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操控丧尸>第三十九章 营救

第三十九章 营救

本书:操控丧尸  |  字数:2690  |  更新时间:

祝进喜、宋辉还有刘牧三个人守了前半夜,谢晓飞则抓紧时间给后八轮换上了一个备胎,谢天休息了几个小时后,代替祝进喜、宋辉守下半夜,刘牧却一直不愿休息,他的精神十分亢奋,连抽了一整包烟,一步不离的守着这十多个混蛋和一个女人。

被谢天击中腹部的那个小子前半夜便已经死亡了,谢天盯着那人的尸体,心中却十分平静,自己已经不是第一次杀人了,而且杀的是该杀的人、杀的还不够多!对这样的人,他恨不得多杀一些,这样,就能也能在无形中挽救更多本姓善良的无辜之人。

后半夜,那个开始时想要检查刘牧身体的小子也死了,死于失血过多,杜强却没死,他的伤口被简单包扎了起来,又因为没有击中要害和动脉,所以只是一直处在昏迷状态,一直到天亮,一直到祝进喜和宋辉睡完了囫囵觉,几个人终于要对这些人的处置,做一个统一的共识了。

谢天不是军人,末世之前也不是什么执法者,他的想法更趋近于末世的现实,主张把他们全部杀掉,对这种恶贯满盈、手中沾满同胞鲜血的混蛋,杀再多也不会眨眼,而且现在法律已经没有了作用,杀这些人,没人会治罪于他们。

宋辉却不同意,他反对这种残酷的处置方法,刘牧提议把这些人的手砍下来,让他们以后无法作恶,谢天忍不住冲他竖起了大拇指,说道:“在现在这种特殊的年月,剁掉手必死无疑,而且死的会更痛苦,老刘,你丫比我还狠!”

讨论一下子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境地,不能杀也不能放,带着上路更不行,好像怎么处置,都有些欠妥当。

“咱们是不是得把村里的姑娘救出来?另外,他们在村子里的同伙我们也得赶紧解决掉。”谢天忽然想到了这个问题,其他四个人面面相觑,真艹蛋,怎么把这个事忘了。

谢天拉过韩文才,问道:“你们把那些女人关在哪了?”

“村委会。”韩文才熬了一夜,有些虚弱的说道。

“你们出来这么久都没回去,其他人会不会疑心?”

韩文才说道:“我们出来劫道都是一干整个晚上,到天亮才回去,所以他们不会起疑心,而且那些女人被关的地方已门窗都已经加固,他们不会太警觉...”韩文才说到这里,畏畏缩缩的问道:“大哥,我说句实话你们能不能别生气?”

“说!”

韩文才哆哆嗦嗦的说道:“一般...一般都是在之前的行动中立了功的人,才可以在第二天留下来守家,留下来守家的人有一个特权,那就是...那就是...”

“就是什么?快说!”

韩文才急忙道:“那就是,抓到的那批姑娘,他们可以随意玩上一个通宵...”

谢天忽然想到一个问题,转过头问宋辉他们:“昨晚这里的枪声,村里能不能听见?”

“听不到。”宋辉肯定的摇了摇头,说道:“村子离这应该还有好几公里,昨晚没什么风,枪声不会向北传播那么远。”

“那就好。”谢天点了点头,问道:“谁跟我过去看看?”

“我去。”刘牧脱口说道,随即,他转头对宋辉道:“头儿,我和谢天带着这个韩文才,开路虎过去。”

宋辉思量片刻,点头说道:“尽量还是不要杀人。”

“恩。”刘牧随口应承下来,冲谢天摆了摆手,说道:“小谢,咱们走。”

谢天将横挡在桥面上的面包车开到一边,又将被刘牧踩断了腿的韩文才拖上了路虎车,汽车在韩文才的指引下开始向着小营村驶去,一路上刘牧都没有说话,只是不断摆动着手中的那把92式手枪,一脸的煞气,谢天心说刘牧还是很对自己脾气的,不像宋辉,总是在意条条框框,自己给自己太多的约束。

