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操控丧尸>第一百七十章 越南

第一百七十章 越南

本书:操控丧尸  |  字数:5092  |  更新时间:

赵子叶是一个聪明而且理智的女人,早在陈静刚刚抵达丰城安全区的时候,赵子叶便已经看出陈静对谢天的感觉,刚开始,赵子叶还有些吃醋,并且对陈静有些反感,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与后来众人一齐经历的种种,让赵子叶更加明白了末世的残酷、末世的特殊,更明白了陈静对谢天的心意。

在赵子叶看来,谁都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这个世界早就已经彻底混乱了,爱情观也早就开始发生了扭曲,在这个按照实力说话的世界里,爱情已经失去了以前的所谓平等,回想以前自己单独在末世里求生时,一个有能力的男人,只要他能够有足够的食物,会有无数的女人对其趋之若鹜。

不管怎么样,自己都无法阻挡陈静对谢天的那种狂热般的执着,既然如此,自己倒不如诚仁之美,这样,陈静在自己面前便不由自主的落了下乘,怎么说,她都是要愧对自己的,自己对她与谢天的事就当成不知道的话,她也不会真正对自己的地位造成任何威胁,既然这样,那就随她去吧。

赵子叶早就觉得陈静很难不对谢天旧情复燃,而且上次经过一次推心置腹的谈论之后,赵子叶更是心知肚明,刚刚一到楼下,她便忽然想看看楼上的情况,一看之下,果不其然

陈静与谢天两人此刻都在疯狂的回味中无法自拔,彼此间甚至忘记了周遭的一切,仿似又回到数年前那样一般,谢天不断的冲击着,而久久未曾再与男人有过的陈静,更是拼了命的迎合着谢天对自己的索取,并且不断的在他耳边说着一些意乱情迷的话语。

直到谢天在陈静的体内爆发出来之后,两人才逐渐回归平静,谢天趴在陈静的身上不再有任何动作,而陈静也不断的大口喘气,刚才的一连串动作实在是让她有些吃不消,体力似乎透支的太过厉害,两人胸口紧贴,几乎浑身都是汗水,谢天将陈静揽在怀中,两人躺了片刻,陈静才幽幽说道:“如果咱们两个的事被子叶知道的话,好像不太好,但如果一直瞒着她的话,我总觉得特别对不起她。”

谢天轻叹一声,道:“等她回来,我来告诉她吧。”

陈静有些担忧的看了谢天一眼,旋即道:“那万一子叶生气呢?你如果告诉她的话,就帮我转告她,只要能让我在你身边,其他的我什么都不要求,都顺着她,哪怕她打我骂我,我也没有任何意见。”

“不会。”谢天轻轻摇头,说道:“这件事你就不用艹心了,我会处理好的。”

“好吧”陈静低声说道:“如果子叶实在反对的话,那我们以后就不要这么不要这么亲密了,只要能在你身边就好,其他的都不重要。”

谢天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他也不知道赵子叶会是一种什么态度,但心中却也隐隐有些没底,毕竟是自己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情,和陈静的旧情又重新点燃

赵子叶与她的妈妈回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渐暗了,陈静忐忑不安的回了自己的房间,而谢天则坐在落地窗前的单人沙发前点燃了一根香烟,心中却在思忖着赵子叶与陈静这两个女人,一个陪伴自己经过了整个丧尸病毒所带来的末世,另一个,在数年前便已经委身自己,并且在数年中都未曾忘记过自己,自己也并没有真的将对她的感情统统丢掉,反倒是在心中密封保存了起来,直至她的再次出现,在将这封存的感情重新打开。

谢天从来都是一个对待感情很认真的人,无论是与陈静在一起的时候,还是之前与赵子叶在一起,他还从未对第二个女人有过任何不轨的想法,但是这一次,当两个女人碰撞在一起的时候,自己却偏偏开始有些hold不住了。

赵子叶将妈妈送回房间,用自己的房卡打开了房门,走入客厅,见谢天坐在沙发上抽烟,便开口问道:“怎么一个人在这坐着了?”

谢天微微一笑,并没有将自己心中想说的话说出来,并不是他想瞒着赵子叶,而是觉得,一开口便说这种事情的话感觉有些太过唐突,若是赵子叶一气之下摔门走了,自己又该如何?

“没什么,想点事情。”谢天撒了个谎,随即,问道:“逛街逛的怎么样?”

“挺好的呀。”赵子叶心中有些失望,在她看来,如果谢天诚恳的将一切都告诉自己,并且保证自己在他心里永远要比陈静更重要,她是根本不会怪他的,因为她早就知道,陈静如果一直待在谢天身边,他们两个人早晚会出现这种状况,而自己又根本不忍心想办法将陈静从谢天身边弄走,毕竟相较于陈静来说,自己实在是太幸运了。

“妈妈说晚上她做饭,让我们去那边吃。”赵子叶将几个包装袋放在柜子里,说道:“你晚上想吃什么?我让妈妈给你做。”

谢天淡淡说道:“吃什么都行。”

“怎么了?”赵子叶试探姓的问了一句,道:“你好像有点心事?”

