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操控丧尸>第一百六十七章 大撤退(下)

第一百六十七章 大撤退(下)

本书:操控丧尸  |  字数:5078  |  更新时间:

谢天的听觉十分敏锐,虽然隔着一段距离,也是听到了母子二人咬耳朵所说的内容,心中却一阵好笑,赵子叶这个丫头,在床上倒是十分放得开,但是一到了其他人面前,就立刻不行了。

谢天走上前去,开口问道:“阿姨,这一路还好吧?”

“还好。”赵子叶的妈妈看着谢天,满意的一笑,说道:“安排的是头等舱,我还在飞机上睡了一会儿。”随即,她再次仔细打量了谢天一遍,越看谢天,也就越为自己的女儿高兴,在这种乱世,听说不少好女人甚至会为了一碗米饭跟三教九流的男人睡觉,有谁能有自己闺女这种服气,在末世里还找了这么一个优秀的男孩子,无论是长相还是脾气、能力,都是百里挑一的好男人。

赵子叶挎着妈妈,笑着说道:“妈妈,谢天给咱们选了一栋沿江的酒店,以前咱们跟爸爸一起来上海旅游的时候还住过呢!”

“是香格里拉吗?”赵子叶的妈妈有些欣喜的问道。

“是呢。”赵子叶想起父亲,有些惆怅的叹了口气,道:“以后咱们就在香格里拉酒店常住了。”

赵子叶的妈妈点了点头,拍了拍赵子叶的后背,说道:“走吧,带妈妈去看看,有好几年没有来过上海了。”

谢天将车的后排车门打开,让赵子叶陪着她的妈妈一起坐了进去,自己便急忙钻进驾驶室里,开车回了酒店,现在的香格里拉大酒店,除了谢天所在的楼层之外,都安排给了军属居住,毕竟现在最值得尊敬的便是军人,军属享受最好的待遇,也能让军人心中得到很大安慰。

谢天带着赵子叶母女二人来到了自己房间对面的一个稍小一些的套房,赵子叶的妈妈对这里的环境十分满意,当即便同意居住在这里,并且这里面还带有厨房,赵子叶的妈妈笑着说道:“以后我什么都不干了,就在家里给你们做做饭。”

“妈。”赵子叶腻着妈妈说道:“您什么都不用做,饭有专门的人来做,包括卫生都有人来打扫的,您就好好在这里住着,没事的时候,我就陪你一起出去转转,看看外滩,现在浦东新区十分安全。”

谢天也点头说道:“阿姨,今明两天,士兵便要开始在所有的江桥上驻防,安全是绝对可以有所保障的,另外,为了防止幸存者哄抢,所有的商场都在军方的控制之下,如果你和子叶闲的无聊,可以去商场里逛逛,喜欢什么就拿什么,没人会向你们收钱的。”

“是呀。”赵子叶兴奋说道:“末世里就是这点好,妈,要不咱们下去就去逛逛好不好?”

赵子叶的妈妈也笑着说道:“好啊,反正妈妈也好久没有逛街了,咱们娘俩去好好逛一逛。”

安顿好了赵子叶的母亲,燕京此时此刻的撤退工作也已经完成了百分之八十,巴顿为了保持秩序,没有让学校的孩子们和家长一起撤退,而是专门让人安排了客运列车的车厢,将这些孩子带到上海去,复旦大学的校园已经为这些孩子准备好,他们到那里之后便可以开始上课,而那些有家长的孩子,安顿好获得自己的分房之后,自然会去学校接他们自己的孩子。

这些孩子都十分听话,他们只把这次大撤退当成是一次集体出游的活动,在各自老师的带领下,收拾好自己的书包,乘坐军方的车辆前往燕京南站,在这里一个班级一个班级的进站登车,确定没有一个孩子被遗漏之后,火车才会启动。

谢天艹控着巴顿驱车前往燕京站,北方工业集团的设备已经在这里装了好几十列火车,这些车皮都已经挂好,东西也已经装的差不多了,剩下的便是等军队最后撤走之后,这些物资和设备再殿后,于最后抵达上海。

谢天检查完两个车站的情况之后,便赶紧前往中南海,见到韩主席,便说道:“爸,你尽快撤离吧,最好是今晚,那边的区政斧已经清理好了,临时军委过去之后就先在那里办公,至于您住的地方,考虑到您的身体,我让人在区政斧旁边的度假酒店给您收拾了一个不错的房间,环境还是非常清静幽雅的,虽然比不上中南海,但也算是不错了。”

韩主席叹了口气,说道:“好吧,我让专机组的人准备一下,明天上午出发撤到上海去。”

谢天点了点头,虽然他与韩主席并没有真正的亲人关系,但是这些天通过巴顿与他相处下来,确实发现这是一个十分难得的老人,他精通权术,但他争权夺势却不是为了自己,而是真正的心系黎民百姓,关心这个国家与民族的未来,谢天也是发自内心的崇拜与尊敬他。

