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操控丧尸>第一百零三章 经济改革(上)

第一百零三章 经济改革(上)

本书:操控丧尸  |  字数:4217  |  更新时间:

盗窃案的发生让安全区内人心惶惶,尤其是那些幸存者,他们多多少少都有一些私人的物资,昨曰那些参加过搜寻物资任务的幸存者物资量则更大,这些物资是生存的根本,极其珍贵,但又不可能无论任何时候都带在身上,但发生了盗窃案之后,又没有一个人敢让自己的物资离开了自己的视线,所以便发生了这样的一幕:有工作安排的人,带着物资放在自己的身边,一边看守着物资、一边工作,而那些没有工作安排的人,则干脆不出门,紧守着自己的物资。

谢天与宋辉几人私下里商讨过关于这件盗窃案的情况,由于当初谢天让李阳将安全区内没用的监控都装到外围和冷却塔上,所以宿舍楼内的监控几乎都被拆了下来,并没有任何有价值的线索,而宋辉也到事发的宿舍现场看过,因为是夏天,所以她们睡觉的时候,都是将窗户打开,大门却是关上的,宿舍的大门没有任何被撬开的痕迹,倒是窗台上,发现了疑点,塑钢窗的窗檐内,有指尖划出的淡淡痕迹,不仔细看,几乎极难发现。

这样便能证明窃贼是扒着窗檐从窗户外进来的,但楼后侧并没有多少可供攀爬的物体,宋辉看过后说:“这个人的身手起码很不简单,别看是三楼,但是想从基本光秃秃的后侧爬上来,没两把刷子是很难做到的,而且没有发现任何的脚印,可以看出这个人十分小心谨慎。”

“妈的。”谢天骂了一声,道:“只有几条淡淡的划痕做线索,这样的话根本就查不到罪魁祸首,万一这件事要是不了了之,带来的负面影响就太大了!”

刘牧开口道:“要不咱们搜一下吧,把所有的宿舍和房间都搜一遍,看看能不能找到那些物资。”

“别做梦了。”宋辉摇头说道:“对方连鞋印都考虑进来了,又怎么会傻到把物资带回宿舍?更何况宿舍里都还有其他的室友,难道就不怕被发现吗?”

“那有可能是团伙作案也说不定。”刘牧说道:“或许是整个宿舍的人串通好的。”

“这个可能姓也是存在的。”谢天开口说道:“但是这样一来,我们就更没有线索可查了,连目击证人都找不到,我也支持老宋的看法,无论是个人作案还是团伙作案,他们都不会傻到把物资放在宿舍里。”

宋辉叹了口气,道:“不然的话,我再仔细问问那栋楼里的每一个人吧,看看有什么细节是被忽略的,再看看能不能从其他人口中找到什么线索。”

“可以。”谢天点了点头,说道:“不过,我有一个更好的办法。”

“什么办法?”两人立刻追问道。

谢天道:“我也是刚才讨论对方不会将物资藏在宿舍里时得到的结论,假设对方真的没有将物资藏在宿舍里,那么他也绝不会把物资藏的太远,总之,物资绝对还在电厂内的某个角落里藏着。”

“没错!”宋辉点头说道:“一定是这样,外墙附近有巡逻的士兵,他们绝不会冒这个险,而且电厂面积很大,而且有无数可以将那点物资藏的十分隐蔽的地方,所以物资必然还在电厂内。”

谢天淡淡说道:“既然偷的都是食品物资,那么偷盗者就肯定会想办法去取,他或许不会将物资取回来,但至少他会找个地方悄悄将物资消耗掉,毕竟他是为了能吃掉这些物资才去偷的,假设他把物资藏在了一个地方,那么当他想要消耗这些物资的时候,就必定会回到藏物资的地点,只要我们这两天藏在暗处严加盯防,我想用不了多久,他就会自己露出马脚。”

“干脆这样。”谢天开口道:“这两天风声正是最紧的时候,我想对方肯定不会去触碰那些物资,我们再等两天,两天之后我再拿出三十公斤的物资,送给那个女人,然后对外宣称偷盗者已经私下里向我自首,同时将所有物资归还,我念在他是初犯,所以不再追究,也不再公布他的名字。”

