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操控丧尸>第一百六十六章 大撤退(上)

第一百六十六章 大撤退(上)

本书:操控丧尸  |  字数:4144  |  更新时间:

车队返回樟树军机场的时候,直升机早已经抵达过了,十二架直升机都是完好全新的,姓能也正处在最好的状态中,谢天在心中盘算了一下,四家武直-11可以武装起来,让其成为真正的武装直升机,不过导弹、航炮这些东西,谢天手头是没有的,能做的,便是将防空高射机枪装在机舱内,通过舱门进行射击,除此之外,还可以携带几名作战人员。

至于载重能力将近四吨的直-8f,每架飞机可以运送二十名士兵,还能有至少两顿的载荷能力,八架便是一百六十人与十六吨的载荷,虽然很少,但是如果用来运送重要物资的话,十六吨的数量还是很可观的,尤其是武器弹药与重要设备。

樟树军机场的实力正在逐步发展,短短一个月的时间,浦东机场也被彻底恢复,幸存者又紧接着开始恢复虹桥机场,谢天为了缓解樟树军机场目前的压力,将部分战机调往上海浦东机场,在那里重新建立一个空军基地。

就在谢天刚刚松一口气的时候,燕京却陷入了危机之中,东北方向的丧尸大规模接近燕京,据防守士兵提供的情报,丧尸数量至少有一千六百万以上,而且此时此刻,丧尸大军的最前端已经到达承德,西北方向的大量丧尸也已经由呼和浩特方向接近燕京,距离还有不过几百公里。

韩主席专门将巴顿找了过去,他已经开始考虑撤离燕京的问题,一见巴顿,便开口道:“正选,现在能不能开始撤入上海?”

“能。”谢天点了点头,但却有些不舍的说道:“如果就这么放弃燕京,到了上海就要重新开始,上海现在绝大部分的居民区与工业区都没有得到恢复,硬件设施远不如燕京。”

“这么多的丧尸逼近,我们很难防守得住。”韩主席有些担忧的说道:“七百万人要撤退,通过铁路至少也得半个月的时间,如果我们不立刻开始撤退的话,那么到时候丧尸到了跟前再撤退就来不及了。”

谢天皱眉思索了片刻,道:“那燕京的重要设备怎么办?现在就开始往上海转移?”

“可以尽快开始了。”韩主席开口说道:“先转移部分幸存者过去,然后尽最大努力,恢复上海的生存环境,我们同时也要将那些重要的设备物资运到上海去,在上海重新寻找合适的地方。”

谢天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却极为不舍的说道:“我的学校才刚刚开学一个月,眼见终于步入正轨”

韩主席笑了笑,说道:“上海的环境也不赖嘛,同济大学、交通大学还有复旦大学,这些学校你都可以利用一下,反正上海是几千万人口的大城市,咱们总共才不过八百万人,就算只在上海一个城市里生存,也不会有什么压力。”

谢天点了点头,道:“上海到处是丧尸的尸体以及损毁的车辆、建筑,我先输送一些幸存者到上海将环境清理一下,以丧尸的移动速度,至少也要十多天才能抵达燕京周边,时间上还来得及。”

“我怕来不及。”韩主席开口问道:“你觉得你的铁路,每天最大运力,能运送多少人到上海?”

谢天淡淡说道:“这个,一百万都没有问题,这么跟您说罢,如果重载的棚车,一百节车辆,每节车厢能挤进去两三百人,这一车就能带走两三万,而且现在的铁路是直达铁路,列车中间不减速不停车,火车的密度就可以保持在最大,每天运送一百万人都很轻松,无非是人受点委屈,这个不要紧的。”

“那就准备一下吧。”韩主席开口道:“上海的面积这么大,要尽快清理出来,我给你十万军队,你再带一到两百万的幸存者过去,一边清理上海市区,一边对上海重要交通路口进行驻防。”

“好。”谢天开口道:“那既然这样的话,从明天开始,我就不再让人往燕京送电煤了,全部送到上海去。”

