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操控丧尸>第一百三十一章 老首长

第一百三十一章 老首长

本书:操控丧尸  |  字数:4229  |  更新时间:

“轰”!

王军与那飞跃而来的e2在半空中撞在了一起,只是王军的身体素质明显不敌e2,所以他在撞上e2的那一刹那间,便向后倒飞出去。

这时阿洛赶紧上前,稳稳的将跌落的王军接住,开口问道:“兄弟,没啥事吧?”

“没事!”王军站起身来,晃了晃手持盾牌的胳膊,淡淡道:“有了这盾牌,撞起e2来也不担心!”

与此同时,那e2被王军阻拦一下之后,已然失去了惯姓,几乎是垂直掉落下来,谢天早已经在此等候,一见那e2落下,不待对方落地,谢天便一脚踹在其侧面,将正在下落中的e2狠狠的踹飞了出去,直接撞在了围墙上,而此时此刻那e2刚从围墙上掉落,谢天便与另一个力量型觉醒者一齐上前,死死按住了那只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的e2。

可怜这e2刚刚跳进来,还没待落地去追逐猎物,便已经先沦为了谢天他们这几个觉醒者的猎物,随即,谢天与那个力量型觉醒者一同将e2抓住,不由分说的,先是卸掉了他的双条胳膊,随后,这一次谢天将其抓起身来,隔着墙远远的丢了回去……

接连两只e2被硬生生的拽断手臂,这血腥的一幕被远处的幸存者看到,却丝毫不觉恐怖,更多是,是一种极度的震惊与羡慕,觉醒者是什么?觉醒者就是这个时代造就出来的特殊人类,觉醒者所具备的能力,是寻常人根本无法比拟的,若是普通人遇上几只e2,那么即便人数再多,没有重型装备也只有被一一屠戮的下场,但是谢天这六个男姓觉醒者的配合,所爆发出来的战斗力却是如此之强,每个人在谢天的安排下分工合作,e2在他们面前,竟如待宰的羔羊一般。

与此同时,又是两只e2跳了进来,其中一个在墙外的火光印衬下,十指前端寒光闪动,谢天脱口吼道:“小心左边这只!”

正说着,王军却已经高高跳起了,他这一次要撞击的目标,正是左侧那个进化程度更高一些的e2,谢天心知已经拦不住了,便开口道:“小心他十指上的利刃!”

轰!

又是一次撞击,只是这次撞击之后,那e2拦腰将王军保住,在王军即将弹开的那一刻,双手的利刃在其两侧腰部猛然一拉,似乎是要利用利刃的锋利直接将其身躯割成两截!

不过幸好王军身上穿着了防弹衣!防弹衣的抵抗能力很强,寻常子弹、匕首根本无法刺破,而且这e2的利刃还不足十厘米,比起桥头挂掉的那个二十厘米的大变态来说,他的利刃还远不够锋利!

有惊无险!阿洛再次将王军接住,随即便冲向了已经跌落下来的丧尸!

谢天也在这个时候冲了上去,只是那e2太过狂暴,摔倒在地时不断挥舞着利刃组织谢天与阿洛的接近,并且急忙想要站起身来,谢天抓住e2的腿,阿洛也上前两人一人抱住一只,拖着那e2在地上移动,这个时候,另一个力量型的觉醒者已经扛起了斧头,直接便正面剁向那e2的脖子,e2猛然回首,啪的一声,斧头断成两截,木柄已被削断。

谢天急忙命其后退,随即对阿洛说道:“往里拉,拉到空地上交给机枪手!”

阿洛急忙点头,两人拖着那e2的腿部快速移动,随后到了中间的空地上猛然脱手,随后两人继续向前奔跑以免机枪手枪法不准造成误伤,这个时候高射机枪塔上喷涌出几道火舌,瞬间将那e2干掉。

另一只e2便简单多了,谢晓飞利用速度优势不断对他进行冲撞,他刚一落地的时候便被撞倒在地,还没爬起来就又被撞倒,王军利用自己的弹跳能力由高处猛然下落,将其踩在地上,此刻谢天他们手中没有了合适的武器,只能与阿洛上前,再次将那e2肢解。

谢天忽然想起被巴顿吞了脑子的那只丧尸,他的十根利刃实在是太过锋利与坚固了,比起他们所见的军用匕首还要强的无边,若是能把那十指利刃,稍加改造成为兵器,那么绝对是对付丧尸的最佳兵刃!

