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操控丧尸>第五十八章 掌控局面

第五十八章 掌控局面

本书:操控丧尸  |  字数:2763  |  更新时间:

第二章,求一切支持!

------------

死亡对顾思远来说只是一个时间问题,但这短短的几分钟时间对他来说,简直比下地狱还要折磨的多,谢天看着他挣扎、看着他断气,他的鲜血喷洒满地,还温热着,散发着浓烈的血腥味道。

杀了陈启飞又干掉了顾思远,这场危机已经化解,而谢天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没有来得及做,既然军队已经哗变了,那么就必须有人出来稳定局面,而赛亚人,便是最合适不过的人选。

赛亚人从后腰里掏出一把匕首,将顾思远的头颅割了下来,顺手从地上捡起一块被鲜血沾满的塑料布,将那颗头颅随意包裹了起来,便出了超市,来到了顺子他们停车的地方。

拿着头颅的赛亚人钻进汽车,即便是夜晚,顺子还是清楚的看到那塑料布里的人头,经过刚刚的杀戮,顺子的神经自认为已经十分大条了,却没想到又被眼前这个神秘的老大吓了一跳,但为了不受鄙视,顺子装作很淡定的问道:“老大,现在去哪?”

“去军部。”赛亚人淡淡道:“既然出了意外,今晚就先不着急走了。”

“好。”顺子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赛亚人会要求再返回军部,但经过刚才的事,顺子他们已经彻底将赛亚人视为自己的老大,所以他说什么,自己即便不理解也要照做。

六人、两车返回到军部大楼,而军部此刻已经乱了套了,参与哗变的士兵一下子方寸大乱,让他们方寸大乱的原因有两点,第一:老大死了,哗变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反倒不知该如何收场,第二:城中还有其他未知的强大力量,陈启飞的死,便可以证明,而且刚刚收到消息,被顾思远带去围剿快捷宾馆的队伍已经全军覆没,顾思远也已经不知所踪,这更加证明了那股未知的力量强大无比。

两辆车在军部门前停稳,二十来个士兵傻傻的看着车辆靠近,却没人敢端起枪来哪怕戒备一番,随即,赛亚人放下车窗,将顾思远的头颅从塑料布中取了出来,丢到了陈启飞的尸体跟前,厉声说道:“你们这些参与哗变的叛徒,如果不想和他们的下场一样,从现在起,都给我乖乖的服从命令,有一个不从,格杀勿论!”

现在就是打心理战的时候了,这些人虽然在人数上比赛亚人这边多出许多,但是他们却很忌惮在赛亚人这几个人的背后,坚信他们背后还有其他的隐藏力量,毕竟今晚哗变军队的伤亡太大了,两个核心人物都已经被对方残杀,这不是几个人就可以办到的。

二十来人在赛亚人的面前显得有些唯唯诺诺,没有一个人敢应声,更没有一个人敢将枪口抬起来哪怕半寸。

“你们一共有多少人参与哗变?”赛亚人面色极为阴沉的开口问道。

最靠近赛亚人的一个年轻士兵结结巴巴的说道:“一共有将近三百人,但我们也是被逼无奈,军队已经没有多少粮食了,却还要分给难民,再这么下去,我们都会饿死的...”

“回答我的问题就可以了,废话、屁话一律不要多说!”赛亚人怒吼了一声,又问道:“未参与哗变的军队呢?”

“死伤大半。”那人如实说道:“还有一些被分别关押了,军部大楼里有十多个、城南城北两处哨岗还扣押着将近二十个人。”

赛亚人又问道:“那个李副师长呢?”

“李副师长他...哗变的第一时间就被陈启飞亲手杀死了。”

谢天这才放下心来,心说自己既然想用赛亚人出来掌握大局,这个李副师长就必须是一具尸体,不然的话,难度就会增加许多。

“通知哨岗里的所有士兵,告诉他们陈启飞、顾思远都已经死了,还有被顾思远带去围剿快捷宾馆的几十人也都死了,现在安全区由我来接管,我不再去追究你们任何人的责任,但所有人必须给我乖乖来军部集合,谁要是敢造次,别怪我不留情面!”

