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操控丧尸>第七十一章 给脸不要

第七十一章 给脸不要

本书:操控丧尸  |  字数:2596  |  更新时间:

作风较为开放的乔和艾米一直折腾到后半夜,谢天不得不佩服老美在姓这件事情上的开放,虽然中国的社会风气、男女之间对姓的态度早已经如老美一样开放,但中国人始终是顾及脸面,宁愿遮遮掩掩的做更开放的事,但绝对做不出他们这种对周遭环境毫不顾忌的程度。

谢天猥琐的想,若是真有一顶帐篷,带着赵子叶到稍远些的地方卿卿我我,倒也是件好事,不过无奈没那个条件,此刻也只能忍着,等到了南昌,有一个稳定而且安逸的环境,到那时候再与赵子叶突破最后一步也不迟,自己虽然是血气方刚的青壮年,不过这点忍耐力还是有的。

抱着赵子叶,夹着斗志高昂的小兄弟入睡,此刻的赛亚人还在连夜向着赣州赶路,军队在急行军,虽然山区内的行进速度无法保障,但谢天已经做好了让赛亚人一鼓作气赶到赣州的打算。

此时的那些幸存者也是一样,拼了命的跟住军队,即便是饿着肚子也要坚持,幸存者基本上是一辆车一个小集体,而军队则是两百多人的一个大集体,不少幸存者都是独自一人,开车累了想要休息都没有机会,甚至想方便一下都很困难,毕竟后面还有大量的车辆尾随,一个不好,甚至有可能成为众矢之的。

有时幸存者的车出了问题,五分钟内还打不着火的话,后面被堵着的其他幸存者就会跑过来,强行将出故障的车辆推入山谷,而这些失去了交通工具的人,则只能站在路边不断招手,哀求其他人能够带上自己,但是只有极少数的人会答应,剩下的人只能靠着双腿步行,能否走出大山,就要看他们的造化了。

后半夜的山路上灯光绵延数公里,幸存者队伍中,一辆现代途胜的警车打开车外的扬声器,大声说道:“我们要吃饭!解放军有那么多的食品物资,为什么不分给我们这些幸存者?我们已经不停的开了将近二十个小时了,一口吃的都没有,再这么下去,没出大山我们已经饿死了!”

“对!”途胜旁边的车窗打开,一个中年男子探出头来,高声吼道:“我们要吃饭!”

不多会儿,途胜前后的几十辆车都被号召了起来,纷纷打开车窗喊着我们要吃饭的口号,这一下,就像点燃了导火索,一点点的将几乎所有的人都煽火了起来,一时间吼叫声响彻山谷,鸣笛抗议的人则更多,三千多难民在饥饿的怂恿下彻底爆发。

“解放军不人道!眼看我们这些难民饿死也不帮忙,这还是人民的军队吗?”

途胜再次掀起口号,三两句话,便将难民们的情绪提升至了沸腾,甚至排在最前面的两辆汽车已经开始设法超过前方的军队卡车,看样子是想截停军队的车队,但由于驾驶卡车驾驶员的提防并果断采取了措施,对方的几次努力均没有成功。

后方传来一声较为猛烈的撞击声,卡车为了阻止后面的越野车超车而猛打方向,两车的侧面发生了碰撞,后面的口号声、鸣笛声早已经让谢天不胜其烦,这次对方不但没有收敛,还变本加厉,谢天气愤这帮人的态度转变之快,上路之前这帮人还服服帖帖的,一天之后的现在,这就要造反了?

谢天恼火的抓起对讲机来,说道:“停车停车,全部停车!”

所有的军车都停了下来,后面的幸存者也一辆接着一辆的减速停车,谢天艹控着赛亚人扛起一把冲锋枪大步走到最后一辆军车面前,在众目睽睽之下,赛亚人对着后面的幸存者连开数枪,枪枪击中轮胎,排头前几排的车辆全部被他打爆了车胎。

随后,赛亚人带着十多个士兵扛着枪在幸存者队伍中找到了那辆途胜警车,警车里那个煽风点火的家伙已经吓的不敢动了,赛亚人用枪托砸烂了驾驶室的车窗,对着里面那个险些吓的瘫软的男人厉声吼道:“给我滚出来!”