韩主席点了点头,叹气道:“你去办吧,我想歇一会,燕京,我们是守不住了,放弃这个几朝皇城,心中还真是有些不是滋味儿。”

谢天从韩主席那里离开,便立刻召集几个军官,吩咐了第一波的撤退命令:“组织十万士兵先抵达上海,对上海的剩余丧尸进行彻底清剿,再组织三千士兵前往各幸存者驻地,就说政斧要招大量劳动力,所有20-40岁的青壮年都可以参加,前往上海。”

谢天并没有将丧尸逼近和要放弃燕京的消息透露出去,市内有这么多的幸存者,他们现在已经开始逐渐适应了燕京这种安全的环境,并且也逐渐恢复了平静的生活,如果一下子让他们精神紧绷起来,不知道会发生多少难以控制的事件。

不过若是以上海为发展基地也很好,地理位置上,要比燕京安全多倍,虽然失去了燕京的特殊历史与身份,但是上海的浦东新区,基本上是被黄浦江划割开来的一块长方形,人口集中在那里的话,不但可以依托江水做防御,而且有浦东机场,有铁路,有码头,海陆空三种交通都十分便捷,绝对是一个好地方。

士兵很快将政斧的动员令发布出去,这是政斧最大规模的一次招聘,直接需求的劳动力多达两百万人,而且政斧许诺的待遇,是每人每天五百克生米、五十克肉类、三十克蔬菜,算得上是比较丰厚了,所以招纳两百万人根本不是什么问题,极短的时间内,这两百万人就已经到位。

燕京南站再次开始忙碌起来,机车司机开始调配大量的列车准备运送大量幸存者前往上海,从当晚七点钟开始,每列搭载近三万人的列车便开始自燕京南站开出,每二十分钟一列,每小时的运力便有八万人,谢天禁制任何人携带任何行李物品,除了个人的一些食品物资,其他的一律不许携带,因为上海的物资量比燕京还大,住房也有很多,一切都可以到上海再解决。

大量人口开始出发前往上海,谢天艹控着巴顿在燕京送人,赶往上海的谢天本人便带着军队开始对抵达的幸存者进行安排与统筹,最先要清理出来的便是浦东新区,每到一批人,谢天让他们休息一天,便立刻投入到了清扫工作之中,大量的运输车辆被开到浦东新区,丧尸的尸体,基本上是装满整整一车之后,直接用卡车拉到崇明岛,然后用汽油焚烧,而那些损坏的车辆也都被拉到了这里,崇明岛俨然成了新上海的垃圾站。

“谢大哥。”李小荷被谢天调到了上海做统筹和管理工作,她接手工作两天之后,便找到谢天说道:“幸存者数量实在太多了,我们监管的能力不行,人手不够,不少幸存者偷偷跑出去寻找物资,这两天已经发生了许多起了,意外死亡的幸存者,已经达到了一百多人。”

谢天有些头痛的问道:“让士兵把守每一个桥头,不让任何人随意出浦东新区,另外你去警告那些幸存者,工作做完之后,我们会对他们的临时居住房进行检查,交代不清楚来历的物资全部没收,我看他们还有没有兴趣跑出去冒险找物资了。”

“这个工作量会很大吧。”李小荷脱口道:“这么多幸存者,几乎把浦东新区的房子住了一半,我们怎么能搜的过来。”

“只是一个恐吓罢了。”谢天开口道:“只要让他们相信一点,那就是他们找到的物资最后落不进自己的口袋里,他们就不会再有任何冒险的想法了。”

“好吧。”李小荷点了点头,说道:“那我现在就去办。”

虽然两百万劳动力已经抵达上海,但是燕京还有五百多万人,这些人还在陆续向上海迁徙,谢天将这些人安排在了虹桥枢纽附近,对虹桥枢纽附近进行清理。

虹桥距离浦东机场还有好几十公里的路程,而上海的地铁交通二号线正好能将这两个地方链接起来,而且地铁的运能很大,想到燕京都恢复了地铁交通,谢天便找来一些曾经在地铁工作过的人员,咨询开通二号线所需要做的工作。

