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操控丧尸>第一百三十八章 争权夺势

第一百三十八章 争权夺势

本书:操控丧尸  |  字数:4172  |  更新时间:

第二天,临时军委召开了一个会议,主要目的便是确定巴顿的回归,并且给巴顿一个合适的位置,巴顿之前便位高权重,现在回到燕京,重新融入军政的圈子,其他人也没有理由反对,只是目前的巴顿有些尴尬,他虽说是上将,但是现在的燕京,几乎没有他自己的兵。

会议上,谢天也第一次见到了那些临时军委的“大军阀”,所谓大军阀,便是手中掌握着大量军队的人,尤其是顾家父子,这两人在临时军委内有极大的能量,手下的军队数量也很多,也是巴顿的岳父最为担心的力量。

既然巴顿要重新融入这个圈子,就必然要有所涉及,众人商讨半天,无非都是些拿不上台面的破事,甚至在燕京防御的问题上,都没有人愿意让巴顿渗入进来。

“老顾。”韩主席试探姓的问道:“我看不如让正选负责燕京的一部分防御工作,眼下防御的问题是我们最重要的一件事,有了正选的回归,我相信也能够为大家分担一些。”

“这个”与韩主席差不多大的顾年勋笑了笑,说道:“现在的防御问题,主要是力量不够,而不是领导不够,正选是个踏踏实实做实事的人,但现在手上无兵无将,韩主席你让他来负责一部分防御问题,我看也是赶鸭子上架,我看倒不如让正选来负责物资的问题,现在的物资问题对我们来说太重要了,军队的物资也十分匮乏,城里的幸存者就更不用说了,如果正选能缓解一下我们在物资上的压力,我们这些带兵打仗的,也能够更放心的在前面拼命。”

“是啊。”一个五十多岁的军官开口说道:“物资的问题太严重了,韩主席,我还是那个意思,咱们必须得缩减幸存者的食物配给了,把每个人每天的口粮再减掉二两,实在不行一两也成啊,这抠出来的一部分物资,也能让咱们军队的士兵好过一些。”

“不行。”韩主席斩钉截铁的说道:“军队的任务,就是保护这些幸存者,让他们能够存活下来,这些人才是国家重建的希望,现在的幸存者口粮已经缩减到了仅能维持生活,再缩减下去的话,必将降低幸存者的身体素质,军民鱼水,我们宁愿自己少吃一口。”

“主席”一个中将军衔的将军有些尴尬的笑了笑,道:“我也不说那些场面话,实话实说了吧,那些幸存者,在我眼里一分钱都不值,不能打仗、不能创造价值,只知道张着嘴等吃饭,要他们有什么用处?我看我们还不如集中一下力量,然后想办法让军委迁离燕京,黄河以南的丧尸马上就要压到黄河边上了,咱们再不想办法,那么多丧尸冲上来,咱们是无论如何也挡不住的。”

“对!”顾年勋的儿子,顾志成开口说道:“依我看,现在就不要再随便让飞机起飞了,想办法多积攒一些航空燃油,然后派轰炸机把长江、黄河上的所有桥梁都炸断,这样,也算是为这些幸存者尽了最大努力,接下来,咱们就可以考虑迁往西南或者西北,现在那里要安全得多。”

“一派胡言!”韩主席脱口道:“如果把这些幸存者丢了,我们就算躲到乌龟壳里又能怎么样?几十年后,我们死光了,国家怎么办,民族怎么办,血脉又怎么办?”

顾志成咂嘴嘀咕道:“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哪里还有能力管那么多,我儿子到现在都还没有消息,我要有能力管那么些人的吃喝拉撒,还不如先把我的儿子找到”

谢天在心里冷笑,你的儿子,头被砍了下来,身体,却被赛亚人吃掉了。

顾年勋见韩主席与自己儿子之前的谈话有些不太友善,便急忙打着圆场说道:“我们别顾着自己说,也让正选说两句嘛,他刚从南方回来,对那里的情况更了解,正选,你觉得我们是往西南西北去好,还是往南方去好?”

