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操控丧尸>第一百五十七章 重返江西

第一百五十七章 重返江西

本书:操控丧尸  |  字数:5164  |  更新时间:

南站的站台、候车室都挤满了人,谢天见这种人山人海的场面,心知要是想让他们一齐上车是不可能了,便用车站内的扩音系统说道:“先放一万人进来,1号站台登车!”

听到谢天的吩咐,立刻有大量的人员被放入了站台上,谢天在监控室的显示屏前盯着,眼看着越来越多的人聚在站台上,而火车又只有少数车厢靠近站台,便开口说道:“一号火车先开起来!速度慢点,幸存者们不要拥挤,先上眼前的车厢,不要争抢。”

谢天的话音一落,一号火车便缓缓启动,不过速度很慢,那些站在站台最外侧的幸存者便开始往车厢里钻,钻满了之后,后面的人也就不再拥挤,等着下一节空车厢开到跟前再上也不迟。

用这种办法一万多人一列车,每辆车间隔二十分钟,等到所有的二十多万人都被发送出去之后,谢天立刻对士兵说道:“把重载火车开过来,装满食品物资。”

谢天现在有数万吨的物资,但这些物资却不能随便由他自己支配,燕京七百多万人,走了二十万根本没有什么影响,这些人还要吃饭,所以便要求士兵装运一车物资,装够一万吨,由他带到江西去,毕竟增添了二十多万人,谢天担心宋辉那边没有足够的能力来应付。

随后,谢天专用的配属卧铺车厢也被挂了上去,谢天这一次决定亲自到江西监督这二十万人的重建工作,那些与谢天一同进京的人也都要求跟随一同回去,毕竟都是自那里出来的,一个个也都有感情了,听说要到那里率先开始重建工作,每个人都是十分兴奋地,包括赵子叶在内。

赵子叶已经没有了父亲,不过她还有母亲留在燕京,赵子叶本来想与谢天一起去把母亲也一起带上,到江西过一段时间,但是赵子叶的母亲却说什么也不同意,不愿意因为自己去了,给谢天与赵子叶添麻烦,不仅如此,赵子叶临走时还特别交代她,谢天这次回去要做的事情对国家至关重要,要赵子叶一定要好好配合他。

出了军属区,谢天便笑着问赵子叶:“阿姨让你好好配合我,主要是在哪方面配合我呢?”

“工作呗。”赵子叶脱口说道:“我妈这个人,爱国情绪很强,听说你要去做重建工作,她认为这是国家目前最重要的事情了,自然是嘱咐我好好配合你做好这个工作。”

“不对。”谢天笑了笑,说道:“出来的时候,阿姨用一种特别的眼神看了我一眼,所以我觉得阿姨所说的那种配合,不只是在工作上的配合。”

“那是什么”赵子叶诧异问道。

“估计是她想早点抱外孙了吧。”谢天打趣道:“她一个人,在燕京肯定也很无趣的,如果你能给她生个外孙,她也就不那么寂寞了。”

“真的?”谢天本想调侃调侃赵子叶,却没想到她一下子变得十分兴奋,抓住谢天的胳膊说道:“那既然这样的话,谢天,我给你生个宝宝吧!”

谢天有些尴尬的看了赵子叶一眼,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赵子叶却好像找到了新大陆一般,围绕着这个新话题说个不停:“反正我已经是你的人了,现在又是末世,没人管什么未婚先孕那些事情,我也不在乎结不结婚,能为你生个孩子,我就满足了。”

谢天点了点头,说道:“好,那就生吧。”

“怎么生?”赵子叶忽然想起什么,脱口便问道:“为什么咱们两个人这么久了,我都没怀过孕?”

“为什么”谢天讪笑一声,说道:“这肯定不是我的问题。”

“你怎么那么肯定。”赵子叶撇了撇嘴,说道:“我只跟你一个人有过,难道还能是我的问题吗?”

谢天道:“肯定是你的问题,我的生育能力是经过验证的。”

赵子叶含笑打量着谢天,问道:“谁给你验证的?该不会是陈静吧?”

谢天没有说话,他和陈静在一起一年的时候,陈静确实意外怀过一次孕,后来自然是在医院选择流产了,不过这件事情以后两个人彼此间都没有再提过,谢天现在想想,自己确实亏欠了陈静很多。

甩甩头,谢天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对赵子叶说道:“怀孕这种事情,水到渠成的事,急不来的,该有的时候,自然就会有。”

赵子叶轻轻点头,一脸憧憬的说道:“真不知道有了宝宝会是一种什么感觉。”

两人返回南站,车辆已经准备好了,三台内燃机车重联,拉这一列万吨巨列,在三台机车的后面,挂上了高级软卧,谢天他们上了车,火车缓缓开动,向着上海方向驶去。

火车上,谢天每每看见陈静的时候,都难免有些躲躲闪闪,弄的陈静很是疑惑,为此,她还专门跑去问赵子叶,道:“谢天今天怎么了?老躲着我干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他。”

“谁知道他”赵子叶耸了耸肩膀,想到陈静曾经是谢天的女朋友,而自己今天与谢天聊到所谓怀孕的话题时,话题到了陈静身上谢天便不再继续谈下去了,这让赵子叶隐隐有了答案,思量再三,她将陈静拉到其中一个房间里,偷偷问道:“陈静,你以前跟谢天在一起的时候,怀过孕吗?”

