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操控丧尸>第一百二十二章 窃贼

第一百二十二章 窃贼

本书:操控丧尸  |  字数:4415  |  更新时间:

从这一天开始,安全区内的人划分成了两个不同的阶层,第一阶层,是每天需要进行劳动的劳动人民,而第二个阶层,便是每天在接受训练的战斗人员,除了这几个觉醒者外,军队从其他幸存者中招募了三百个预备役,每天进行正规军队的新兵训练,训练的内容包括三项:对命令的绝对无从;体能上的锻炼;枪械上的掌握。

出乎谢天的意料,艾瑞克的实战搏击技能与他的枪法一样,也十分强大,询问之后他才明白,艾瑞克所在的海军陆战队,并不是一般的陆战队员,而是陆战队中的精英战队,多年来随美[***]队到处执行作战任务,每一个人的素质,都比一般的特种兵还要强的多。

其他的军队成员中,也有不少善搏击的,不过中美两国士兵训练的搏击套路有所不同,所以便干脆让参与训练的人共同训练两种搏击战术,以做到训练效果的最大化。

至于其他劳动人员,则开始集中对安全区的防御进行加固,顺着整个安全区外墙的沟坎已经挖掘完毕,从电厂内找来的排水管被应用进来,由墙内探到墙外的沟坎里,每五十米距离便有一个,以便需要时可以快速向沟坎内加注燃油,外墙也开始进行进一步的加固与增高,高度达到四米,而且用磨尖利的钢筋插入混凝土中,这样,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阻止跳跃能力极强的e2。

谢天也将电厂内一个以前用来储煤的大棚开放作为自由交易的市场,幸存者可以在这里进行各种物资上的交易,安全区不从中抽取任何费用,只要双方达成交易意向,便可以自由完成交易,这一下,幸存者除了工作之外,便又有了一件可以消磨时间的事情,那便是逛市场,卖掉自己没用的东西,然后兑换成自己需要的东西。

由于吃饭的问题已经不愁,副食品、文化、娱乐方面的需求便开始增加,宿舍区24小时供电,电脑、智能手机、掌上游戏机这种东西一下子成了市场上最为火爆抢手的物资,至于那些装在集装箱里的液晶电视机依旧无人问津,现在实在是没有任何可以看的电视节目。

市场一开放,宋辉盯了许多天的窃贼终于有了动静!所有人都认为这小子的忍耐力实在是太好了,忍了这么多天,才终于浮出水面。

偷盗者是杜悦薇手下一个不足二十岁的小伙子,这个小子在当晚深夜独自一人溜出宿舍,在煤场的煤堆里,扒出了当曰他偷盗的那些食物,正好被一直紧盯着的宋辉等人抓了个现行。

宋辉将其在总控大楼的一个空房间内锁了一整夜,次曰一早便找到谢天,开口便道:“奶奶的,盯了这么多天,偷东西的那个小王八蛋终于被我抓住了!”

谢天咂嘴说道:“这混蛋够能忍的,偷了三十公斤的物资,竟然忍了这么多天了才浮出水面。”

宋辉笑道:“人在办公室锁了一夜。”

“交代了吗?”谢天问道。

“交代了。”宋辉道:“这小子学过几年杂技,身体柔软度和灵敏度都不错,所以爬宿舍楼对他来说很轻松,他偷了那些食物之后,藏起来本来是想留着以后馋了或者安全区没有工作提供给他的时候,用来解馋或者救急,不过随后咱们就开始足量供应所有人食物,这次市场开放了,他想换一台笔记本电脑,所以才想着把偷到的物资拿出来。”

谢天讪笑一声,道:“没想到最终把他引出来的,竟然是一台笔记本电脑,真是饱暖思银欲啊”

“这和银欲有什么关系”宋辉尴尬的说道。

“看片儿呗,只要是男人用的电脑,谁没点存货啊。”

宋辉有些无奈的笑了笑,问道:“那这个人,咱们该怎么处理?”

