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操控丧尸>第一百七十二章 渗入(上)

第一百七十二章 渗入(上)

本书:操控丧尸  |  字数:4164  |  更新时间:

突如其来的打击对越南人来说几乎是一个灭顶之灾,中国人的飞机轰炸完之后便扬长而去,奈何越南人根本没有办法对战机造成任何损伤,一时间越南人溃不成军,很难再组织起有效的战斗力。

这些越南人基本上都是从河内跑出来的,而河内距离中国广西边境只有一百余公里,距离云南边境有两百余公里,云南多山多丛林,山地交通不便,丛林变异动物太多,比丧尸甚至更加危险,所以这些越南人这才选择了崇左作为抢占的目标。

早在一个月前,越南人就意识到河内很难守得住,如果越南想要安稳,最好的选择就是找一个地理位置极佳的地方重新建立根据地,与中国接壤的谅山省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所以越南人在半月之前就已经放弃河内前往凉山,但是凉山的物资急缺,几十万人口很快便面临着饥饿所带来的严峻问题,也正是在这个时候,越南人开始想到向中国境内扩张。

对越南人来说,稍微动动脑子也知道,因为丧尸病毒的超高死亡率,中国人现在能够控制的土地绝不会超过中国国土的十分之一,广西地处边陲,自然不可能是中国政斧的最佳选择,所以如果越南人能够进入广西的话,不仅是为越南人寻找到了一个新的生存土地,也相当于是开拓了国土。

刘明军一直将崇左经营的十分不错,在这里背靠丘陵,丧尸对他造不成太大压力,而且最近丧尸又开始整体北上或者东迁,崇左安全区几乎已经和丧尸绝缘,刘明军也是信心满满,在祖国的边陲,在中央无法探知与干涉的地区,他就是这里的王,这种土皇帝的曰子,已经让他过的乐不思蜀,再加上几次进柳州南宁搜集到了大量物资,他在崇左的每一天都可以高枕无忧,直到越南人的举国来袭。

由于两个国家长期以来因为边境、南沙的问题而陷入争端,所以越南人一直以来都没有停止训练针对中国大陆的特务与情报人员,这些情报人员就是按照广西人口的特点而量身定做的,挑选身材、长相与广西人相似的进行训练,甚至于语言的训练都是广西当地方言,对广西的地理、风俗都十分了解,这种人,一旦渡过国境线,进入广西,谁也别想把他抓出来,正是因为长期有这种特务人员的存在,所以才被据守凉山的越南人得知了崇左的情况。

崇左的情报被特务人员想办法送回了凉山,经过他们的调查统计,估算崇左的各种食品物资的总数加起来十余万吨,人均粮食储备超过了四百公斤,单单是这一点,就足以让那些连野菜都吃不上的越南人为之疯狂了,更何况刘明军还在崇左附近开始了农耕,山区的梯田基本上都被种满了粮食,明年不说大丰收,但十几万人种地,种出的粮食怎么说也得有个几万吨,这样一来,基本上就可以做到自给自足了。

得知这一消息之后,越南人立刻就开始嫌弃自己的国土,在他们眼里凉山成了一堆臭狗屎,而崇左、广西,在他们眼里就成了天堂一般的存在,中国的西南边陲,三周丘陵环抱,另一面还没有丧尸威胁,这简直就是为末世而量身订做的绝佳之地,随即,越南人便立刻对崇左发动了全面进攻。

打了这么久,本以为破城的希望就在眼前,却忽然间被中国政斧的轰炸机炸的死伤过半,这种瞬间跌落谷底的感觉,让每一个活着的越南人都悲痛无比。

越南此时此刻的实际总指挥是此前陆军的上将阮虎,所幸的是他并没有被轰炸夺去姓命,而是狼狈不堪的从坍塌的帐篷中爬了出来,立刻开始集结身边所有能够集结的军队。

一百多人的警卫连现在还剩下七十多个,这七十多个人本来都已经四散着逃跑了,但见中国政斧的飞机走了,一个个便都匆忙返回,阮虎灰头土脸的对眼前这些比自己强不了多少的警卫说道:“去集结部队,不要让他们溃散的太厉害!一个小时之后回来集合!”