“恩。”谢天点了点头,犹豫片刻,说道:“有些事情,不知道该怎么跟你开口,要不然,等晚上再好好跟你说吧。”

“好。”赵子叶的心稍稍放下了些许,她能从谢天犹豫与纠结的表情上看出来他对自己的那一份愧疚,这证明他心中还是有自己的,并不是因为陈静,便立刻淡化了对自己的感情。

“先去妈妈那坐会吧。”赵子叶笑了笑,上前拉住谢天的手,说道:“咱们给妈妈打打下手。”

“嗯。”谢天点点头,站起身与赵子叶一齐来到了对面她妈妈所在的房间,赵子叶的妈妈已经系上围裙开始在开放式的厨房中忙碌了,见谢天与赵子叶进来,就笑着说道:“子叶,妈这没什么要你帮忙的,都是些罐头、塑封肉类的东西,本来就是熟食,不用洗不用切,稍微加工一下就行,你带谢天去客厅坐一会吧,闻油烟对你可不好。”

赵子叶脸上一红,轻轻点了点头,便说道:“妈,那我就和谢天去客厅了。”

“去吧去吧。”赵子叶的妈妈含笑摆了摆手,说道:“妈随便弄几个菜,很快就好。”

谢天与赵子叶的妈妈客气的打完招呼,便与赵子叶一齐坐在了客厅里,电视信号还没有恢复,不过电视机却是连了一台笔记本电脑,赵子叶随后用笔记本电脑在电视上放了一部名为《2012》的电影,随即便在谢天身边坐了下来,轻轻靠在他的肩头,一句话也没说。

谢天也不知道该怎么打破沉默,只想着等到了晚上再将事情告诉赵子叶,却不知道赵子叶也与自己一样,有个秘密,等着晚上告诉自己

巴顿已经从航空母舰上离开,此刻正在自己的房间里面休息,与赛亚人不同的是,赛亚人可以处在深度睡眠中以保持体力,而巴顿每天要有这么大的活动量,多曰没有进食,身体状态已经开始下降,虽然有时候巴顿不得不应付韩主席,吃一些人类吃的饭菜,但那些东西对他来说,基本上没有任何用处,巴顿需要的,是进化丧尸的脑垂体,或者是活人的血肉。

自从当初到了燕京之后,赛亚人与巴顿的进食就成了一个很大的问题,虽说在疏通铁路的时候,谢天曾经杀了不少进化丧尸,但是却根本没有合适的机会让赛亚人去悄悄取回来,更别说如何让巴顿不被察觉的吃下了,到了现在,虽然他们两个不可能饿死,但状态不断下滑的话,战斗力也越来越差,最要命的是,这样下去,根本没有机会再进化了。

如何解决两只丧尸的食物,又成了一个比较棘手的问题,谢天正在暗自思忖,一个勤务兵忽然敲了敲巴顿的房间门,说道:“秦司令,韩主席有重要的事情,请您过去一下。”

谢天心中无奈,只能艹控着巴顿起床,整理好衣服之后,便赶紧前往老人在度假村里的单独别墅内,刚一见面,韩主席便开口对谢天说道:“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先听哪个?”

谢天仔细看了看韩主席的表情,倒是看他脸上的欣喜多一点,便心知坏消息肯定比不上好消息的影响力更大,笑道:“好消息吧。”

老人微微一笑,说道:“崇左市,知道吗?”

“不知道。”谢天摇了摇头,不过片刻后,他从巴顿的记忆中捕捉到了这个城市,脱口问道:“该不会是广西西南与越南接壤的崇左市吧?”

“没错,就是那里。”老人点了点头。

谢天却诧异的问道:“崇左怎么了,出什么问题了吗?”

“恩。”老人笑道:“十分钟前,收到了崇左发出的信息,崇左目前是一个读力的安全区,军民加在一起,一共二十六万人。”

“二十六万!?”谢天愣住了,半晌才问道:“为什么这么大规模的安全区,我们之前一丁点消息都没收到?”

“为什么?”老人冷笑一声,说道:“那就要问刘明军了,他是广西军分区的司令员,丧尸爆发之后,他带着军队躲到崇左市,然后在那里偷偷摸摸的建立了一个安全区,这个安全区从丧尸病毒刚一爆发就被开辟出来了,一直到现在,我们才收到消息。”

“是什么情况?”谢天皱起眉头,道:“那个刘明军分明是想做个土皇帝,怎么忽然又跟我们联系上了?”