谢天亲自与几个工作人员进入二号线内查看情况,二号线内此刻可以说是一片狼藉,里面尸体、残肢等等早已经腐烂到了极致,不过硬件设施却没有什么问题,经过考察,工作人员给出的结论是:第一,要恢复地铁的供电,并且要有充足的保障,毕竟地铁系统的动力、照明、通风、调度全部依赖电力;第二,要派出大量人员对地铁内的环境进行清理,至于硬件设备,他们能够肩负起各项职责。

谢天一下子便感觉到专业人才的捉襟见肘,他想要开启整个上海外高桥发电厂,但是电厂的大型设备却需要专业的人员来进行艹作与维护,但谢天现在根本找不到那么多的电力人才,焦急万分,但是人才却不是说来就能来的,谢天着急不已,便干脆从幸存者中挑选了一千多人,全部送到电厂内做学徒,每一个有经验的职工负责带五到十个徒弟,争取尽快培养出一批能够帮得上忙的人,这样,一部分专业的电力人员就能抽出身来,对外高桥电厂进行恢复作业。

燕京还在源源不断的向着上海输送人口与各种设备,北方工业集团的生产基地已经被拆卸的七零八落,全部送到燕京南站装车运往上海,协和医院的医生也开始转移病人与医疗设备、药品物资,学校还在上课,谢天并不想让这些孩子与老师慌乱中参与撤退,到时候会给这些人提供客运车辆,将他们井然有序的运往上海。

丧尸还在逐步接近,为了延缓丧尸的速度,谢天从燕京派出了轰炸机对最靠近燕京的丧尸进行了轰炸,凝固汽油弹所产生的大火和巨大杀伤,让丧尸明显放慢了向燕京挺近的速度,为燕京的撤退再次争取了一些时间。

由于大规模的撤退连续数天没有停止,幸存者们也都猜到了国家要将人口全部撤往南方的消息,在并不得知丧尸动态的幸存者看来,迁往上海是一件好事情,所以一时间也没有发生任何搔乱,只是有十几个学者到中南海请愿,跪在门口恳求韩主席的接见。

谢天与韩主席这些天一直在忙着大撤退的各项事宜,两人对学者的请愿都没有放在心上,毕竟现在是关键时刻,谁都能分得出孰轻孰重,谢天实在是想不出几个学者来请愿到底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但得知那些学者在中南海门前跪了一夜之后,他只好吩咐卫兵,将那些人带到中南海的会客厅,而且只给他们二十分钟的时间。

十几个学者一进门,便立刻在谢天面前跪下,让谢天头痛不已,他急忙一个个将对方搀扶起来,开口道:“诸位,诸位,有话好好说行不行?你说你们一句话也不说,来了就跪下,这阵仗谁能受得了。”

“秦司令。”一个六十多岁的老者哀求道:“已经大撤退了,我们放弃了燕京这个历史悠久的城市,但一定不能放弃燕京的文物啊!故宫博物院里有那么多的民族瑰宝,您一定要想办法把这些东西都带走才是,这是民族的根与魂啊!”

谢天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诸位,咱们大撤退是躲避丧尸,不是躲避侵略者,丧尸他只吃人,不吃文物,难不成你们还怕他们来了,会把[***]城楼推倒不成?”

“只是那些东西,都是咱们民族几千年来的文化结晶,如果不能带走,将来若是没有机会再回燕京,那些文物跟丢了有什么两样?求求您了秦司令,就想办法把这些文物都带到上海去吧,以后我们的子孙后代要是问起来,也多少有个交代啊!”

“对啊!”一个年龄更大些的老者脱口说道:“当年蒋公噢不对,老蒋撤往台湾的时候,都尽全力带走了大量文物,老蒋都行,咱们可千万不能不当回事啊!”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