宋辉点头笑道:“这样一来,真正的偷盗者就会以为我们是因为根本查不到他,又怕这件事的影响太过恶劣才被逼无奈说了谎,想要将这件事平息下来,那个时候,他肯定就会放松戒备,认为风头已经过去了。”

“对!”谢天点了点头,道:“就这么办,老宋,你、老刘还有马继成、祝进喜,你们四个,从今天晚上开始,悄悄盯住宿舍楼,以防止他胆大包天,不等风声过去就敢去取物资。”

“好!”

当天晚上,宋辉与刘牧等四人一晚没睡,但是很遗憾,整个晚上,宿舍楼没有任何可疑的人出去,看来,那个人果真按耐的住,不过这一晚上,宿舍楼里的其他人却过的提心吊胆,各个房间都是门窗紧闭,以防止丢失物资。

谢天忽然想到自己当初的那个经济计划,现在,是不是正好借此机会,把这个计划实施了呢?

谢天通过扬声器要求所有人到食堂一层开会,这一次,基本上如蚂蚁搬家一般,幸存者们每个人都提着大包小包,将自己所有有用的物资都随身带着,搞的好像要出门旅游一样。

谢天有些无奈的问道:“你们不至于这么害怕吧?我把除了执勤士兵外的所有人都叫过来了,难道你们还怕鬼偷你们的物资不成?”

一个女人抱着一个黑布包说道:“就算所有人都来了,但也有前有后啊,万一我们前脚刚走,后脚东西就被偷了咋整?另外,谢领导,我说句不中听的话,前天夜里的小偷那么神出鬼没,无论是我们这些幸存者,还是军队的士兵,那都是有嫌疑的,万一小偷就在执勤的士兵里,那可怎么办?所以我们还是觉得把物资带在身上,这样放心一些。”

谢天叹了口气,没想到这些人真如惊弓之鸟一般了,不过想想也是,在这种时候,物资就是一切,安全区还不具备能力给每一个人提供固定的工作岗位,如果物资丢失了,而忽然间又没有工作岗位的话,那么就只能忍饥挨饿。

谢天开口道:“针对你们对物资安全的担心,我有一个大概的解决办法。”

“什么办法?”下面的人脱口问道。

谢天解释道:“把你们的物资,全部交给安全区来保管。”

这一下,下面议论纷纷,交给安全区保管,谁也不敢保证安全区是否真的仅仅是保管,有些人甚至担心谢天是想将物资以这种所谓的保管方式收缴。

谢天十分详细的说道:“大家先听我说,我说的保管,是绝对公正与安全的,安全区目前有数吨食物作为保障,你们交给我们保管的物资,我们全部折兑成大米量来计算,然后开具米票作为凭证,一旦你们需要取回物资,便可以用米票来换回实际物资,比如刚才那个抱着黑布包的大姐,假设你这里有十斤米,你交给安全区保管,安全区就给你十斤面额的米票,就好像钱的面额大小不同,米票也可以有多种面额,比如一两、二两、半斤、一斤、五斤等等,这些米票就像是之前的人民币,你随身携带,比如你今天需要三两米,那么你就拿三两面额的米票到仓库换取三两大米,这样一来,不是很方便吗?”

“那我怎么知道我拿米换了米票,回头你们还愿不愿意给我换回来。”那女人不由自主的抱紧了黑布包,嘟囔了一句。

谢天微微一笑,说道:“大家进入安全区以来,我想安全区的政策和实际行动你们也都看到了,如果我谢天真是想要你们的物资,就凭你们的人员和武器装备,根本不可能敌得过我这么多的军人,抢你们的物资简直易如反掌,用得着再费这么大功夫去骗过来吗?”

众人均陷入了思索,谢天说的非常实在,这些人在安全区内,对于安全区与军队来说,是绝对的弱势群体,谢天如果真想得到他们的物资,十分轻松。

随即,一个男子说道:“你们只弄米票,那我这的罐头怎么算呢?你们也给开罐头票吗?”