这些参与哗变的士兵,在看到哗变的两名组织者、还有几十个其他哗变的士兵全部惨遭屠戮后,本来十分担心自己的安全,但听到赛亚人这么说,一直悬着的心也放下大半,应声那人急忙掏出对讲机,如实向其他士兵通报了这里的详细情况,随后,他走到赛亚人跟前,恭敬说道:“长官,他们同意接受您的命令,希望您能说到做到,我们这些做底层士兵的也很无奈,都是被陈启飞、顾思远这两人利用的。”

赛亚人没有说话,而是带着顺子他们从车上走了下来,下车便对这一众人说道:“楼里被关押的士兵在哪?带我过去看看。”

“长官,我带您去。”一直与赛亚人交谈的士兵急忙先一步走了出去,道:“请跟我来。”

到了三楼的会议室里,这里此刻还有四名士兵在门外把守着,生怕里面被囚禁的士兵造反,此刻见了那人,便急忙询问情况,那人简单说了一下,又将赛亚人介绍给了众人,道:“把门打开吧,事情都过去了,这几位长官也不追究咱们的责任。”

几名把门的士兵听说一下子连同两个主要领导在内,死了这么多人,心中已经一片死灰,听到不再追究的政策之后才算松了口气,果断将大门打开,里面那十几个不愿哗变而被缴械禁锢的士兵顿时一片骂声,赛亚人冷着脸走了进去,这些人顿时愣住了,因为赛亚人对他们来说是一个陌生的面孔。

“哗变的局面已经被我平定了,谋划叛变的陈启飞、顾思远也已经被我杀掉了,其中一具尸体和头颅就在楼下,现在李副师长也已经殉职了,我暂时来接手安全区的一切事务,你们有没有意见?”

赛亚人的话让这些人你看我、我看你,半天没一个人表态,其实他们之前的处境一直很尴尬,一开始不愿哗变,但在陈启飞的武装哗变中,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在枪战中死亡了,剩下他们这十几个人被对方俘虏,给他们的出路只有两条,第一,默认哗变并且归顺陈启飞,第二,坚持己见等待处死,而现如今忽然冒出来一个满脸涂着迷彩油彩的人告诉他们局面已经被他平定了,而自己也不会再有危险,一下子都放松下来,也没有人提出任何异议。

一晚上的时间,发生了这么多惊险与变故,无论是参与哗变的士兵,还是排斥哗变的士兵都显得身心疲惫、心灰意冷,每个人都十分颓废,那些从哨岗赶过来的士兵也是如此。

赛亚人让他们全部在军部大楼前集合,眼看着这些如斗败了的公鸡一般的士兵,开口道:“我刚才数了一下,你们还有二百六十八人,我想问一下,在今晚之前,你们一共有多少人?”

“四百一十六。”一个尉官死气沉沉的说道。

“四百一十六。”赛亚人重复了一遍这个数字,忽然间爆发,怒吼道:“没有一只丧尸攻入城内,平白无故损失了一百多人,你们扪心自问,惭不惭愧?!”

赛亚人的嗓音嘶哑,但音量很大,底气十足,这一声怒吼让所有人都心头一震,是啊,他们这才清醒过来,无谓的自相残杀没有得到任何实质姓的好处,却断送了一百多名弟兄的姓命。

“我不管你们和那些死去的人关系究竟如何,但你们是战友关系,再加上末世这么久以来,你们一路好不容易走到这里,终于安定下来、有一个暂时安稳的生活,你们更应该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安稳,没想到你们竟然会自相残杀!你们想一想,你们除了亲手杀掉自己曾经的战友,还得到了什么?”

每个人都不再说话,羞愧的低下头去,如今的局面就好像大梦方醒,但却铸成的大错确实血淋淋的现实。

“从现在开始,只要你们之间不可以再有任何自相残杀的情况出现,没人会再追究你们在这次哗变中应该付的责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