很快,小营村便已经在三人眼前,韩文才开口说道:“顺着这条路进了村,村委会就在路西边,有一个大院子,一眼就能看见。”

谢天点了点头,想必韩文才这个时候也不敢耍什么花样。

进了村,谢天放慢了车速,尽量避免发出太大的声响,在一个挂着“小营村村委会”牌匾的小院子前,谢天将车停了下来,一声不吭的把韩文才拖出来,低声说道:“在哪间屋,带我们过去。”

韩文才虽然断了一条腿,但是也深知不能在这两个煞星面前造次,便轻轻点头,极艰难的走入院中,指着西侧的一间会议室,说道:“留守的人都睡在这里。”

刘牧看了一眼,木质的大门对他来说没有什么问题,便对谢天做了一个手势,自己轻轻靠过去,把手背在身后,以手指当做讯号,3、2、1,轰的一声,便将大门踹开。

刘牧发现房屋内打上了一溜地铺,上面赤条条的躺着四个男人和四个女人,只不过四个女人的双手都被人从身后捆住,谢天紧随其后,却不如刘牧那般镇定,这么露骨的混乱场面,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八个人被刘牧踹门带来的巨大动静惊醒,随即女人们惊叫成一团,男人们爬起来准备抄家伙上,但刘牧一枪便打爆了最靠近大门的一个男人的脑袋。

其他三个男人瞬间哑了火,他们只有刀,没有枪,整个队伍只有那么几把枪,都被老大带出去劫道了,他们那些刀,吓唬吓唬这些女人很管用,但对两个持枪的男人来说,实在是有些不够看的。

“你们三个,双手抱头给老子出来。”刘牧暴喝一声,三个人急忙照做。

将三个光腚的男人押到院子当中,其中一个抬头看见躲在一旁的韩文才,怒骂道:“草你妈韩文才,你敢卖我们!”

刘牧上前抓住他的头发,枪口抵在他左边的腮帮子上,扣动扳机,子弹将他整个脸贯穿出两个血洞,疼的那人嗷嗷直叫。

“谁再多说一句废话,我就打烂你的喉咙!”

这下三个人动也不敢动,刘牧看了看谢天,说道:“谢天,里面的女人交给你了。”

“交给我了?”谢天有些发飘,虽然他对这些女人并没有非分之想,但任谁见了那种场景,恐怕身体都难免会有些生理反应,谢天硬着头皮进去,对蜷缩在一起的四个浑身上下光溜溜的女人说道:“那什么,我们是来救你们的,你们都把衣服穿上吧。”

一说是来救她们的,四个女孩顿时松了口气,甚至开始围在一团哭个不停,其中一个与谢天年纪相仿、长相还算不错的女孩红着脸说道:“大哥,我们的手都被捆上了。”

谢天挠了挠头,他不是个正人君子,但是既然是来救人的,就要有救人的做派,所以一直强忍着不往四个女人的身上的重点部位瞟,但这下不瞟也得瞟了,怎么说都得先给她们松绑才行。

既然必须得看,谢天也就放心大胆了,走上前去,将那个女孩被捆在身后的双手解开,随后说道:“你帮其他人解开绳子吧,抓紧时间穿上衣服出来。”

女孩点了点头,顺手拿了一条毛巾被裹在身上,便急忙去帮其他女孩松绑,谢天走出房门,问三个被刘牧看守的家伙,道:“还有四个女人呢?”

“救命!”还没等那三个人答话,对面一间门窗被加固的房间里传来了女人的呼救声。

谢天跑上前去,抬腿一脚,那被加固了的房门一下子便被踹开,四个女人从里面跑了出来,一见整曰对自己无所不为的恶棍都被控制住了,激动的抱作一团大哭起来。

先前的四个女人也穿上破烂不堪的衣服走了出来,刘牧看了谢天一眼,说道:“这三个家伙怎么办?”

谢天道:“你在这守着,我开车回去把他们带过来,不然他们车不够用的。”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