“不。”谢天摆了摆手,说道:“米票,不一定就是单纯衡量米的价值,相反,它可以是一种通用的货币,粮本位的情况下,大家应该都发现了,粮食才是最根本的硬通货,现如今普天下没有你用粮食换不到的东西,比如你想跟你旁边这位大哥换他的帽子,你给他钞票他肯定是不乐意的,但是你给他一斤米,他肯定就愿意了,对吧?”

“我是哈儿哟!”那男人乐哈哈的说道:“拿一斤米跟他换顶破帽子,我又不是瓜娃子。”

两句话将众人逗乐了起来,谢天笑着说道:“当然,我只是打个比方,继续说刚才的话题,比如你有罐头,而且你有的是一斤分量的牛肉罐头,我给你一斤米的话,你肯定不愿意换,对吧?”

“对嗦!哪个愿意换嘛!我这是牛肉,是动物蛋白,哪个不想吃肉吔!”

谢天笑道:“那我要是给你三斤米呢?”

那人犹豫了片刻,道:“三斤米嘛,那样的话倒是可以考虑。”

谢天摊开手来,道:“这不就把问题解决了吗?你看,我们制定一个食品之间的兑换比例,大米与白面之间,1:1,大米与蔬菜类罐头1:1.5,虽然蔬菜类罐头不如米面实在,但也是稀缺物资,能补充维生素;至于大米与肉类,则1:3。”

“如果你有两斤肉,我给你兑换成6斤米票,你拿在身上,既方便携带,又安全且不易丢失,如果你想吃面了,就来找我换成面,如果你想吃蔬菜,就来找我换成蔬菜,如果你想换成肉,我再给你换成肉,兑换依旧按照那个比例,这样,对你不仅是方便携带,而且选择姓也大了许多。”

“我懂你的意思喽!”那人兴奋的说道:“你的意思是说,你搞的这个米票,就是钞票,我们这些人,拿东西到你那里,把东西卖给你换成钞票,然后这些钞票,又可以找你买其他的各种东西,是不是这个意思?”

“没错。”谢天点了点头,道:“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不过你们卖给我,或者我卖给你们,都是按照固定比例进行,我不赚取任何利益,确保你们在这种买卖之间,不会有任何损失!”

这一下,众人的议论便不再是刚才那种质疑与恐慌了,谢天见每个人都面露喜色,随即便继续说道:“不仅如此,将来我们的安全区人数一定是在不断扩大的,人越来越多,你们之间也要做各种交易,比如你想要某人的一瓶酒,那你就可以跟他商量,用多少米票来换合适,这米票就是钱,就是现在的货币,这样一来,岂不是方便了许多?”

“这确实方便!”胡小宝脱口道:“那如果我们为安全区工作,是不是也不会再直接给定量的大米了?是不是要换成米票支付?”

“没错。”谢天点了点头,说道:“这样也更加的方便。”

杜悦薇忽然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看着谢天质问道:“如果我们认可了这种米票,就相当于是认同了你自己制造货币的权力,如果你印制大量的米票,而你又没有足够的大米作为储备,那这种米票必然要贬值,到时候我们拿着米票却换不到等量的大米,那又该如何?”

随即,不等谢天开口,杜悦薇又说道:“还有!你用米票来支付我们劳动报酬,但是每个人都是十分节省的,赚回一斤米,但却不舍得全部吃掉,一定要留下一部分,以免忽然失业,或者有其他突发事件,如果我们辛苦劳动积攒下的米票,最后变成一堆废纸,我们又该怎么办?”

谢天没想到杜悦薇竟然一连提出两个十分犀利的问题,这个时候,杜悦薇又说道:“还有!米票制作出来之后,你们用什么来确保防伪?我们用劳动辛苦才能换回米票,别人随便找一张纸涂涂画画就能伪造出一张米票换回实实在在的大米,那我们的公平又如何体现?”

谢天忽然欣赏起眼前这个女人来,他微微一笑,道:“不要担心,这些我都有解决办法。”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