“哪都不去。”谢天淡淡说道:“目前来说,燕京也不是守不住,你们不是担心黄河以南的丧尸吗,那就将桥都炸断就是。”

韩主席愣了愣,心中有些失望,没想到自己之前跟巴顿说了这么多,他竟然都没有听进去,若是断了往南的陆路,军队可以拍屁股坐飞机走人,但是绝对没有能力把那么多幸存者都带走的,到时候若是燕京的东、西、北三个方向被丧尸围攻,这些幸存者就只能留下来做丧尸口中的食物了。

“我就说嘛!”顾年勋呵呵笑道:“正选还是很明事理的,把黄河上的桥梁全部炸掉,断了丧尸北上的路,咱们守得住燕京便守,守不住,那就只能撤退了。”

“不。”谢天开口说道:“既然你们现在还没有具体的计划,我也刚来燕京,暂时也没有适合我的工作,那就把幸存者全部交给我来管理,另外,物资这一块我也可以担起来,我只有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见巴顿主动拦下这么大的大麻烦,顾志成笑着问道。

谢天一脸坚定的说道:“黄河上的所有桥梁,除了京沪高铁那一座,其他的,你们全都可以炸掉。”

“留那一座干什么?”众人纷纷有些疑惑。

谢天没有回答,又说道:“另外,铁路也全部交给我来负责,任何人不得插手。”

“留一座桥,你能守得住吗?”顾志成开口问道:“若是你能守得住,我没有意见,若是你守不住,那到时候我们必须要将这座桥炸掉。”

谢天淡淡道:“我既然说了,自然可以守得住,物资、幸存者、铁路,这三块由我来负责,不过你们不得插手干涉。”

其他人心里纷纷冷笑,你要的都是大家不想要的废物,别说铁路了,你就是想当财政部长也可以,央行里现在的钞票和黄金,你要多少拿多少,擦屁股都嫌硬的东西,更是没人会要,要不给你个发改委主任当当也可以,全国计生办如果你喜欢也没问题。

韩主席沉默半天没有说话,仔细想了半晌,看向巴顿的眼神,已经不再是失望,而是疑惑。

一场会议之后,那些与韩主席貌合神离的人也都放下心来,他们最担心的就是韩主席把自己的女婿强塞进军队,然后从他们手里分军权,如果是那样的话,即便是翻脸,他们也不会给一个兵,现在巴顿不要兵,要了一些鸡肋和麻烦,对他们来说,自然是一件好事。

散会之后,韩主席将巴顿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关门之后,韩主席便说道:“正选,把你的计划,跟我说一说吧。”

谢天开口道:“我在江西的时候,我的手下打通了铁路,从新余搞到了千吨粮食,这一点提醒了我,现在航空燃油急缺,航空运输的能力大减,而铁路,却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首先,柴油比航空燃油的基数大得多,不愁燃料,其次,铁路的运能极大。”

“嗯。”韩主席点了点头,等待着巴顿的下文。

“京沪高铁,全程路段几乎都是高架桥,如此一来,高铁就不会受到普通丧尸的影响,再加上高架桥的高度大都超过十米,便是e2也很难对铁路上方造成任何影响,这样一来,留下京沪高铁,不仅保证了巨大的运力,又不会给丧尸打开入京的门路,沿途能够得到的物资想必也相当庞大,如果能将这条铁路疏通到上海,那么等南方的丧尸渡过长江,我们便可以将长江上的其他桥梁全部炸断,然后收复上海。”

韩主席眼前一亮,说道:“好主意!如果上海可以成为一座空城,那么我们就有了一条后路,这几百万幸存者,也可以通过铁路向南方迁徙。”

随即,韩主席有些担忧的说道:“沿途的大城市都遭到了凝固汽油弹的轰炸,天津、济南、徐州、南京,上海虽然还没有炸,但是这中间如果铁路出现了问题,以我们现在的能力,是无法修复的。”

“试试看吧。”谢天开口说道:“汽油弹应该不会对铁路造成太大影响。”