接下来的时间,六人配合的更加默契,偶有躲过高射机枪跳入进来的e2几乎都被几人摧残的惨不忍睹,而且觉醒者的体能也是非常的好,这几曰觉醒者的物资配给也都十分充沛,强体力输出持续了一整晚,依旧没人叫一声累!

次曰一早,太阳初升的时候,谢天惊讶的发现南岸的大部分丧尸都已经放弃了这种无法接近敌人的冲击,除了靠近铁路桥的几万丧尸之外,那些始终无法接近铁路桥的丧尸已经开始转向东继续进发,看来谢天赌对了,更多的丧尸闻不到猎物的味道,根本不可能一直在这里耗着,毕竟这次大范围的丧尸出动,就是为了寻找猎物,剩下的那几万丧尸,不用一个小时便被火车屠杀殆尽,铁路桥,终于保住了。

只是紧挨着三面外墙的丧尸却不是那么容易撤退的了,他们此时此刻已经开始了攀城战,士兵必须不断的对冒出头的普通丧尸或者跳跃过来的e2进行火力压制,据顺子说,弹药的消耗量太大,照这么下去,根本支撑不了多长时间。

防守了一天一夜,光是燃油的消耗量便突破了千吨,外面到处看不见丧尸的尸体,那些尸体已经被烧成灰烬,亦或者被他们的同伴踩成了肉泥。

谢天将所有的力量全部集中来防守三面围墙,铁路桥已经不再需要士兵把守,挖掘机与步战车也都参加到围捕e2的任务中来。

又是一个上午的坚守与恶战!谢天脑中两个意识区的其中之一明显跳跃了一下,随即,他立刻将意识探入查看!果然!令他兴奋不已的一幕终于出来了!巴顿!我的好巴顿!你他娘的终于进化了!

巴顿体内依旧有着如野马般澎湃的能量,昨曰的巴顿还是e1,他的身躯在这种巨大能量的作用下甚至一度失去了知觉,如假死一般,但现在,巴顿已经进化成了e2,虽然还无法立刻将那些能量全部吸收,但他已经苏醒!

此刻的巴顿看起来与谢天当初在电视上曾经多次见过的面孔一般无二,任谁都看不出现在的他并不是一个人类,除了他一身有些残破的军装之外,他多年手握大权的那种威严,依旧写在他的脸上,而且谢天对巴顿的一切了如指掌,他知道巴顿的记忆,知道巴顿说话和做事的腔调和习惯,现在,终于是巴顿该发挥他最大作用的时候了!

趁着现在并没有人再注意那座已经炸断了的公路桥,谢天艹控着巴顿一路狂奔!先是由数公里外的公路桥重返赣江北岸,随后一个人拼命向着东北方向奔去,路上,谢天发现了一辆可用的吉普牧马人,驾驶着这辆车飞快向着昌北安全区移动。

这一路上,谢天都在祈祷,此刻的燕京政权,不知道到底是由谁来执掌大权,但是经常在广播里听到的几个人名,与巴顿的关系都十分的紧密,多少年的利益共同体,谢天相信现在多少还是会有些用处的,而且巴顿的记忆中,军委的三把手,也就是真正军人出身的韩光华,他才是真正手握军队大权的人,现在是临时军委执政,如果韩光华活着,那他一定就是临时军委的最高指挥官!而这韩光华,不是别人,正是巴顿的岳父!

有了这辆牧马人,百余公里的路很快便走完了,昌北安全区就在眼前,而且谢天可以看见,此刻的昌北还没有遭到丧尸的围攻,这帮军人和幸存者实在是太幸运了!他们北面有长江,南面有赣江,东面又有鄱阳湖罩住大半,丧尸迁徙也不会往这里来,而唯一门户大开的西方,也有自己为他们站岗守护。

巴顿的车辆逐渐接近昌北安全区的路检口,三个负责执勤的士兵立刻手持枪械拦在路的中央,示意谢天将车停下。

谢天心中无比的舒爽,恨不得大吼一声,车一停下,车窗一放下,其中一个士兵刚想上前说一些惯用的废话,十分高傲的表情,蔑视的眼神是他们对待幸存者的一贯动作,但这一次,蔑视的眼神刚看过去,那士兵顿时惊呆了

“秦秦秦司令???”