“还回来集合?”手下一个士兵脱口道:“万一中国人的轰炸机再杀回来呢?”

“杀回来个屁!”阮虎怒骂一声,道:“中国政斧现在肯定在中国的平原地区,距离这里这么远,返航之后几个小时内都不可能再杀回来,况且这里离崇左还有好几十公里,崇左里那些残兵败将也不敢贸然冲出来追击。”

“那您的意思是,我们现在再组织人杀回去?”

“不。”阮虎冷冷说道:“让所有幸存者暂时先回凉山,军队全部留下,隐蔽起来,先观察一下情况再说。”

谢天所乘坐的轰炸机刚刚在浦东机场降落,谢天便第一时间前往临时军委,刚一见到韩主席,便见他冷着脸在房间里来回踱步,一见谢天来了,当即愤怒的说道:“那个狗曰的刘明军,反了他了!”

“怎么回事?”谢天皱了皱眉,诧异问道。

韩主席气恼的说道:“轰炸结束之后,你刚刚在飞机上向我汇报过,紧接着没十分钟,崇左便断开了与我们的联系,这刘明军,倒是把我们当成夜壶了,用的时候拿过来,用完就毫不犹豫的丢掉!”

谢天没想到刘明军竟然玩的这么绝,自己前脚刚把越南人轰炸的溃不成军,他后脚就断开了与临时军委的联系,这也实在是表现的太过明显了点。

“他图什么呢?”谢天皱了皱眉,说道:“即便是与我们保持着联系,对他也没有任何坏处啊。”

“哎。”韩主席叹了口气,说道:“是我有些心急了,我试探的问过刘明军,什么时候到上海来向我说明一下情况,顺便谈一谈崇左的下一步发展方向。”

“他怕你要动他吧。”谢天无奈的说道:“他肯定是心虚的,找中央帮忙也是一时间被越南人逼的没有办法,而他根本就不可能有回归中央管辖的意思。”

“偏偏又拿他没有办法。”韩主席有些气恼的说道:“我总不能排轰炸机去轰炸崇左吧?相比杀了他和那些官兵、平民,我更倾向于让他们在那里自生自灭,但是,无论如何,能回归中央管辖还是最好的啊。”

谢天开口问道:“如果能只把刘明军干掉,然后是不是就容易多了?”

“关键是不知道该如何把这些人带回来。”韩主席道:“如果刘明军在崇左做的很好,无论是军队还是人民都很拥护他,那让他在崇左发展也不是件坏事,虽然脱离了中央的掌控,但是起码他为国家和民族保留了一定的实力,不过我就是担心这个人在崇左到底是什么样的表现,如果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土皇帝,骄奢银欲、涂炭生灵,那这个人,就必须得解决掉才行,然后我们再考虑是派个人去稳定崇左的局势,还是想办法把那里的军民都带回来。”

谢天思忖片刻,说道:“要不然,就派个人过去摸摸底吧,先摸清楚那边的情况再说。”

“也好。”韩主席点了点头,却又有些担忧的道:“谁能够胜任这个任务呢?人数决不能太多,免得被刘明军发觉,但如果人太少的话,到了那里,又如何能想办法将里面的情况传递出来。”

“我有办法,也有一个很好的人选。”谢天淡淡说道:“我手下有一个叫塞超的觉醒者,他的能力很强,只派他一个人去就完全可以了。”

谢天选择赛亚人是很有理由的,首先,赛亚人、巴顿都是自己完全艹控的丧尸,谢天与他们之间任何信息都可以即时接收,让赛亚人去,就相当于自己亲自到了那里,而且最重要的是,赛亚人有足够的实力防身,人类,即便是觉醒者也很难对他产生什么威胁。

“一个人?”韩主席惊讶的问道:“你确定一个人可以?如果出了什么问题”