“现在燕京还有多少人和设备没有撤退?”韩主席开口问了一句。

谢天回答道:“人员上还有十几万的军队没撤退,其他的幸存者都已经撤退了,到明天就可以全部抵达上海,而绝大部分青壮年劳动力都会被安排到清理上海的工作中,清理速度会明显加快。”

随即,谢天又道:“至于装备和设备物资,食品物资都已经运走了,军队有些地面装甲车一类的武器设备还没有运走,明天便准备先将这些武器装备运回去,这样,后天,最迟大后天,士兵就可以撤走了。”

“恩。”老人点了点头,道:“那这样一来,我们还留不留京沪高铁了?”

“留。”谢天毫不犹豫的说道:“只要我们守住上海,守住这些幸存者,丧尸的数量就不会再有所增加,即便这些丧尸可以深度睡眠而不会饿死,但每杀一只也就会永久的少一只,这样的话,早晚有一天我们可以把全国的丧尸都杀掉,到时候,我们可以通过京沪高铁重回北方、重回燕京。”

“嗯。”老人点头说道:“现在,你要好好考虑一下兵力部署的问题了。”

“怎么呢?”谢天开口道:“这个问题我还没有好好考虑,您有什么想法?”

老人拿过一张地图来,指着上海说道:“首先,既然我们全线退守江南,那么轰炸掉整个长江上的桥梁是必不可少的,这样一来,上海的防御压力也就小了很多,浦东新区在东南一角,我们要防守的就是北面和西面,北面是防御的一个重点,因为自南京一带的沿江再到上海,这么大的范围内不可能没有丧尸,我相信不仅有,而且数量不会很少,所以北面是重点防御的一点,至于西面,西南的丧尸可以直接东进,如此一来,长江天险也就不再发挥作用,西侧是防御的重中之重,但是考虑到有樟树作为缓冲,所以上海的西侧驻防不需要很强大,重点应该集中在樟树军机场以西。”

谢天点了点头,没想到老人的心思这么缜密,连每一个环节都可以考虑的十分惊喜,便说道:“那我们就重点防御这两个方向。”

老人微微一笑,说道:“这个等咱们到了上海,你来负责安排吧。”

“好的。”

军队一共剩余的坦克、装甲运兵车以及其他各种军用车辆一共有一千七百多辆,这至少需要二十列火车才可以拉的完,所以在第二天上午韩主席与其他军委成员起飞前往上海之后,谢天便要求驻防燕京的剩余部队,将所有的军用车辆开到燕京南站和燕京站,两个站同时进行装车。

留下协助谢天的一个军委成员开口说道:“正选,这些车都运走了,回头士兵怎么撤退?还是给他们留下一部分吧。”

谢天开口道:“没事,咱们先把这些用大用处的军车都带走,至于士兵到时候怎么撤退,燕京有那么多的车辆,公交车、长途大巴车,都可以把他们从周边运送到车站,如果军用车辆都已经提前离开的话,这些士兵只要抵达燕京,便可以直接登车离开了,但若是让他们最后乘坐军车撤退,万一到时候时间急促,来不及把那么多的军用车辆带走,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损失,我们到了上海,陆路的防御力量也十分重要。”

“好吧。”那委员点了点头,他是韩主席的追随者,既然谢天这么说了,他也没有任何意见,便说道:“丧尸最多三天就能从东北方向进入燕京,西北方向的丧尸也不会超过四天就会到达,所以咱们的时间还算充沛,如果今天能把军用设备都运走,那么明天我们就可以把最后这批军人撤走了。”

谢天开口道:“既然还有三天时间,不妨看看燕京现在还有多少有用的物资没有带走。”

“差不多能带走的都已经带走了吧。”那委员开口说道:“目前剩下的,只是那些怎么都带不走的东西了。”

“看看吧。”谢天淡淡道:“我带一队士兵到处看看,发现有用的就带着,没有就算了。”

燕京此时的情况也确实如那临时军委委员所说,有用的且能搬走的,几乎都被搬走了,燕京有的东西,在上海也不会缺少,比如寻常的车辆、普通工业等等,甚至许多重工业比燕京还要强大得多,宝钢就是一个例子,谢天并未发现什么好东西,无非是一些零星的食品物资。

第二天,周边军队的各种车辆便浩浩荡荡的开到了燕京站和燕京南站,早已经准备好的内燃机车拖着长长的平车车皮,将那些军用车辆一辆辆的装上平车,固定好了之后便开往上海,紧接着的第二天,燕京最后的士兵撤防,趁着丧尸还未曾接近,在最短的时间内登车,四十余辆客运列车将十多万士兵陆陆续续的带回上海,至此,燕京变成了一座空城,再无一人,亦没有任何丧尸。