陈静的脸瞬间便了色,呆滞了半晌,表情隐约有些痛苦的问道:“你怎么想起来问这个?”

赵子叶叹了口气,说道:“没什么,陈静,你一定还爱着谢天吧?”

“不爱。”陈静几乎是不假思索的脱口说道:“我们两个都是很多年以前的事情了,现在是朋友关系。”

“我不信你。”赵子叶微微一笑,说道:“同样是女人,我又怎么看不出来呢?其实谢天心里应该也是有你的,我只是不理解,你们两个既然当初有那么深的感情,又为什么会分手呢?而且还那么决绝,从分手之后,一直到在丰城安全区见面,你们中间的这么长时间,同在阳城却没有再见过。”

陈静的眼泪瞬间夺眶而出,却又不知道该跟赵子叶说什么,便一个人站在车窗前无声的抹着眼泪,在她想来,自己当初是太任姓也太不服输了,每次都等着谢天来迁就、来包容自己,直到自己将他所有的耐心耗尽,这才造成了不可挽回的错误。

赵子叶急忙上前安慰陈静,轻轻拍着陈静的后背,却不知道还能用什么语言来安慰她,这个时候,陈静将赵子叶保住,在她怀上哭的一塌糊涂,虽然没有发出什么声音,泪水却已经打湿了赵子叶的肩膀

谢天哪里知道这些事情,他一直在自己与赵子叶的房间里呆着,赵子叶隔了很久才回了房间内,谢天开口问道:“干嘛去了,这么久没有影子。”

“和陈静在一起呢。”赵子叶神色复杂的看了谢天一眼,随即便在谢天身边坐下,轻轻依偎在谢天的怀里,喃喃说道:“我是不是比陈静幸福太多了呢,我的第一个男人一直对我这么好,可她的第一个男人,正好又和我的第一个男人是同一个,偏偏她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谢天叹了口气,轻声问道:“你和陈静聊什么了?”

“聊你们。”赵子叶开口道:“你们两个人真是挺可惜的,隔了这么久、经过了这么大的浩劫,你们俩还能再见,你没想过要怎么去补偿你给陈静造成的伤害吗?她一直那么爱你。”

“这个”谢天苦笑一声,道:“以后再说吧,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补偿她。”

“末世了啊”赵子叶呢喃一般说道:“还有多少事情是真正需要顾忌的呢。”

谢天笑了笑没有说话,但心中却一阵阵揪着疼,赵子叶忽然问道:“谢天,你有没有觉得我肩膀上湿漉漉的?”

“恩。”谢天应了一声,赵子叶依偎在自己怀里,肩膀上确实有些湿漉漉的感觉。

“是陈静的眼泪。”赵子叶淡淡说道:“我是不会为你流这么多眼泪的,除非你离开我。”

谢天没有说话,只是觉得那把插进自己心里的刀又深入了几分。

“去安慰安慰她吧。”赵子叶忽然坐起身来,看着谢天,极其认真的说道:“去安慰安慰她,抱抱她,会让她好受许多。”

“可是”谢天心中却在想,这样下去,自己将来能给陈静什么作为补偿?恐怕这笔账,自己会越欠越多,永远都还不清。

“去吧。”赵子叶推了谢天一把,说道:“你要不去,我就太伤心了,万一以后我变成了陈静,爱你那么久,你到最后连抱抱我、安慰我的心情都没有,我会伤心死的。”

谢天猛然惊醒,冲出房间,敲响了陈静和李小荷的房门,李小荷打开门来一见是谢天,欣喜说道:“谢大哥,你是来找陈静姐的吧?你们聊吧,我去后面那节车辆看看。”

说罢,李小荷便从谢天身边窜了出去,陈静此刻坐在床边看着谢天,一句话也不说。

谢天鼓起勇气走了进去,一进门,谢天便将房间门关上,对陈静说道:“丫头,快来让我抱抱。”

陈静忽然哭了出来,再也不顾其他,从床上站起身便飞奔入了谢天的怀里,两人紧紧抱在一起,却都没再有下一步动作,陈静只觉得隔了这么久能抱着谢天就非常满足了,而谢天的大脑里尽是当年的一幕幕,以前自己总是这么叫她,然后抱着她、亲吻她,最后抱着她在床上翻滚。

陈静没有说话,只是紧紧抱着谢天,感受着这曾经熟悉无比,却又已经消失了很久的怀抱与温暖,她不敢再奢求其他,对她来说,这就已经足够了,曾经的一切都已经成了过眼云烟,自己已经不是谢天的女人,而谢天,也变成了别人的男人,他能来抱抱自己,自己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谢天,让我一辈子就这么陪在你身边吧,每天能看到你,每天能跟你说话,如果,如果偶尔你可以再抱抱我,我这辈子都没有其他奢求了。”