“不会。”谢天微微一笑,说道:“派一架飞机把他带到崇左附近,然后把人空投下来就可以了,剩下的,交给他就不用担心了。”

“你有把握?”韩主席再次追问道。

“有。”谢天点了点头,这个把握他是绝对有的,赛亚人完全可以胜任这个任务。

“好吧。”韩主席答应下来,说道:“那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了,把人送到,好好摸摸崇左的情况。”

谢天几乎是立刻便将赛亚人从深度睡眠中唤醒,随后,让赛亚人前往机场,巴顿也同时前往机场,抵达机场之后,谢天艹控着巴顿先是询问了空投的问题,伞包基本上是运输机内的标准配置,所以空投并没有任何技术上的难题,只要谢天一句话,飞行员便可以立刻起飞运输机,前往广西。

谢天开始思忖赛亚人需要携带的物资装备,赛亚人想要混入崇左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能够携带的装备恐怕就十分有限了,首先,长枪是绝对不可能携带的,思忖之下,谢天便只给赛亚人准备了一把92式手枪,与一把弯刀,然后换上了一身普通的工作服装。

谢天又让人给赛亚人装了满满一个背包的高档军用野战罐头,他的想法是:虽然赛亚人不吃这些东西,但关键现在正是末世,食品是唯一的货币,人都说有钱好办事,现在是有粮好办事,赛亚人此番入城,不可能不和人类打交道,尤其是城中大量的幸存者,所以带一些食品物资在身上,就相当于带足了钱一样。

此刻已经到了中午,而谢天想让赛亚人晚上就出发,但赛亚人从未跳过伞,只好找来一个曾经的伞兵,大概听他解释了一下跳伞的注意事项之后,谢天便准备让赛亚人出发了。

一家伊尔-76运输机已经在跑道上准备就绪,赛亚人身上装了一把枪、几十发子弹与一把刀,剩下的,就是一个背包的食物,夜晚9点整,运输机在浦东机场起飞,飞往南宁,由于不能与崇左靠的太近,所以谢天选择了南宁市为赛亚人的着陆点,赛亚人抵达南宁之后,距离崇左还有一百多公里的路程,到时候可以随便找辆汽车作为交通工具,等到靠近崇左的时候,再以步行悄无声息的渗入。

飞机起飞的时候,大地已经是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在高空中,上海的灯光越来越远,丰城一代的灯光也从越来越近到越来越远,直到飞机再也看不到任何光线。

副机长对赛亚人说道:“长官,我们距离南宁还有不到两百公里,您该准备一下了。”

赛亚人点了点头,站起身来,将一个伞包背在身上,然后扣好锁扣,将自己的另外一个背包挂在了自己的胸前,随后又检查了一下武器装备,在心中梳理了一遍跳伞的注意事项之后,飞机的舱门忽然开启,谢天在心中暗暗祈祷一声,等飞行员提示已经飞到南京上空的时候,艹控着赛亚人的谢天便猛然从舱门中一跃而出。

南宁怎么也是一个省会城市,但是现在从空中看下去,哪里还有一丝生机?整个城市如死寂一般,似乎连丧尸都没有了,赛亚人极速下落,谢天在估算距离地面还有一千米左右的时候拉开了伞包,一切还算顺利,虽然谢天对降落伞的方向艹控的有些失误,但最终也是在南宁的街道上落了下来,没有被挂到电线杆子上,是个万幸。

之所以要在南宁空降,就是担心崇左会发现自己的行踪,谢天掏出弯刀,将降落伞的绳索隔断,然后将降落伞收起来丢到了一个相对隐蔽的地方,随即,自己背着包行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准备寻找一辆合适的车辆。

南宁此前曾经遭受过不完全轰炸,南宁的市中心已经化为灰烬,不过周边却没有受到汽油弹的破坏,谢天落地的地方正是南宁的江南区,这里并没有受到轰炸,不过也真的成了一座死城,除了自己的脚步声之外,谢天再也听不到任何的声音,连一只昆虫都没有发现,丧尸则更不用说了,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