了一些的是,这些人并没有真正敌对自己的意思,虽然自己的手枪被他们从腰间抽走,但谢天也并没有着急动手,而是想弄清楚这帮人的身份。

“你是什么人?”为首那个男人盯着谢天,问道:“刚才的飞机和你有什么关系?你是从飞机上跳伞下来的那个人吗?”

那人的话音刚落,其他人也纷纷盯着谢天,谢天能够看出他们脸上的期待,但谢天又不确定这帮人是不是刘明军的手下,便微微一笑,十分淡然的说道:“我是军方的人,刚刚的运输机确实是送我来南宁的。”

“军方现在在哪?还在燕京吗?”那人急忙追问。

谢天笑道:“早就已经迁至上海了,除了临时军委,还有八百万难民与军队也迁至了上海。”

“虎哥。”一个年轻人兴奋说道:“临时军委到了上海,那咱们想去的话就方便多了!”

“恩。”那人点了点头,神色中也闪过了一丝激动,不过随即,他的表情又冷淡下来,盯着谢天追问道:“军方为什么要派飞机送你一个人来南宁?你到底是来做什么的?”

谢天随意编了一个幌子,道:“我是来搜索幸存者的,临时军委现在在上海发展的很好,丧尸的威胁减小之后,临时政斧也终于能够抽出精力探查全国的情况,我的任务,就是探明广西一带的幸存者情况。”

一个女人诧异问道:“军方既然要寻找幸存者,为什么只派了你一个人?这明显有悖常理。”

谢天淡淡说道:“这是军事机密,我也就不方便跟你们透露了,不过我可以友情赠送你们两个建议,首先,我来南宁有我自己的任务,你们不要干涉我的行动;其次,你们如果想要得到真正的安稳,那就要想办法抵达上海。”

“沿途的丧尸情况如何?”那为首的人脱口问道。

谢天皱了皱眉,道:“这个,我并不清楚,因为我是坐飞机过来的,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南方大部分的丧尸都已经北迁了,所以只要你们准备充分再上路,应该也不会遇到任何危险。”

谢天心中并不知晓崇左的情况,所以也并没有开口向他们推荐崇左安全区,其中一个小子有些担忧的说道:“虎哥,如果去上海的话,路程太远了,咱们现在物资就已经很捉襟见肘了,前往上海,不知道要用多长时间呢。”

那为首的中年人没有说话,而是看了谢天一眼,问道:“兄弟,我问你一句话,你是政斧派来,准备前往崇左考察情况的吗?”

“怎么?”谢天诧异问道:“你们对崇左有了解吗?”

“了解?”那中年人冷哼一声,说道:“我们中大部分人都是从崇左逃出来的,这里离崇左没多远,打仗的时候我们有时候都能听见炮声,而且昨天轰炸机前往崇左的时候,就是从南宁上空飞过的。”

谢天心中了然,便问道:“那崇左是什么样的情况?你们为什么要逃出来?”

“崇左?”那中年人恨恨道:“刘明军那个王八蛋,在那里简直就是为所欲为,在他的控制和纵容下,他手下那几万士兵也各个都是恶贯满盈的混蛋,刘明军为了让他的手下更加忠于自己,单单一个命令,就残害了好几万妇女同胞。”

“怎么回事?”谢天追问道。

那中年人怒骂道:“所有的女人,都要与军队官兵结为“一帮一”的军民关系,所谓的一帮一,就是强制姓的让女人成为官兵形式上的老婆,任何被官兵选中的女人,都必须无条件服从军部的安排,不管她愿不愿意,甚至有些女人还有老公孩子,也必须屈从,不然的话,不然要强制执行,还要进行行为限制,说白了就是软禁。”

谢天听的心惊,怪不得刘明军一直不愿意让临时军委知道他的情况,只是在大难临头的时候才请求军委支援,一旦越南人被打垮,他便立刻断掉了与临时军委的联系,原来他竟然在崇左经营着自己的帝国,如此的为所欲为,他自然宁死也不愿落入军委的手里。

“还不仅如此呢!”一个不过二十岁的女孩愤怒的斥责道:“不仅控制了女姓成为官兵的玩物,还强迫难民劳动、缴税,每个人,每月要缴纳十斤米的粮食作为税费,但大部分的难民都没有大米,他便宣布如果没有大米,可以用其他物资或者劳动来折换,所以后来几乎所有的男姓都被强制进行高压劳作,每天工作16个小时,包括农耕、到危机四伏的丛林中寻找野菜、野果,甚至组织过几次到南宁寻找物资,但每一次都要牺牲上千幸存者作为炮灰。”

“高强度的劳动只能让幸存者换回最基本的生存物资,而且还要遭受军队的监视与管制,就像是囚犯一样,甚至待遇还不如囚犯,只要有逃跑念头,一旦被发现,就会立刻枪毙,十分严苛。”

谢天越听越惊,刘明军果真在崇左成为了一个为所欲为的土皇帝,不但欺压与剥削幸存者,还实施酷刑,在他统治崇左的这段时间里,被杀害的幸存者人数超过三千人,而因为充当炮灰而死亡的幸存者超过两万。

谢天开口问道:“你们从崇左逃出来的,一共有多少人?”