那人丝毫不敢动作,赛亚人伸手进去将车门打开,随即像提着小鸡仔一样,将他从车里提了出来,那男人吓的用一口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叫喊道:“解放军杀人啦!解放军杀人啦!”

这一下,算是呼扇起了幸存者心中的怒火,大量幸存者从车里出来,蜂拥着向前涌来,嘴里叫嚷着解放军不为人民等诸如此类的话语,但本身,却是为了军队的食品物资。

一看事态有些难以控制,赛亚人身边的十多个士兵都有些过度紧张,端着枪的双手都禁不住有些颤抖,而这个时候,那个途胜的车主再次叫嚣起来:“解放军有那么多的物资,却一点都不分给我们,难道要眼睁睁的看我们几千人饿死吗?你们之前说只要我们遵守秩序就带着我们走出大山、抵达南昌,但没有食品,我们根本就不可能走出大山,更别提抵达几百公里外的南昌了!难道解放军要让我们这些手无寸铁的难民给你们殿后、做替死鬼吗?”

没想到这人还有几分煽动能力,他的几番话说下来,幸存者各个都表现出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甚至不少人都已经做好了要拼命的架势。

赛亚人冷哼一声,一脚将途胜车主踹在地上,随即踩着他的脑袋,从驾驶室里拿出了扬声器的麦克,将音量开到最大,对后面的人冷冷说道:“告诉你们,这他吗的不是解放军,是老子自己的队伍!你们这帮混蛋谁他妈再敢造次,我就杀了他!别你妈给脸不要脸,允许你们跟在我们后面,就已经很给你们面子了,还他妈想得寸进尺?要吃饭自己想办法,我不是你们的老子,没任何义务管你们的死活!”

赛亚人凶相毕露,那些原本已经被饥饿冲昏头脑的人,现在也都愣住了,面对荷枪实弹的士兵,这些人忽然间没了之前的聒噪,连个屁也没人敢放,后面一辆途锐推开门来,一个不过三十岁的男人拉着一个面容娇可的女人走了过来,一到赛亚人面前便轰的跪了下来,哀求道:“大兵哥,我们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吃过一口东西了,求求你可怜可怜我们,给我们一口吃的,这是我老婆,您留着给兄弟们乐呵乐呵吧!我只求您给瓶罐头!”

旁边那女人本来十分虚弱无力,听到这话,不断的用双手抽打那跪在地上的男人,骂道:“张鹏你他吗的不是男人!你当初娶我的时候怎么说的?要尽全力给我幸福,这话是你说的吧?你现在竟然为了一瓶罐头就把我卖了?”

“我现在连**的力气都没有了,还给你什么幸福?”那男人不耐烦的推了女人一把,继续对赛亚人说道:“大哥,你就可怜可怜我吧,老婆给你,你给我一口饭吃,让我能活着出大山!”

“滚!”谢天心中恶心,艹控着赛亚人一脚将他踹出老远,这些人都是不值得同情的蛀虫,随即,赛亚人走到途胜的侧面,双手猛然用力,竟然轻轻松松的将途胜侧着推入道路一侧的山崖之中。

“从现在开始,你们这些幸存者,谁敢接近我们的射程范围之内,我们就会毫不犹豫的开火!”

说完,赛亚人带着十几个士兵返回车队,军车继续出发,而那些幸存者的队伍却动弹不得,因为排头的好几排车辆都被赛亚人打爆了车胎,根本无法移动,给后面造成了彻底的堵塞,赛亚人怒吼着对士兵下达了死命令:“凡是在射程范围内的,一律给我干掉!绝不许留情!”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