谢天脑子一热,将她紧抱在怀中,脱口道:“我这辈子都不会再离开。”

赵子叶没有再问过谢天,他当时与陈静都说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她不想去追问,她知道世界已经扭曲了,所谓的道德也变得一分不值,如果谢天真的要把陈静重新找回来,赵子叶也不会有任何意见。

列车通过上海的时候,司机与上海的调度联系才得知,前面的二十辆车已经通过了大概十四个小时了,也就是说,这些人此时此刻已经抵达了丰城,谢天不禁有些担忧,不知道宋军会如何去协调和管理好这骤然增加的二十万人。

当他的火车开始驶入赣江铁路桥,驶入安全区的编组场时,谢天看到了在这里等待的众人,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宋辉、刘牧、老郑、老程等等,谢天从车上走了下来,与几人握手之后,问道:“新来的那二十万人呢?怎么安排的?”

宋辉笑道:“他们来的时候,我询问了一下,建筑工人直接送到樟树军机场那里去了,那后面有军营,可以解决他们的住宿问题,煤矿工人也都送到附近几家煤矿里了,他们现在就等着电力恢复供应,然后就可以正式开工,其他人就在安全区内搭建帐篷,各楼顶也都启用了,现在都注满了才堪堪算是解决了。”

谢天点了点头,笑道:“安排的挺不错,电力人员什么时候能恢复供电?”

“明天吧。”宋辉说道:“如果这边电厂供电的话,樟树机场也可以得到充足的电力供应。”说到这里,宋辉笑着说道:“你抽空去樟树军机场看看,那里现在实在是壮观极了,如果扩建完成的话,那肯定更加壮观。”

谢天笑道:“看是肯定要看的,不过不是现在,燕京现在缺电煤,咱们电厂貌似还有十几万吨的煤炭储备,先弄十万吨送回燕京去。”

“好。”宋辉点了点头,道:“那我今天就让老程安排车皮,再安排人来装车,争取接下来的五天时间里,每天往燕京送两万吨电煤。”

谢天想起老程,那个将近六十岁的火车司机,当初他给自己一个关于铁路上的提议启发了自己,才会有今天这样的局面,铁路成了中国南北两地之间的大动脉,而现在,铁路甚至可以直接从自己的安全区通到燕京,心中也是颇为感激,便问道:“老程现在主要在负责些什么?”

“南昌铁路局局长。”宋辉哈哈笑道:“我给他封的,反正现在这边只要和火车有关的事情,都交给老程来负责,老程这个人,最好的便是为人实在厚道,而且工作认真仔细。”

谢天点头笑道:“老程是咱们的大功臣,不能亏待了人家,该给的待遇都要给到,不能有丝毫怠慢。”

宋辉拍着胸脯说道:“我宋辉是那种不通情理的人吗?老程现在在安全区里,是少数能够享受顶级待遇的人。”

一旁的刘牧哈哈笑道:“这点我能承认,我的待遇比人家老程差多了,人比人气死人啊!”

谢天笑着问道:“老刘,你现在负责什么?”

刘牧笑道:“我啊,按理说我应该算是江西公安厅丰城公安局下辖的电厂派出所所长。”

谢天笑骂一句:“靠,这你还不知足?你这才叫大权在握才对!”

宋辉笑了一声,说道:“咱们别在这里逗贫了,到一号机组看看吧,专家一直在那边忙着呢。”

“好。”谢天与几人一同走出来,赵子叶与其他人则回了之前各自在这里的房间,或者是去见一些老朋友和老熟人,谢天来到电厂一号机组内,发现电力工程师们正在带着一些电工不断的忙碌着,机组停止很长时间了,恢复起来也需要一段时间来彻底检查一番,以免有任何的故障。

一个工程师开口对谢天说道:“其实整个丰城电厂所有的机组都没有什么问题,不过我们还是得检查彻底一点再重启机组,希望您能理解。”

谢天点了点头,说道:“这个不着急,检查清楚了再启动也不迟,目前还可以利用柴油发电机进行供电。”

工程师说道:“如果附近煤矿投产之后,电煤供应可以跟得上的话,这里所有的机组都是可以重新启动的。”

谢天心中一喜,电厂如果发上电,那么对丰城一带的发展又会有极大的帮助,谢天现在就等着那么一天,以自己这个安全区为中心,建立一个新型的城市,有强大的空军和陆军部队防御,即便是再多丧尸也可以安然度过,那样的话就太好了。

就在这时,远在燕京的巴顿正在中南海的一个房间里休息,卫兵跑来敲门,在门外说道:“秦司令,韩主席叫您过去有急事。”

谢天急忙艹控着巴顿翻身起来,大步走了出去,来到韩主席的房间,韩主席表情有些严肃的说道:“正选,巴基斯坦向我们求助了,他们现在,已经快顶不住了。”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