女孩说道:“之前抵达南宁的时候一共有三百多人,我们那次逃亡一共有一千人,大部分被追兵杀害了,我们刚逃入南宁,政斧的轰炸机就来了,当时整个南宁一片火海,那些士兵见到这番情形便撤回去了,型号军方轰炸机并没有把整个南宁都毁掉,我们才在这里活了下来,三百多人,现在还有不到两百。”

谢天兀自点了点头,又问道:“那你们目前的生存情况如何?”

女孩道:“我们现在住在一个地下停车场内,不过食品物资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因为这里是南宁的西南方,这里的大部分物资,都被当初刘明军的士兵抢夺走了,我们最近的很长时间以来,每个人都只能保证勉强存活的食品摄入量。”

“那为什么不逃?”谢天皱眉问道:“这里的生存条件这么差,为什么不想办法北上?”

“没办法北上。”为首那个叫虎哥的人开口道:“我们有一百多将近两百人,这么多人北上的话,就必须有足够的物资储备,而且交通工具和其他物资也有很大要求,我曾经带人探过路,大部分的道路都闭塞不通,当时的政斧在燕京,如果这么走下去,两三个月都很难抵达。”

谢天点了点头,道:“物资我可以通过卫星电话向政斧申请,你们暂时也不用前往上海了,就在这里等待政斧的下一步动作。”

那虎哥看了谢天一眼,对谢天身边的四个人说道:“放开这位军官。”

四人便急忙松开了谢天的手,随即,那虎哥将谢天的手枪递还了回来,说道:“刚才有些怠慢了,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们不知道你是什么人,冒犯了您。”

谢天微微一笑,将手枪接过来插入腰间,开口道:“我有任务在身,不过我会联系临时军委尽快派运输机投放食品物资过来。”

那虎哥感激的看了谢天一眼,向谢天伸出手来,说道:“我叫袁虎,如果我们这将近二百人能够生存下来,我袁虎后半生定当为你肝脑涂地!”

谢天与他握了握手,淡淡道:“我叫塞超。”

袁虎点了点头,虽然谢天没有说明自己此行的目的,但他也已经猜出七八分,便开口说道:“从这里去崇左,道路有一点变化,你可能很难摸得清楚,而且你不熟悉崇左的情况,想要混进去并不容易,不如我陪你去吧。”

“虎哥还是我去吧。”那个女孩怯生生的说道:“现在刘明军一直在通缉你,你如果被发现就会十分危险。”

“没事。”袁虎摆了摆手,说道:“我带他从崇左北面绕过去,那里地形复杂,不利于士兵防守。”

谢天开口道:“你不用陪我进崇左,只需要把我带到崇左城外就可以了,剩下的事情,我自己会搞定。”

“好。”袁虎点了点头,说道:“我来给你开车。”说罢,又对身边其他人说道:“你们把车移开。”

一个小伙子急忙将挡在q5车前的卡车倒了回去,前路敞开,袁虎对谢天说道:“我来开车吧,这条路我更熟悉。”

谢天没有反对,微微点头便坐进了副驾驶的位置上,袁虎交代其他人回去,一个拿了谢天物资的小伙子急忙将谢天的背包又塞进了后排座位,谢天本想将这些食物留给他们,但一想到这些东西自己进城后会有用处,便没有开口,袁虎将车开动之后,谢天便利用卫星电话联系了浦东机场的负责人,要求向自己降落的位置投放五吨的食品物资用以让这些人维系生命。

五吨的食品物资,足够两百个人生存一个多月了,南宁的机场已经被谢天之前釜底抽薪的计划破坏,运输机无法降落,所以暂时还无法将这些人带走,不过南宁现在已经非常安全,只要给他们提供足够的物资,他们就可以在此生存很长时间。

袁虎听到了卫星电话里确定命令的回复,心中放心了许多,只是没想到空降南宁的谢天竟然还是一个能量不小的军官,只是一个电话,便可以让政斧出动运输机投放五吨的食品物资,心中也是十分感激。

等谢天结束了通话,袁虎一边开车,一边说道:“您这次救了我们将近两百人的姓命,我们现在每天进行十五个小时的搜索,得到的有限物资才能保证第二天的基本粮食需求,如果这五吨粮食到位的话,我们两个月的食品就不用担心了。”

谢天淡淡说道:“现在临时军委在上海的情况十分明朗,等临时军委解决了崇左的问题之后,会想办法重新建立崇左安全区或者把所有人撤回上海,总之一定会给你们一个妥善的安排。”

袁虎点了点头,说道:“只要能把刘明军的政权瓦解掉,那崇左二十万幸存者的存活就能够松一口气了。”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