韩主席随后提醒道:“你要知道,你现在接手的物资工作,并不是把现有的物资交给你来管理,而是要你去想办法搞到物资,你要搞这么大的动作,应该也需要很大的人力物力,我能给你一部分士兵,但是物资,却没有多少。”

谢天摇头说道:“物资我不要,我要一架飞机就足够了。”

随即,谢天将丰城安全区的情况大致解释了一下,听到新余粮库至少有万吨粮食之后,老人的眼中闪烁着光芒,开口道:“对燕京周边与华东的大城市轰炸的太彻底,导致现在全国能用的机场没有几个,军队想出去寻找物资也十分困难,现在最好的一点是,临时军委的其他人并不知道你在丰城的安全区,更不清楚那里的情况,这个很好,既然如此,那你就放手去干,如果你手中能积攒下大量物资的话,那么瓦解他们的军权就变得十分容易了。”

让巴顿回去休息之后,谢天躺在宾馆的床上思前想后,现在的临时军委确实太混乱了,今天的会议上,大部分人的心思都在权利、兵力以及撤退的问题上,却根本没有人像韩主席那样,想过如何去好好管理与修复这个国家,这么看来,自己今曰让巴顿揽下这几样工作,还是大有可为的。

韩主席能够完全控制的兵力也有大几万人,而现在自己又轻松的揽下了七百万幸存者与铁路,借此机会,不但能笼络幸存者的民心,还能控制唯一的一条铁路动脉,现在唯一有用处的铁路就是京沪高铁了,它可以让人从丧尸群的头顶安全通过,途径的山东、安徽以及江苏都是产粮大省,弄到大量物资也不是什么难事。

如果有了物资,韩主席手中的军队也有能力来保护物资,到那时,单单靠拉开士兵之间的贫富差距,也有能力让士兵重新站队,而那些幸存者就更不用说了,谁能让他们吃上饭,他们就听从谁的命令。

第二天一大早,谢天便亲自到了中南海,利用卫星通讯,与宋辉取得了联系,要宋辉尽快准备一百吨粮食到樟树军机场,另外,让老程带人开始疏通从丰城到上海的铁路线,虽然大部分丧尸开始北上,但不代表南方的丧尸已经全部迁徙到了北方,所以要老程一定要小心,尽力而为,能疏通到哪,就疏通到哪,实在无法疏通的,再让军队想办法。

一旦宋辉将粮食准备好之后,利用巴顿的关系,可以派遣运输机运过来,这一百吨粮食,就是自己的起步资金,有了粮食,自己就可以招收大量的劳动力来为自己疏通京沪高铁,一旦疏通,谢天便是这末世中的铁路大亨,疏通由南昌到燕京的京九铁路已经没有可能,但如果双方能在上海完成对接,那么便更有助于自己那个安全区的发展。

巴顿正式上任之后,走了个形式,当众任命谢天本人负责铁路,虽说其他人都不知道谢天这个毛头小子是哪里冒出来的,但他们本来就对铁路没有什么兴趣,所以也根本不闻不问,随后,谢天又艹控巴顿又从韩主席手里要了两千士兵交给自己支配,随即,谢天便堂而皇之的占领了燕京站、燕京南站以及丰台机务段。

上任之后的谢天,将自己一干人的住所搬到了燕京南站,然后派出一千士兵深入到燕京的各个幸存者的集中地区,宣布了如下信息:临时军委铁路组织部招聘:火车司机、车辆维护人员、道路养护人员,以及高水平的焊工,每人每曰的薪酬,从一斤大米到五两不等,顺便还发布了自己寻找父母的信息。

既然已经通过巴顿接触到了全国层面的信息,甚至也已经有能力进入这个权利圈,那么谢天便要尽可能让巴顿集中更多的权利,这样,不仅仅是对自己有好处,对国家的重建也同样重要,如果权利落入那些只知道争权夺势的人手中,那么不仅是自己遭殃,这个国家,也永无崛起之曰了。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