老人淡淡道:“这就是那个坏消息了,几十万越南人想要打下崇左市,因为崇左的物资储量很大,附近的军事物资储备也不少,所以这一个多月来,刘明军一直在带兵跟越南人打防守战,现在向我们求援,分明就是抵抗不住了,听说越南人已经从其他地方入境,然后对整个崇左市形成了包围。”

谢天咂了咂嘴,道:“看来这崇左市的物资储备确实不少,不然的话,越南人不可能用一个多月的时间来试图占领崇左,而刘明军也不可能一直死守着不松口。”

韩主席哼哼一笑,说道:“他刘明军不被逼到最后一步,是绝对不会向咱们求援的,他手中四万多士兵,若不是因为越南人的数量实在太大,恐怕还真难把他给逼急了。”

谢天便道:“既然他已经跟咱们联系了,也就相当于放弃了在崇左的土皇帝,打退越南人,咱们就可以把这二十多万军民接收过来了。”

“是的。”韩主席点头说道:“越南人也有些猖狂的过头了,举国之力不过那几十万人,竟然还敢往中国挺近,真是厕所里掌灯,找死!用老一辈领导说过的话,小朋友不听话,该打打屁股了。”

谢天立刻说道:“那我去让飞机准备,明天天一亮就出发轰炸。”

“别急。”老人开口道:“轰炸越南人很轻松,我想到时候轰炸机群在他们头顶出现,你不炸,他们也要吓得跑回丛林里做猴子打游击了,最关键的问题不是越南人,而是刘明军的问题,他在崇左,而且一直在中越边境的一个县城里,别说那一代没有飞机场,就算有,我们也没能力把二十多万人都运回来,铁路也没有修通到那里,我们把越南人赶走,剩下的事情该怎么办?靠什么来掌握住刘明军,甚至把刘明军手里的权力给他拿掉。”

“这个”谢天也有些担忧的说道:“恐怕是够呛了,我们虽然有大量飞机对他进行威慑,但他有那么多的幸存者在身边,我们的红军对他完全造不成任何心理压力,而陆路有实在太远,我们想压住他那几万士兵,得派大量军队过去,先不说这么多士兵怎么过去,就算去了,刘明军也不会心甘情愿把大权交出来。”

“是的。”老人叹了口气,道:“刘明军这么长时间没有通知过政斧,没有让政斧知道崇左还有一个这么大规模的安全区,单单从这一点上,就能看出他的狼子野心,他刚才联系政斧的时候,还借口称卫星通讯设备一直损坏无法修理,简直把我当成三岁的孩子来哄!”

“越南人肯定要先解决掉。”谢天开口道:“至于刘明军的事情,我们可以等以后再慢慢解决,不过现在那些越南人围攻的是我们的同胞,不管刘明军是什么居心,但那二十几万军民是无辜的,必须先将他们从困境中解救出来。”

“恩。”老人颇有些无奈的说道:“救是必须要救的,明天就派轰炸机过去,这一次绝对不要留情,不要像上次对待印度人一样,以恐吓为主,上次那是因为印度是侵略巴基斯坦,并不是侵略我们,但这一次,他已经侵犯了我们的领土并且向我们的军队和人民发动进攻,所以咱们也绝不留情,就是要以有效打击和杀伤为主!让那些越南人尝尝代价!”

“越南人的武器装备如何?”谢天开口问了一句。

韩主席说道:“根据刘明军所提供的情报,大概有六万多士兵和两三万民兵,绝大多数只有单兵武器,不过他能在这么多越南士兵的围攻下坚守这么长时间,也从一方面证明了越南人现在也没有什么战斗力可言,出动轰炸机,一定能够轻而易举的对他们进行压制姓打击。

“好的。”谢天点头答应下来,说道:“那我立刻就去安排飞行员做准备,明天一早就出发!”

“嗯。”韩主席点了点头,说道:“你明天最好能跟着一起,这样我更放心一些。”

“您放心吧。”谢天立刻说道:“明天我跟机一同去。”

谢天从韩主席的房间出来,立刻前往浦东机场,国产的轰炸机全部都在浦东机场停放,而且飞行员也长期驻扎在此,自从退守上海之后,飞行员基本上便不再做寻常的作训任务,只是今天才刚刚开始有少数飞行员参加舰载机的起降测试,其他的飞行员一直在养精蓄锐,这一次要对越南人发动进攻,正好让他们好好发泄一下。

这次谢天依旧没准备动用美国人的飞机,因为对付越南人根本没有这个必要,所以樟树军机场那边,他根本没有通知,而是直接将浦东机场的飞行员叫到了一起,一开口,便将越南人围攻刘明军的消息放了出来。

虽然众人也都明白,刘明军定然是有狼子野心,但一听说越南人在围攻刘明军,也各个气愤的不行,而且越南多年以来便处处与中国作对,两国在边境线上也经历了无数次的武装冲突,所以国人极少会对越南有什么好印象。

谢天交代道:“咱们明早八点钟准时出发,这一次的目的,就是尽可能的对入侵我国领土的越南人实施打击,杀伤效果一定要最大化,老虎不发威,他真以为我们是病猫了!”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