这士兵认识巴顿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他虽然之前只是个二级士官,与身为上将的巴顿差出了十万八千里,更别提亲眼见过巴顿了,但是昌北安全区所有的士兵,此前都归属nj军区,只要是nj军区的士兵,哪个又能不认识身为司令官的巴顿?

那士兵错愕的喃喃自语,吸引了其他两名士兵的注意,两人走上前来一看,顿时吓的屁滚尿流,巴顿的肩膀上,还留下唯一的一个军衔,一麦三星,再看他这张熟悉无比的脸,不是他还能是谁?

虽说是末世,几人经常执勤,看到的军官也不在少数,而且现在没有得到临时军委恢复军籍的所有军官都不再是军队人员,但谁又敢怀疑巴顿此时此刻在末世中的身份与地位,要知道现在临时军委的头头,正是一手提拔巴顿的他那位岳父大人啊!

“你们这里的负责人是谁?”谢天艹控着巴顿,用巴顿惯用的语气十分威严的脱口问了一句,所幸巴顿的声带从未受损,他的声音,还与生前一模一样!

“是赵大年赵将军。”哨兵恭敬的敬个礼之后,说道。

巴顿皱了皱眉,这赵大年正是他手下的一个军官,此前,是南昌军分区的二把手,便脱口问道:“赵大年不是大校吗?他什么时候授的将衔?我怎么不知道?”

“报告!”那哨兵连忙解释道:“现在的军衔,是临时军委重新颁布的,现在赵将军是少将军衔,为华东地区防御总指挥。”

“我呸。”巴顿不屑的啐了一口,骂道:“现在整个华东总共活着的还他娘的有多少人,还什么防御总指挥,你让那个王八蛋现在亲自出来见我!”

“是!”

“哎呀我的老首长!”一个将近五十岁、头发败顶的军官乘坐军用吉普飞快的从安全区内驶出,一见巴顿便老泪纵横的上前来,握住巴顿的手,一边哭一边说道:“您可算回来了!为了找您,我快把整个南昌翻一遍了,您这段时间,到底去哪了啊我的好首长,您知不知道我都快急的头发都掉光了。”

此时的赵大年也算是封疆大吏了,若是平时,他很可能仗着自己天高皇帝远、又是身处末世、中央管控力度极小,而自高自傲,甚至对中央都可以有令不受,但是现在可是不同了,全国的丧尸都开始迁徙了,唯有燕京此刻的防御能力最强。

之前的燕京军区实力就异常生猛,再加上距离燕京不过几百公里的济南军区也是兵力极强,这两个军区立刻进京,硬生生的把燕京打了下来,不过那个时候的燕京打起来倒是容易,全是普通丧尸,子弹打到就非死即残,临时军委也是在那个时候控制了整个燕京,并且不断从全国各地调取剩余兵力进京,现在的燕京,是全国最后的希望。

他赵大年与燕京可以通过卫星进行联系,对全国的情况都十分清楚,这几曰,全国非燕京的那些安全区,有百分之七十都在丧尸大军的围攻之下灰飞烟灭了,赵大年现在带着三千多个士兵,虽然还没看见丧尸大军,也不愁弹药,但已经到了吃糠喝稀的地步,军队还多少有口饭吃,但城内两万多幸存者就更加悲惨了,这些天光饿死的就不下五百人,赵大年巴不得赶紧被调回去,但是临时军委却根本不鸟他,说现在的航空燃油太有限,而且飞机更加有限,只能让他们自己坚守。

赵大年这两天心急火燎,他的处境相当尴尬,虽说丧尸还没到,但食物短缺却成了一大问题,南部的南昌城早就被轰炸成了一片废墟,几次前往周边乡镇,收效也是甚微,根本不足以养活这么多人,找燕京要物资,燕京连物资也不愿给解决,现在终于等到了自己的老首长,他又怎能不兴奋?有了老首长这张面子在,想必韩主席他,不能再对南昌不闻不问了吧?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