谢天淡淡道:“偷东西,虽然不至于枪毙,但这种害群之马,还是要有一定惩戒的,不然不足以平民愤,连寡妇的抚恤金都敢偷,当真是没有一点良心。”

宋辉有些为难的说道:“咱们现在能怎么惩戒他?让他蹲监?你总得给他饭吃吧?那倒是便宜他了,不用工作就可以得到食物。”

谢天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这个好办,中午吃饭的时候带去食堂,看大家的意思,也算是杀鸡儆猴,然后具体的你来做决定,老宋你现在是整个安全区治安问题的总负责人,这种事应该自己拿主意的。”

“成。”宋辉点了点头,说道:“中午我把他带过去。”

对于这件偷盗案,新来的一千多人并不知情,宋辉中午时将那个小伙子带至食堂之后,还多费了几番口舌,将具体情况又重复了一遍,随即,他便开口问道:“现在小偷已经归案,我想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该如何处理?”

“枪毙!”人群中发出一阵吼声:“连寡妇的抚恤金都惦记,这种人不枪毙留着有什么用?害群之马!”

这话一出来,不少人都表示赞同,宋辉跟前那个蔫了吧唧的小子一看这架势瞬间便吓的哭了出来,不住的在地上磕头,说道:“我只是一时糊涂,真的是一时糊涂,不然的话,我也不会偷人家的东西,我只是饿怕了,看见那么多的物资,心里痒痒才犯了错误,求大伙给我个重新做人的机会,我一定会改正的!”

“枪毙!”群众似乎并不买账,叫唤着枪毙的人不绝于耳,但事实上,叫唤枪毙的人都只是一些青年男子罢了,他们的嗓门大,爱凑热闹。

那个被偷了的寡妇站起来,大声说道:“饶了他这一次吧,他还是个孩子。”

由于旁边叫嚷着枪毙的声音太大,寡妇说了些什么宋辉并没有听清楚,随后,他示意众人先安静下来,那寡妇又将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这一下,倒是赢得了不少女人的赞同,纷纷表示可以饶了他这一回,只要他确保下次不再犯就可以。

杜悦薇却站起身来,冷冷说道:“首先我向大家道歉,这个害群之马,是我带进安全区里来的,请大家原谅。”杜悦薇说罢,又道:“至于该如何处置他,我说句公道话吧,既然他做出了有损安全区利益的事情,那么继续将他留在这里,是难以服众的,就干脆将他赶出安全区吧。”

杜悦薇的话,倒真的是赢得了大多数人的赞同,偷东西而已,杀了太过严苛,这些人也会为自己考虑,如果偷东西要枪毙的话,那么自己将来如果犯了什么错的话,那岂不是下场也很不好看?但饶了他又却是不太解恨,将他赶出去,却是个相对来说最好的结果。

宋辉便开口道:“这样吧,大家叫嚷着我也听不清楚,支持枪毙的,请举手。”

举手的人并不多,但确实都是些大嗓门、看热闹、一脸笑意的年轻男子,随后,宋辉又问道:“支持原谅他的呢?”

这一次,举手的女人也只有二三十人,刚才杜悦薇的话一出口,不少人心理就已经发生倒戈了。

“支持赶出安全区的呢?”

唰的一下,绝大多数人都举起手来。

宋辉点了点头,对那个偷盗者说道:“既然这是大家的意思,那你就准备准备,拿上属于你自己的东西,立刻离开安全区吧。”

那小伙子一听这话,脸色煞白,跪在地上说道:“叔叔阿姨、大哥大姐,你们行行好吧,现在外面那么多的丧尸,如果真的把我赶出去,那我就没有活路了!”说着,他开始大力抽自己耳光,一边抽,一边道:“叫你手贱、叫你手贱!”

宋辉拦住了他,这一次,宋辉似乎也不再是那个一度善心大发的人了,冷冷说道:“既然这是大家的意思,你再求也没有用,我现在陪你去宿舍,收拾好你的东西之后,送你出安全区!”

那小伙子面如死灰,忽然站起身来,开口说道:“我宿舍里没什么东西了,我兜里有五斤米票,要换成大米。”

谢雨菲站起来,说道:“把你的米票给我,我现在去给你兑换。”

那小伙子从口袋里将五斤大米的米票掏了出来,递给谢雨菲,又说道:“我有辆车,尾号555的途锐。”

“给你。”宋辉开口道:“属于你自己的东西,你都可以带走。”

“好。”那小伙子对杜悦薇说道:“我车里的汽油,是你当初给我拿去做了汽油弹的,你得还给我。”

杜悦薇气恼的说道:“做汽油弹是为了安全区的安全,你在安全区这么多天,难道你就没有义务为安全区的安全出一份力吗?”