谢天艹控着巴顿刚抵达上海,便立刻开始布置驻防任务,召集了所有的校级军官在区政斧开会,韩主席也参加了会议,这些军官也各个都心知肚明,抵达上海,自然是要凯死后安排上海的驻防任务了。

“我们现在这二十多万军队,到现在还没有重新编制,这样吧,我们先以两千人为一个团,划出一百个防守团,这一百个防守团来负责驻防任务,至于剩下的,分成十六个团,两个团负责保卫临时军委驻地、军属区驻地,再来两个团组成运输兵团,专门负责上海到江西的铁路安全,一旦两地之间有物资调动,必须有士兵护送,保护安全。”

其他人均点头答应,重新编制的话更方便管理和调动,而至于每个团该做什么,这些都是由谢天说的算。

“剩下的十二个团,两个团负责在上海市区流动值岗,维持安全区秩序,而另外十个,专门负责对周边农业人员的保护,确保农业发展能顺利进行下去。”

随即,谢天开始了驻防布置,上海北部郊区,由三十五个团负责驻防,樟树西部,有六十个团负责驻防,两地均有空军部队驻扎,增加了大面积杀伤能力与快速机动能力,对防御来说是一个十分显著的增强,剩余的五个防守团则分别防守京沪高铁的南京长江大桥,以及黄浦江上可通往浦东新区的所有桥梁。

韩主席对谢天的安排没有意见,基本上是按照自己的想法进行分配的,侧重西部防御,毕竟西部无险可守,其他的军官也都没有异议,表示绝对服从临时军委的安排。

几乎百分之九十的装甲车辆和重型装备都安排给了防守团,至于其他的团,对这些设备的需求不大

七百多万难民聚集上海,对他们的安排也是一个十分繁冗的过程,谢天要求李小荷和其他工作人员按照由内向外的方式负责分配,浦东新区最多只能安排两百万幸存者居住,剩下的,均匀分散至附近的其他区,至于这些人的工作,则需要慢慢来分配安排了。

为了加强对幸存者的管理已经对上海交通的舒缓,谢天下令限制一切非军方的私家车私自上路,换句话说,就是谢天暂时控制住了整个上海的私家车,而私家车想要上路的话,就必须得到临时军委开具的准行证,想拿到准行证并不容易,首先,要证明自己对私家车的需求程度以及合理理由,另外,就要得到高级工作者的证明之后,才可以获批准行证。

谢天将为临时军委工作的幸存者划分为三种,分别为初级工作者、中级工作者与高级工作者,初级工作者,便是最基本的劳动者,至于中级工作者,是已经具备一定技能,但却还没有在其领域产生足够能力的劳动者,高级工作者,便是那些各领域的高端人才。

有些人对此表示出了一定的不满与疑惑,认为现在有大量的汽车在闲置,几乎可以确保每两个人就能有一辆车,既然有这么多的车辆,又为什么要限制用车?

谢天对此的回答是:限制普通人开车对上海的交通有了很大的帮助,首先,公交车的开通便可以解决人们的出行问题,再加上现在的劳动者都有自己的工作岗位,各工作岗位的职工,基本都安排在工作岗位的附近居住,根本连公交车都用不上,至于那些没有工作、靠吃低保混曰子的人,则更加的不能够让他们随便开车,不然的话,他们满大街争抢豪车,甚至游手好闲的开着豪车满世界转悠,那局面也就很难控制的住了。

如今一来,有私家车的人,在安全区的地位便一下子高了不少,如此,也能够激励其他幸存者努力工作,争取能够为自己换回一个开私家车的机会。

当然,这对谢天来说,是一个为了在初步阶段彻底稳住局面的办法,随着局面的越来越稳定,他自然也会逐渐开放对私家车的限制

燕京的电力人员撤了回来,谢天便立刻开启了上海外高桥发电厂,上海市的工业用电和居民用电得到了保障,但是工业却并没有什么真正的起色,无非就是航空燃油的生产线开始工作,但是由于工人还不够娴熟,目前的实际生产量甚至还没有达到生产线设计生产量的十分之一。

电量暂时得到了充足的供应,谢天自己便找来几个专家到香格里拉酒店的商务会议厅内开会,谢天这次找来的专家有三个方面,第一:电视媒体,第二:有线电话通讯,第三:无线电话通讯。

谢天开口便抛出重磅炸弹,道:“既然要在上海发展,那么就要尽可能的恢复一切民生设施,我想恢复上海的有线电视线路,并且重新组建电视台,借以向广大市民传递临时军委的每一个举动,至于有线与无线电话通讯的问题,我的目的我想我也不需要多说了,你们告诉我,这究竟有没有可行姓?如果有的话,多久才能够实现?”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