随即,杜悦薇哼了一声,说道:“好,我就赔给你一箱油!互不相欠,免得你将来变成鬼了来找我讨债!”

很快,谢雨菲提着一小袋米回来,递给那小伙子,说道:“五斤,丝毫不差。”

宋辉从背后推了他一把,说道:“走吧,把油给你加满,开上你的车、带着你的米离开吧。”

宋辉与其他联防人员带着那小伙子离开食堂之后,陈静走到了谢天的旁边,表情有些犹豫的说道:“谢天,我有点事情,想单独跟你说。”

赵子叶看了陈静一眼,心中却有些不是滋味,她曾经问过谢天,究竟与陈静是如何认识的,谢天倒也没有什么遮掩,很随意的说出了实情,得知了陈静是谢天以前的女朋友,而且两人还在校外同居了一年多,此刻陈静又来找谢天,要单独与他说事情,赵子叶心中有些泛起醋意,但却也不敢表现出来。

谢天却不知道陈静到底有什么事情找自己,便点了点头,与陈静一同出了食堂,一出食堂,陈静便将谢天拉到一个无人的角落,表情依旧十分纠结,想说什么,却又不敢说出口。

“怎么了?”谢天忍不住问了一句。

“刚才”陈静犹豫了半天,还是咬牙说道:“刚才那个偷东西的小伙子被宋大哥带出门的时候,我好想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怎么不对劲了?”谢天疑惑的问道。

“我好想感觉到他身上有一种很强的怨气。”陈静看着谢天,认真说道。

谢天笑了笑,道:“被赶出安全区,有点怨气也是自然的,可以理解。”

“不仅是这样。”陈静又说道:“我模糊中,好想从他的怨气里抓住了一个细节,但是这太荒谬了,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是真的。”

“什么细节?”谢天皱了皱眉,开口问道。

陈静又开始犹豫了,这让谢天有些无奈,说道:“有什么你就说,就算荒谬也不要紧,你看咱们现在身处的末世,还有什么比这更荒谬的吗?”

陈静点了点头,娓娓说道:“刚才就在他经过我身边的时候,我除了感觉到他有极强的怨气之外,好像听到他脑海中的声音,那声音在说:等老子到了南昌安全区,把你们这里的情况全盘托出之后,一定带人再杀回来!”

“什么?”谢天顿时惊呆了,脱口道:“你确定?”

“确定!”陈静开口道:“虽然我不能确定这是不是他脑海中的真实所想,但我确定我真的听到了。”

“艹。”谢天急忙去找老宋,陈静吞吞吐吐纠纠结结的这半天,恐怕已经把时间给耽误了,自己与宋辉都没有携带对讲机,这下真要出漏子了。

那小伙子在宋辉与其他联防人员的监督下,开上自己的途锐suv,出了安全区的大门,这个时候谢天正好遇到从大门口走回来的宋辉,急忙问道:“那偷东西的人呢?”

“已经赶走了。”宋辉开口说道。

心急之下的谢天从刘牧的腰里将对讲机抓了起来,脱口问道:“艾瑞克呢?”

“他在楼顶负责执勤,今天是他的岗。”对讲机里传出一个声音。

片刻后,对讲机里传来艾瑞克的声音,他脱口问道:“刚才是有人在找我吗?”

谢天急忙用英语说道:“艾瑞克,你的那把巴雷特呢?”

“在我身边,怎么了?”

“给我看看,刚出城的那辆途锐往哪个方向去了?”

艾瑞克正好就在总控大楼的顶部,那里是他一直值岗的地方,当即放眼望去,道:“往东北方向去了。”

“干掉他!”那条路正是通往昌北的道路,谢天毫不犹豫的开口说道。

“好!”艾瑞克并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但服从命令的本姓还是让他不加思索的立刻趴下身子,快速将反器材狙击步枪调整好,锁定了那辆正在渐行渐远的途锐。

心知自己的枪出了两千米的距离,射击的准度就会大打折扣,艾瑞克不敢耽搁,用最快的速度瞄准并做好预判,仅仅十多秒钟,谢天便听到总控大楼上传来一声枪响。

又过了十多秒,汽车爆炸的声音才传入谢天的耳朵,谢天终于松了口气,险些铸成大错。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